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文化   >  文化滚动

专访《Bike与旧电钢》邵攀:不为商业自我阉割

腾讯娱乐付超 2014-07-28 12:36:00

专访《Bike与旧电钢》邵攀:不为商业自我阉割

《Bike与旧电钢》导演邵攀

  腾讯娱乐讯(文/付超 图/小钢)第八届FIRST青年影展已于7月27日落幕,很遗憾,此前展映时口碑不错的纪录片《BIKE与旧电钢》颗粒无收,在影展的影评人微信群里,不少人对这样的结果表示不理解与可惜。

  但对导演邵攀而言,这次失利虽然会有暂时的失落感,但不会影响到他坚持拍摄电影、乃至继续做纪录片的决心。三年前,他还只是一个仅仅拍过MV的电影边缘人,用三年时间拍摄完《Bike与旧电钢》这部纪录片后,邵攀中毒已深,他说,“我之前想,什么样的傻X会去花那么多时间去拍纪录片呢?现在我发现自己就成为这种傻X了。因为,真的感受到了它的魅力。”

  “拍完了发现没钱剪片,真的是挺痛苦的。”

  《Bike与旧电钢》讲述了张宜苏与张鹏程两位徐州音乐青年的故事,他们不仅有异于常人的音乐天赋,而且有同样异于常人的生活方式。谈起影片的拍摄动机,邵攀的理由简单地令人发指,“就是觉得他俩十分有趣。”是有趣到什么样的两个人,能担负起174分钟的纪录?这本身就足够吸引人了。

  腾讯娱乐:当时是出于什么想法做这个题材?

  邵攀:没多想,主人公之一的张鹏程是我的朋友,他特别有意思,比如在一个饭馆吃饭,好几桌十几二十几个人,他会站起来说,大家静一下,然后可能会唱首歌,讲笑话或者说下他的人生感悟。有的人愿意听,有的人可能会揍他,但他依旧不改这个性格。他在徐州是特别出名的一个人,玩音乐的人都知道他。他觉得自己受特别软,老想练和弦的硬度,就背着吉他,一手按着和弦,一手抓自行车在徐州骑来骑去。我觉得这哥们挺有意思的。

  张宜苏是张鹏程的朋友,拍摄张鹏程就难免采到张宜苏。碰到就发现这个人非常不一样,咱们看到要饭的身上的衣服是有光泽的,就是那个衣服可能常年不洗,他就是那样的人。初见面他给人很温暖的感觉,拍你肩膀,问你最近怎么样,好不好。在大家怂恿下,他开始弹琴,就震惊了。我小时候也学音乐,但听了他的音乐后觉得很震惊,不是大陆范儿的一个人。后来拍了很久才知道,他在台湾有15年的生活经历。

  腾讯娱乐:做纪录片这事儿是之前有计划吗?还是这只是个契机?

  邵攀:完全没有计划。我之前一直拍剧情类的东西,拍广告、MV。这部纪录片是刚好遇到这两人,觉得应该为他们拍,没想到两人魅力太大,一拍就拍了三年。这三年时间几乎没有拍过商业的活儿,就干这一件事儿了。

  腾讯娱乐:拍摄中有哪些比较痛苦的地方?

  邵攀:拍摄的时候计划性不强,所以产生了大量的素材以后,产生了大量后期资金。因为我们的制作要求比较高,想冲着影院级别来做。我们前前后后剪了一年时间,像调色等方面面临大量资金困难,拍完了发现没钱剪片挺痛苦的(笑)。但我们还是想把片子做好,我们宁可多花一点钱,也不能亏待这个片子。所以主要的困难还是资金。

  腾讯娱乐:很好奇,拍摄过程中,有没有设计一个主题或方向,去呈现着两个人?

  邵攀:我们花了将近一年时间思考如何去呈现这两个人,我们拍了大量素材,三四百个小时,后来我们认为认识他的过程很有意思,不妨按照认识他们的过程剪辑,让观众按照我们认识他的方式看他们。我们都是属于比较普通的人,不可能一看到就想象他有什么样的才华,尤其这两位破衣烂衫的朋友。我们会在前面加好多好多东西,他们生活的东西,有可能会随机出现,比如说谁突然冒出来,生活当中就是这样。比如说中午吃饭没想到多看到几个朋友,然后说认识一下大家交往,就像他们是一样,按照生活中的随机性去出现,这个在目前的放映效果来看,大家的看到的情况也是非常非常能接受的。生活充满了随机性。

  还有一种随机性,突然有一天你看到这个人,原来他在音乐上有才华,在其他方面更有才华。这两人的才华也是在拍摄中逐渐发现的。你比如说张宜苏,他除了在音乐上特别有才华之外,还在做APP,他最近在研发一个全球预警系统,比如全球某个地方发生灾难就会推送过来,我们可以根据这个做防护措施,会教会人怎么样准备一些急救包,比如防震这样的东西。张宜苏可能生活里没有什么安全感,他时时刻刻带一个急救包,有避孕套、指南针什么的(笑)。

  当时确定这个,自己就感觉很欣喜,做纪录片很多时候很多东西是天赐的。拍摄当中,遇到的惊喜发现大于原来的假设,我们原来假设把他往这个方向拍,那个方向拍,最后发现自己想象都是非常无力的,很苍白。

  “为龙标删剪影片,这种有损口碑的事情干不了。”

  虽然是第一次做纪录片,但邵攀已经对此很有经验和了解。对于纪录片导演的生存现状,他也表示很难,但还是要坚持。这种坚持,直接导致了他为了保证影片完整性,放弃了《Bike与旧电钢》上院线的机会。邵攀说,“为龙标删剪影片,这种有损口碑的事情干不了。”

  腾讯娱乐:其实,近几年很多纪录片都在剪辑上下功夫,极大地增强了剧情性。比如《海豚湾》,包括近期的《我就是我》,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邵攀:《海豚湾》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电影,因为这部片子很伟大。和我们这种类型的片子相比,《海豚湾》有很多是刻意的,但是片子本身的立意是特别伟大的,所以我们甚至可以忽略它用什么手段,更何况他们花了那么多心思,处心积虑从美国偷运设备到日本去,完成了这样一次对一次大屠杀的记录,太伟大了。像这样的伟大片子,可以忽略忽略它一切的这种手段问题。它一切所有的组织都是为了它强有力的目的性,就是阻止屠戮海豚。《我就是我》我还没有看过全片,我看过一些片花,我觉得它应该是和湖南卫视这种节目特别关联,也比较相似的一个纪录片。

  腾讯娱乐:国内很多纪录片的选题其实或比较偏激,比如陈为军拍摄的讲述艾滋的《好死不如懒活着》这种,你怎么看国内纪录片导演选题方面的抉择?

  邵攀:我觉得跟导演的背景有关系,像陈为军甚至包括范立欣,都是有电视台背景,新闻专题性可能比较强。像陈为军拍艾滋病是一个国际性的话题,所以说选这种话题意味着它很容易拍得大家比较关注,确实它也起到了客观上推动作用,别人会关注像河南这样一些地方,有这样一些村落,他们的生存极为艰难,这也是挺伟大的举措。他们对于题材的把握的敏锐度和他们的经验和他们的以前的工作背景非常有关系,特别敏锐的把握这种东西。我们选择人物这种似乎在题材上不是很讨巧,但是我相信这也是比较自然而然的事情。

  腾讯娱乐:但内地纪录片导演似乎作品都透露着一种不甚乐观的姿态。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邵攀:国外的艺术家如果要是选择拍摄题材时他们可能有一些不用顾虑的地方,比如说像资金,因为国外的纪录片的基金很多,他们比较容易能申请到纪录片的拍摄资金。范立新《归途列车》为什么能制作规模能达到100万美金,跟他在这方面有特长很有关系,他特别擅长从电影节申请各种各样的资金援助的力量,所以它的成本极其高。

  但是在国内来说,如果纪录片导演没有选材能力,意味着可能靠纪录片吃不上饭,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在国内拍纪录片的人似乎不在少数,但是关照到他们的人特别少,也没有卖片渠道,所以大部分人是不能靠纪录片吃饭的,比如像画家卖画生活,包括像北京的草场地这些人,有好多人生活得挺凄惨的。所以说,他们拍了一段时间以后,必须逼着自己拍一部能引起广泛的关注度,甚至让自己出名,能完成继续拍摄的目的。我觉得这个倒也不算不自然,生存状况很惨。

  腾讯娱乐:未来五到十年内,内地纪录片导演能不能通过拍片赚到钱?而不是仅仅只是解决温饱问题?

  邵攀:可能性极小。我认识一位在国内纪录片界也算是一号人物的导演了,但今天生活都是在负债,他拍了那么长时间的纪录片,还拿过国际奖项,依旧艰难。而且它面临一个审查问题,不是所有题材都能拿来拍,尤其是能引起广泛关注的。如果不能让这些纪录片让院线播出,上电视台播出,就意味着这些导演无法在国内生存。如果恰好他们能受到国外电影展青睐,他们还能生存。因为国外电影展像阿布扎比这样的纪录片奖项一个就好几十万,包括像其他的电影节奖金比较丰厚的。但是也有好多电影节,像非洲某电影节奖励的就是一个木雕。可能如果要是这种情况不提供路费的,未必能去领奖。

  即使他们能去国外参展能拿奖,也未必能考虑生存,我看贾樟柯参加过阿布扎比,范立欣参加过阿布扎比,但是一般纪录片导演可能连关注都不能关注到,因为他们英文水平一般不是很好,可能未必知道,非常难。

  腾讯娱乐:感觉国内很多纪录片很少拿到龙标,算是地下电影了吧?

  邵攀:对。在国内拿龙标的纪录片特别少,除了电视台节目,电视台节目有特殊的电视台的审查。我们这个片子确实有龙标的机会,前段时间有一部文艺片梅姐他们公司想发行《Bike与旧电钢》,他们就想跟我签一份协议,他们去申请龙标,走院线发行,因为他们很看好这个片子。

  但是我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如果要是报龙标,意味着大量地删减。这个片子里面有好多的荤笑话,荤到极致的笑话。像主人公看A片,这意味着所有的事包括删A片的仪式,在电影院是让大家非常非常开心的片断,看了以后都非常爆乐的片断,意味着大家享受不大了,意味着这个片子要有损口碑了。后来我慎重考虑了,和好多朋友也商量了一下,似乎这个不是我应该走的路,即便是它能回收相当的一部分成本,可能也不会太多,但是还是放弃了。觉得纪录片存在的价值大于它应该回收的价值,让它按照自己的形态去存在比较好一些。

赛琳娜透视装低俗 品味负分的“三俗”明星 别再说《后会无期》土气 6大风格暗藏心机
中国日报漫画:自杀 乌克兰总理辞职或遭总统逼宫 政局前景不明
“环太平洋-2014”演习舰艇实施航拍科目演练 中国阿拉善沙漠挑战赛开赛
1.25美元在全球各国能买到什么? 苹果三年内将被淘汰?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