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电影

《鸟人》为何能战胜《少年时代》?两种美学的奥斯卡交锋

《鸟人》为何能战胜《少年时代》?两种美学的奥斯卡交锋

因为竞选和营销的充分展开,每年的奥斯卡角逐并不是一件拥有充分悬念的事件,仿佛大家在颁奖礼开场前,对谁赢谁输早已成竹在胸。提名人坐在台下,待念出自己或别人的名字时做出惊讶或假笑的表情也许只是一场表演。谁的机会有多大,赔率早已明示,冷门逆袭不是没有,但那种机会跟中彩票差不多。这就等于是说,在剧透铺天盖地的情况下,奥斯卡主办方——影艺学院该如何为每年二月底的这场大戏的剧本制造出某种类似史诗对决的冲突来?这是一件困难的工作,但我们不得不佩服,学院多数时候竟然都做到了。

比如在2001年,《角斗士》和《卧虎藏龙》象征着古代西方勇士和来自东方的神秘剑客的一场华山论剑,自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2006年《撞车》对《断背山》,两部都是关于少数族群的话题电影,一是种族歧视,一是同性恋,奥斯卡变成彰显电影圈社会责任感的场所。2007年《无间行者》和《硫磺岛家书》的相遇,是马丁·斯科塞斯和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第二次正面交锋,就在两年前,后者的《百万美元宝贝》击败了前者的《飞行家》,夺得最佳影片奖和最佳导演奖。2008年的奥斯卡被认为是多年来质量最高的一届,《老无所依》和《血色将至》的水平几乎不分伯仲,而且又都是关于西部的影片,它们的竞逐引导人们对所谓「美国神话」的关注。2010年的《拆弹部队》击败《阿凡达》更是话题性十足,前者是多年来票房最低的获奖电影,后者刚刚创下有史以来的票房记录,两部影片的导演竟然还曾是夫妻,而且在凯瑟琳·毕格罗之前未有女性导演问鼎,所有戏剧性元素凑在一起,也令当年的奥斯卡颁奖礼收视率创下新高。

再看2011年的《国王的演讲》与《社交网络》,这和今年的情况非常相似,《社交网络》在前期势头上无人能及,但《国王的演讲》后来居上,逆袭成功。两部影片都是关于某种意义上的「国王」,一个是二战时期的英国国王,一个是互联网时代社交王国的「国王」,在影片中他们都面临着某种人生危机。2012年的对抗在《艺术家》和《雨果》之间展开,《艺术家》是法国导演向好莱坞历史表达致敬,《雨果》恰恰相反,一个美国导演为伟大的法国电影先驱者树碑立传,它们在电影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时刻,共同指向电影的历史,这不能不引起业内的高度关注。2013年,《逃离德黑兰》和《猎杀本·拉登》,则是历史和现实中的中东危机在电影中的展现。2014年,《为奴十二年》和《地心引力》,分别是一种向后的向内的反省,和一种向前的向外的展望。

所以一目了然,每一年的奥斯卡,总存在某条对抗性的叙事主轴,考虑到参与提名和投票的学院成员有几千人,这种冲突和戏剧性是怎么自发形成的,真是令人惊叹。那么今年的对抗性叙事又是什么呢?当然是《鸟人》和《少年时代》,前者是传统好莱坞情节剧和戏剧传统的浓缩,将所有情节放在很短的时间内和很闭合的空间内;后者是「新现实主义」电影在当下的最新发展,实现了巴赞和一干现实主义理论家、实践者的理想,摈弃一切人为的戏剧因素,让时间来雕琢人物,回归电影的本质。如果说过去那些年的奥斯卡叙事冲突还是某种人为概念的设计的话,今年这二者的冲突,更指向电影美学自身,因此也更具意义。

肖恩·潘宣布《鸟人》获得了最佳影片奖,再加上此前宣布的最佳导演奖由该片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获得,最终是《鸟人》一举击败了《少年时代》,后者只获得一个具有安慰性质的女配角奖。这两部影片的优劣见仁见智,好莱坞圈内人士更喜欢讲述他们「身边故事」的《鸟人》不算意外,几年之前《艺术家》得奖的原因其实也差不多。理查德·林克莱特令人感到惋惜,倘若《少年时代》参与角逐的不是今年的奥斯卡,放到前几年中的任何一年,我认为他都有很高胜算。

在金球奖上压过《鸟人》一头的《布达佩斯大饭店》这次没能在主要大奖上有所斩获,但在美术奖项板块它几乎一个不落,像美术指导、服装设计、化妆和发型设计上,《布达佩斯》简直所向披靡。韦斯·安德森的欧洲童话故事没有遇到任何竞争对手,这是因为奥斯卡一向喜欢这种带点异域风情的美学风格,安德森只要做好自己,未来的他和他的班底会继续成为以上领域的常客。

奥斯卡在表演奖上总是倾向于一种既定的口味,那就是追求夸张而有爆发力,这是「残障美学」横行至今的原因所在。艾迪·雷德梅恩和朱莉安·摩尔这对曾饰演过母子的搭档分别加冕本届帝后,碰巧的是他们演的都是病人,雷德梅恩演罹患渐冻症的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摩尔演的是患阿兹海默症的语言学者。这根本不是巧合,我们可以料想得到,为了得到小金人的青睐,未来会有更多的人抢着扮演各种病残。《爆裂鼓手》中的J.K.西蒙斯获得最佳男配角奖,他演的是一个让人爱恨交织的魔鬼导师。他的胜出也毫无悬念,毕竟之前几乎所有前哨奖项上西蒙斯都没有让奖项旁落。他粗暴、严厉,像一个暴君,把所有心理活动写在脸上,奥斯卡没理由看不见。帕特丽夏·阿奎特是《少年时代》剧组唯一站上领奖台的代表,其实她的功劳要分一半给另一个功臣——时间。

《修女伊达》击败多部戛纳电影节参赛影片一定让许多投票人纠结了许久,毕竟《廷巴克图》《利维坦》都是非常强劲的对手。这是波兰电影历史上第一次获得奥斯卡外语片奖,保罗·帕夫利克夫斯基在颁奖舞台上激动万分,毕竟他完成了罗曼·波兰斯基等大师都没有实现的成功。

今年视觉特效奖的竞争比较激烈,《星际穿越》《猩球崛起》《银河护卫队》等片分别在各个方向上做出了贡献,但《星际穿越》利用丰富的想象力呈现了原本只存在于科学理论和物理学公式中的视觉世界,胜出实至名归。诺兰的团队再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我知道诺兰影迷为数极多,也许很多人期盼他能在更主要的奖项上有所收获,那么他需要转换一下选片的思路了。

罗杰·迪金斯凭借《坚不可摧》第十二次提名摄影奖,却再次输给了老对手卢贝兹基的《鸟人》。这两人代表了当今世界电影摄影艺术的最高水平,迪金斯的光影世界更加迷人,卢贝兹基则每次都有技术上的创新。后者近年来有意识地和视觉特效人员通力合作,这预示了电影制作在视觉部门上正高度融合,也许未来摄影和视效将无法区分彼此。

讲述爱德华·斯诺登和「棱镜门」的《第四公民》获得最佳纪录片奖,好莱坞的这种对政府的温和挑衅是其一贯立场,不需要大惊小怪。主持人对斯诺登无法到场的调侃,让人想起了那年的罗曼·波兰斯基。

《爆裂鼓手》是今年奥斯卡上的大黑马,最佳剪辑奖实至名归,它的优点在于利用音乐的节奏带动画面,你可以说他太强调炫技,但这就是奥斯卡的品味和取向。不仅剪辑奖,连表演奖、美术奖都是这个思路。而且《爆裂鼓手》的成功会进一步提高圣丹斯电影节的地位,独立电影和好莱坞的对接转换将更加顺畅自如。只是不知这就是罗伯特·雷德福当年在大雪山创办圣丹斯的初衷吗?

动画长片领域这次呈现出一次久违的、也是众人期待已久的象征性交锋,《超能陆战队》vs《辉夜姬物语》,一个是好莱坞式动画大片,一个是自成一格的日式动画。作为来自东方的观众,我们深信吉卜力和高畑勋绝不逊色于迪士尼或皮克斯,但他们在这种场合只能担任好莱坞加冕自己的陪衬。这样看来,《千与千寻》在十余年前的那次成功,简直是旷世奇迹。对了,巧合的是,宫崎骏是今年的终身成就奖得主之一。

最终盘点,《鸟人》获四项大奖,《布达佩斯大饭店》也是四项,主要集中在美术和配乐领域,《爆裂鼓手》获三项,原本被广为看好的《少年时代》只获一项。也许在许多项目的竞争中《少年时代》都是第二名,但遗憾的是永远没人会知道比赛的第二名是谁。好在,奥斯卡不是电影价值的唯一评判者。《少年时代》胜在时间,它还有的是时间。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亚太再平衡 投掷
黑河边防官兵极寒天气赤膊浴雪 血性十足 北京一商场售人民币图案钱包 或涉嫌违法
有钱任性?香港政府从“派钱”到“派糖” 宝洁“瘦身”背后的痛:中国国货威胁生存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