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艺术

中国式爱情:这个时代的爱与怕

中国式爱情:这个时代的爱与怕

又一个情人节轰轰烈烈地来,七十万的爱情锁也终于在过去的一年压垮了巴黎的艺术桥。需要红尘作伴大抵是人们不可摆脱的社会属性——《海蒂性学报告》中对婚姻的解释就是:84%的人喜欢婚姻最大的原因就是与人为伴。

曾经的中国式爱情是媒妁之言、是慢到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是爱英雄慕才子。而在当下时间的经纬下、在现如今的全球化和商业化社会,这一代人的爱是什么样的?让我们从大众对通俗文化的反馈一窥当今中国的婚恋文化,看看这个时代下的爱与怕。

《平如美棠》的备受推崇似乎说明当代人对那种细水长流的传统爱恋向往依旧、两位老人相继14小时携手离世的社会新闻的热传也说明“死生契阔、与子成说”的古典诺言仍然让人感动;另一方面徐静蕾携其新片亮相今年情人节档的时候对婚姻的洒脱态度又让人觉得有西式的豁达。这些看似矛盾的价值潮流共存在这个多元的时代,但是谈到婚恋,无非是双方之间的一种期待的达成(或未达成),从物质期待到精神期待,或许这就是现代人的爱情经纬的入口。

有情饮水饱像是一个传说

这个时代的爱,在商业社会的巨大阴翳下,有着格外明显的物质期待。也许曾经大家都家境相似,或者白衣飘飘的八十年代人们爱才胜过于“财”。而今仿佛变了天地。当“女孩说:你好。我回答:你好,有房有车房产证写你名字我妈会游泳生儿生女都一样”的段子流行,可以感受到一种“心酸的浪漫”。

而对于这种愈演愈烈的物质要求,尤其是房产证写谁的名字的剑拔弩张,连新中国第一部法律《婚姻法》都做了新的回应和厘清:2011年8月,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对于房产归属的规定,引得不少家庭纷纷要在房产证上加名字。

最直接的关于物质上的要求和期待恐怕是折射在《非诚勿扰》这个光怪陆离的舞台,无论有多少作秀因子,那种踌躇总说明了些什么:“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后座笑”的惊世名言让人不禁怀疑,这样的爱情是否还可以称其为爱情。也许人们都在怀疑爱情的期限,“当爱情没有了还剩下什么?那还是房子车子来得踏实”的想法也许不稀奇,这个时代的“怕”和这个时代的“爱”交缠。

非诚中的外国男嘉宾曾坦诚中国女孩的“现实”,对物质看得比较重。来自伦敦的 “王豆腐”在这个舞台的经历可以说是一种验证,当他说自己当DJ每天晚上赚300时,灯呼啦啦灭。当短片里说他为了环保,平日回收废品“保护地球”之后,一盏灯未剩。

乐嘉差不多是跳起来的追问:你老爸干什么的?你老妈干什么的?你家缺钱吗?为什么要去捡垃圾?豆腐在听到这些提问时成了冻豆腐:为什么非要问自己老爸是不是李刚呢。

当知道他老爸是银行家,老妈是艺术家的时候,这样的“乞丐”变“王子”的反转像一记“响亮的耳光”,中外择偶的标准上差距之大——本质上的观念性的差异——让人陷入沉思。

但是如果说女人表现了比以往年代更加明显的物质期待,而男人的第一期待恐怕也和女人的要求很配,基本上还停留在外貌。台上的“女博士”外貌差强人意,杯具就不足为奇了。

在这个商业化时代,爱情,确实如木心所言,像是一门失传的学问。

中国式爱情:这个时代的爱与怕

《何以笙箫默》剧照

暖的品质何以如此珍贵

近两年,“暖男”已经开始大张旗鼓地放射光芒,曾经的“经济适用男”如果还是停留在可以量化的表层上,这一个“暖”字则表达了全面而难言的精神期待。

有足够强大的内心,才有可能散发热量。认真、负责、体贴、有礼,这些是“暖”的题中之义。

“其实这其中是有矛盾性的,”曾有心理咨询师说,“女人们爱幻想,对男人的要求包含很多理想化的成分,越是强化暖男,说明大家越缺少这种感觉,生活中太少见了。”

这种暖在日日奔忙于世态炎凉中的当代人面前可能会带来一场涕泪横流的感动。

开年热播的《何以笙箫默》又征服了跨年龄段的女性,在这又一场幻梦中女性观众的呓语也折射了她们的精神期待。以至于甚至有人日日追剧、拿男友和男主比较,被男友一气之下赶出家门。

“外冷内热”的以琛们首先有强大的内心:他精英的背景、独自解决一系列麻烦,是不可替代的热源。那是一种“有我在”的风和日丽。

专一的爱用一语“不愿将就”淋漓展现。“只用心温暖一个女生的男人叫暖男,用心温暖一群女生的男人叫中央空调。”这样给人一公升眼泪的独白背后的任性执着正好反映了现实的轻易妥协。我们所爱的都是我们所怕的反面。

用心的好体现在生活的细节:不仅入得厨房,还能贴心耐心地替你吹干头发、安排好一场私奔式的旅行……他关注你的一举一动,并不计算付出,也许还腹黑地嘴硬,但是爱已一目了然。

在这个原子化、人际关系冷漠化的时代,冰冷中的一丝温暖都显得耀眼。

反过来,同为社会的动物,男人对女人一份“暖”的期待,恐怕是融合了“善良、孝顺、理解”等等因素的凝结。就如知乎上万人盛赞的回答真正的爱是让“好像突然有了软肋,也突然有了铠甲”。

2014世纪佳缘的婚恋报告显示,65%的男人认为女神应该是会做饭、主动的,先暖了胃,再暖了心。前者的期待仍旧是传统的,而“主动的”恐怕是这个时代愈演愈烈的新期待。

中国式爱情:这个时代的爱与怕

不在于你有情人 而在于你是有情人

13年的情人节期间,外媒就已经将聚光灯聚焦到了所谓中国的“剩女”身上,文章开头写道“过了27岁?未婚?女性?在中国,你有可能被贴上“剩女”标签。但是,在当今,中国一些职业女性却因为单身而感到快乐。”这恐怕是情人节里最怕到恐慌的群体,却也有宁缺勿滥的自由。

一名外国网友则调侃称这篇文章给了他圆梦的希望,“从小我就希望能和一个聪明、经济独立、有安全感的女性结婚,她不会鄙视我成为一个家庭妇男的理想。因此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学习中文然后搬去中国。”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也可以继续'please for themselves’,穿着亮眼、妆容精致,但是不再是“女为悦己者容”,而是要自己活得开心闪亮。一股后女性主义的微风已经悄然吹起。正如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生出变化的美国,职业女性的涌现使得经济独立的女人在感情上也有了独立、自由选择的余地。

谁说不能自己送自己一束花,不仅仅在情人节;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房间”,也能拥有自己的花束。没有情人时也要做最好的自己,才不会辜负不会回头的每一个昨天。即使没有碰到最好的另一伴,至少遇到了最好的自己,也毫不浪费,是不是?

 

近日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数学讲师汉娜在她的新书《爱的数学》中提出了一个 “公式”:爱=自信+主动+坦诚。自信可能被爱、主动是去爱一个人的能力。被爱与去爱才是一段关系的成立。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爱情中分明有这个时代的投影,矛盾、充满爱与怕。

分享到6.79K
编辑: 薛天琪标签: 情人节 婚恋文化 暖男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美好愿望 抗霾博弈
“国家减灾”技术车辆亮相上海街头 北影表演学院初试现场 青春“小鲜肉”素颜应考
欧洲央行QE已箭在弦上 两会关注:民营银行将如何深耕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