凤凰传奇谈质疑:被农民喜欢没什么不好

来源:青年时报
2012-10-24 11:00:14
分享

凤凰传奇谈质疑:被农民喜欢没什么不好

  凤凰传奇(资料图)

提起杨魏玲花和曾毅,也许你对这两人的名字还不是特别熟悉,但是如果提到“凤凰传奇”,你一定会恍然大悟地说:哦,原来就是唱《最炫民族风》的中国组合呀!是的,从之前广为流传的神曲《月亮之上》《荷塘月色》,到如今“一统江湖”的《最炫民族风》,“凤凰传奇”真如自己的名字一样,浴火重生,成就一番传奇。

12月1日,老凤祥“龙凤呈祥”凤凰传奇杭州演唱会将在黄龙体育馆首度开唱。昨天下午,杨魏玲花和曾毅双双亮相杭州,在接受时报记者专访时,爽朗的两人畅谈音乐与生活。从2005年在星光大道出名之后,这对组合就迅速火遍大江南北。当然,与成名随之而来的还有流言蜚语。不过经过在娱乐圈7年的摸爬滚打,两人早就学会笑看人生。尤其是在面对业内某些人对他们“农业重金属”音乐风格的评价时,玲花大笑:“这真的没什么!其实我觉得被农民喜欢没什么不好。”时报记者 张玫 摄影记者 姜胜利

不在乎作品被称作“农业重金属”风格

娱乐圈永远都会追究你的出身,歌坛更不例外。曾经有人评论凤凰传奇是网络歌手,玲花和曾毅对此倒很坦然:“我们确实是网络歌手出身,那又怎样,我觉得我们正巧碰到了这样一个好的时代,一个有互联网的时代。互联网给了我们这些歌手一个表现自我的机会,要是在以前,恐怕只有上春晚才能走红,可是现在,光凭一个视频就能够让你一夜成名。”曾经也有人评价凤凰传奇的歌路是“农业重金属”,玲花大笑:“其实我觉得被农民喜欢没什么不好,中国是农业大国,我就不信谁祖辈家没有农民了。”

说到时下大热的神曲《江南Style》,玲花说真是红啊,说他们走在纽约的大街上,放的也是这首歌。“不过我们不会模仿鸟叔,因为我觉得我们的音乐也很好。”对于网络上恶搞他们的《最炫民族风》,玲花和曾毅都会找来看。“我们一点也不生气,那是网友们用心了,这些视频要花多少工夫和点子才能做出来啊。最新的那个,是我们《最炫民族风》和《江南style》的混搭版,那个玻璃一碎,曾毅开始呦呦呦,可把我笑死了!”

演唱会打造得像音乐剧

从11月底起,凤凰传奇就将在全国掀起巡演,杭州则是巡演的第二站,并从昨日开始正式开票。对于这次大规模的巡演,百人文化CEO徐明朝开玩笑说:“这样算下来,今年底,每个周六晚凤凰传奇都要开一场演唱会,接下来能在每个周六开演唱会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杨32郎(杨坤)。”

在徐明朝眼中,内地歌手开演唱会必须要有三个要素。第一传唱度要高,第二是要会跳,第三是制作团队要精良。“这三要素凤凰传奇全都具备了,这次他们不仅要唱很多脍炙人口的歌曲,而且上半场的50分钟还要打造得像音乐剧一样又跳又唱。” 他透露,这次的制作团队相当强大,音响师是负责鸟巢开幕式的音响师,服装造型是负责张惠妹、蔡依林演唱会的服装师,甚至连海报打造上也花了史无前例的重金。“我们为凤凰传奇打造了三款海报,分别为黑色、红色和白色系,代表着凤凰传奇的涅槃与浴火重生。”

玲花早前曾为曾毅伴舞

射手座的玲花和天蝎座的曾毅在性格上很互补。玲花开朗很爱说话,时不时就高兴地大笑;曾毅则属于沉默派,一副黑超遮住眼睛,专访时他几乎不语,就在一旁静静地听玲花说。直到玲花推他“曾毅,这个问题适合你回答”时,他才惜字如金地吐出几个字来。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组合,却造就了华语乐坛一个奇迹。

如果要书写中国现代音乐史,相信凤凰传奇是无法避开的。他们的成名之路就好像一本成功的草根励志学——来自鄂尔多斯大草原的蒙古族姑娘和来自湖南益阳的无线电工人,因为对音乐的喜爱而在深圳相遇,然后组合参加选秀一炮走红,从此走上星光大道。

别看玲花现在是主唱,其实在1999年组合刚成立时,玲花大多时候是给曾毅伴舞。“其实不能这么说,只是分工不同而已。当时我们在一个公司,两个女孩加我一个男生,可能因为我的经验比较足,所以公司就叫我主唱。”对于曾毅这番委婉的解释,玲花倒不介意过去:“是的,当时我们也没什么自己的歌,我就是给他伴舞的!”对于现在互换了分工是否会有做陪衬感觉的问题,担任和音的曾毅很平静地回答:“当然不会。我们两个就是一个组合,而且现在大家也很喜欢我们。”

从模仿开始走上民族风之路

凤凰传奇的音乐有着非常广阔的群众基础,无论是之前的《月亮之上》《自由飞翔》《荷塘月色》到后来的《御龙归字谣》《策马奔腾》《我从草原来》再到大热的《最炫民族风》,几乎所有的电视、广播、网络、手机彩铃、办公楼电梯间播放的MV,以及全国各地广场舞的伴奏音乐,都会有他们的歌声。对于作品成功的秘诀,玲花笑说其实没有什么模式可循,“大概我们出了太多的歌,才从中成功了几首。其实从出道至今,我们出了上百首歌,而真正红的,也就这么几首。”

因为特别喜欢韩国的酷龙组合,凤凰传奇最早的组合名其实叫“酷火组合”,意在向酷龙致敬。“和很多歌手一样,早期我们也是以模仿为主,无论是造型还是声音。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我的声音可以模仿得跟酷龙组合那个主唱一模一样。”玲花并不否认自己的模仿之路,只是到了后来,他们意识到模仿已经无法满足组合的发展,“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歌曲,要发掘自己的特色。因为我是蒙古族的,作品中难免会掺进我们民族的东西,没想到观众很喜欢这样的民族风。”玲花说,其实他们现在也没有圈死自己的风格,只要是好的音乐,他们都愿意学习。“我希望能够挖掘更多类型的音乐,融进我们自己的作品。”

当初并不喜欢《最炫民族风》

对于《最炫民族风》的走红,玲花是有些意外的。“这首曲子其实是我们2009年专辑的一个舞曲,当时并不出名,我以为过去也就过去,没想到在今年突然又意外走红。”在她看来,歌坛似乎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所谓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很多作品都是发片时并不红,但过了若干年之后大红。比如《滴答滴》,我五六年前就在云南听到过,觉得真好听,你看现在果然又大热了。”

玲花爆料说,其实当初她并不喜欢这个曲子。“当时听小样时我们都不太喜欢,有一个转音好麻烦,录音时也觉得很一般。当时曾毅还录了一个R&B版本,但后来也被否决了。”后来还是公司百人文化CEO徐明朝坚持,他说音乐的节奏一定要动感,触碰到心脏才行。“我们都是听话的孩子,就按照他的想法录了。这样反倒有个好处,因为并不是很在乎,所以录音时很放松,如今看来,公司的观点是正确的。”

现在只要走到大街小巷,玲花和曾毅总能听到这首《最炫民族风》,尤其是广场舞广泛用到这首曲子。别的歌手可能对自己的作品被用到广场舞会不高兴,可玲花却很骄傲。“你想啊,广场舞的音乐并不很好挑,那些整天情情爱爱的音乐,是不能让阿姨们活动身体的,只有像我们《最炫民族风》这样动感的音乐,阿姨们才有动力锻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