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艺术  >  读书

余秀华称成名后写诗不如前 想去青城山出家寻清净

成名后写诗大不如前 想出家寻清净

大年三十上午,在院子里洗头的余秀华见到楚天都市报记者来访,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诧异地说:真没想到大年三十还有记者过来。把头发擦干,余秀华拿出大屏手机,一边浏览短信和微博一边和记者聊天。平均每隔十分钟,就会有电话或短信铃声响起。余秀华说,大部分都是全国各地的诗友和记者朋友的拜年祝福。

余秀华是个矛盾的人,一面抱怨出名后记者来得太多,没法继续写诗,一面又对记者热情相待,称“多一些记者朋友也很好”。前些时有媒体请她去四川参加了一些活动,她吃年饭时告诉家人:“想去四川的青城山出家,或者住一段时间,那里很安静,适合写东西。”

余秀华实名微博的粉丝已超过五万多人,而她的关注只有四人,都是诗人和记者。“我喜欢看别人在微博上骂我,是不是很酷?”余秀华调皮地表示:“最近谩骂的留言变得很少了,那些喜欢骂我的人也都过年去了吗?”

当听到记者称赞她的诗歌,余秀华笑着摆摆手,认为自己写的诗大不如前。“最近刚写的一首《深夜的街头》,不满意,最近老是接受采访参加活动,这种状态哪能写诗?”

记者询问,年后能否到报社举办一场诗友会?余秀华笑着说:“那我得考虑几天,毕竟被你们媒体炒作成名人了嘛,也得学会耍耍大牌不是?”

就在两天前,余秀华让父亲将她多年来存在家里的十几本手稿都当做废品卖掉了。看到记者惋惜的神情,余秀华摆摆手说,她的字写得丑,今后写诗就敲键盘。

儿子不读她的诗 父亲成了她的经纪人

正在武汉工程大学读大一的儿子余紫桐,此前回避了所有媒体的采访,面对楚天都市报记者的提问,他当着余秀华的面直言不讳:“我对诗歌没兴趣,从来没读过妈妈写的诗歌,更不会主动告诉别人那个写诗的人就是我妈妈。”

不过,余秀华的父亲余文海特别投入,许多时候成了余秀华的临时经纪人,除了接待各路记者端茶送水外,还操一口钟祥普通话与外界联络,包括媒体、网络、出版商,还有一些不知道来历的人。余文海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但对女儿的诗歌非常熟悉,跟记者聊天时能随口说出一两句女儿的诗,如:麻雀飞走了,蓝天就矮了一截。

余秀华出名之前,社会上对她的看法比较悲观。余紫桐不请同学们到家里玩,余秀华都没去过儿子的学校,“我儿子太低调了。”余秀华说。

年三十,余紫桐手机几乎不离手,坐在院子里低头看着手机上的游戏视频,记者跟他说话,他支吾两句,头也不抬。团年饭过后,余秀华坐在他身边,既慈祥又有些责备的语气提醒他:在学校里不要老是玩游戏,莫耽误了学习。余紫桐这才抬起头来,不好意思地笑笑。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薛天琪标签: 余秀华 写诗 青城山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亚太再平衡 投掷
北京前门60年老面馆因租金问题3月底关门 黑河边防官兵极寒天气赤膊浴雪 血性十足
有钱任性?香港政府从“派钱”到“派糖” 宝洁“瘦身”背后的痛:中国国货威胁生存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