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王雷演陕北农民以假乱真 佟丽娅由少平想到自己

人民网 2015-03-09 20:36:00

  原标题:王雷演农民以假乱真

王雷演陕北农民以假乱真 佟丽娅由少平想到自己

  根据路遥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正在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热播。这部在中国文坛享有极高地位但年代略显久远、无关当下最热话题的小说,如何改编成一部能够得到年轻人认可并喜欢的电视剧,是当初投资方华视影视最在意的。或许,邀请到佟丽娅、王雷这样的年轻演员来演也是考虑之一。在拍摄过程中,王雷现学现卖的陕北话获得极大认可,除了天赋,还有剧组人员都看得到的付出和努力;佟丽娅也是经常在露天环境里吃饭,常常是刚张开嘴就一口沙子……

  谈起出演《平凡的世界》的经历,王雷像捡到了一件宝贝。可能在外行看来,他只是演了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民,但他自己知道,这是个可媲美莎剧角色的经典人物。

  和大多数人一样,王雷很早就听说过《平凡的世界》的鼎鼎大名,但第一次与这部名著结缘,是在他15岁那年。当时王雷还在中专学表演,小说改表演片段的课上,他大胆尝试了《平凡的世界》里的内容,“因为年龄的原因,我看书时对孙少平这个人物感觉偏多一些,我看孙少平谈谈恋爱、谈谈理想,蛮有意思。但对孙少安没什么兴趣,因为他的故事都是关于农村的。”

  回想起当年对《平凡的世界》的粗浅认识,王雷不禁觉得好笑,他当时万万想不到,17年后,《平凡的世界》会被搬上荧屏,而他将出演男主角,不是少平,而是少安。

  出演《平凡的世界》这事是在王雷的婚礼上定下来的,“当时毛卫宁跟我说,‘王雷在你还没喝大之前,我先跟你说点儿正事,我准备接一部戏叫《平凡的世界》,你一定要来演’。我当时一听《平凡的世界》就惊了,我说太好了,我对少平这个人物有感觉。”谁知和毛卫宁聊完,王雷的选择就从少平变成了少安,“毛导说少安是中国传统农民的代表,又是哥哥,像一座山一样,扛起了这个家庭,像替我做决定一样,我就这么成了剧组第一个定下来的演员。”

  王雷说,出演少安这个人物,他经历了从抵触、不接受,到爱上这个人物,到最后沉浸其中这几个阶段。“对于一个80后,看到一个生活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那么偏僻农村里的人,最初是无法理解的。我看剧本看到这个人物时,经常会困,因为觉得离自己太远,根本摸不到。但一旦拍起戏来,我开始逐渐走进这个人物的内心。只要深入到那个时代中去,会自然感受到许多细节和人物的命运,都是那么鲜活,还能跟当下的社会产生共鸣。”在拍戏过程中,王雷渐渐成了剧组里最以假乱真的农民,有一次他带着戏里的打扮和当地的农民聊天,对方竟把他当成了当地人,还问他,“后生,他们剧组这帮人到底要在我们这里拍多久?”差点没把王雷乐趴下。

  如今回想起拍摄《平凡的世界》的经历,王雷感到很骄傲,“我演了一部中国莎士比亚的戏,孙少安这个人物是中国式的经典人物,他的思想是中国传统的,但他又是那么宽容、善良和勇敢,我觉得这个人物不输任何一个西方经典名著里的人物形象。”

  从《北京爱情故事》里的沈冰、《刀客家族的女人》里的葛大妮,到《产科医生》里的何晶,直到如今挑战《平凡的世界》里的田润叶,佟丽娅始终不肯重复自己。每次接受采访,佟丽娅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这个类型的角色我没演过,没演过的我都想尝试一下。”这次在《平凡的世界》中同样如此。“造型要土、气质也要土,还要说方言……”

  在路遥的原著中,田润叶是个有些悲剧色彩的姑娘,因为家庭条件的差距,她错过了青梅竹马的恋人孙少安,嫁给了自己不爱的李向前。在一般的电视剧模式里,结局时“男女主角没能走到一起”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编剧温豪杰曾透露,他们也曾考虑过在电视剧结尾时让田润叶和孙少安有情人终成眷属,但为了尊重原著,只能忍痛放弃了这个想法。虽然没能改写田润叶的命运,但身为狮子座女生,佟丽娅为这个角色注入了更多能量,“比如有一场戏,导演安排我去抢婚,我就觉得这个田润叶更符合我们当代人的性格,敢爱敢恨。观众可能也更倾向于戏中人物可以掌控自己命运的那种感觉。”

  表面上看,田润叶生活在几十年前,又是个农村女性,距离我们相当遥远,但在佟丽娅眼中,她的爱情观非常值得现代人学习。“田润叶可以算是那个年代的文艺青年,她有知识、有文化,没能追求到自己年少时梦寐以求的爱情,却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以后愿意回归最简单的生活,接受最质朴的爱情。我们常常鼓励大家勇敢追寻自己所爱,但却很容易忽略身边最微小却最真实的爱,田润叶认识到了。”

  对话

  北京晨报:最初看剧本时,你最想演孙少平还是孙少安?

  王雷:毛卫宁导演找到我说让我演这部戏时,我说我演孙少平吧,我在小时候看过小说大概对少平有一些印象,可能也是因为那时的年龄小吧,都比较喜欢少平!然后毛卫宁导演就一再说服我演少安,我还说少平多讨巧啊,毛导说找你就不为了演讨巧的,你就演有挑战的,如果你要演少平只能我来演少安了,毛导开玩笑地跟我说。所以我很感谢毛导让我演了一个我没有错过的好角色。

  北京晨报:你看过原著吗?对名著改编成影视作品,大多数人更倾向的一种观点是不看好,你怎么看?

  王雷:我觉得也不一定,你问的这个问题我首先想到《围城》,我觉得《围城》当时拍出来,陈道明的表演很棒,戏里许多演员演得都很精彩。我觉得这是一个创作者的心态问题,就是你要拍成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你能不能组织到一帮有责任感和愿意去为此花心思的演员、导演的团队。

  北京晨报:剧中涉及了陕北方言,练习时有难度吗?戏拍完了,你的陕北口音时不时还会冒出来吧?

  王雷:很感谢陕北的观众,也很感谢当时我们在拍戏时陕北绥德、榆林那边的很多老乡,我一直在跟他们学,每天都在学。我们戏里的很多演员都是陕西籍的,但我们不是说陕西话,说的是陕北话,所以确实在语言上下了很多工夫,这一点今天看来确实为这个人物加了很多分。(陕北话)哎呀你说的这个问题也确实是存在的一个问题,这个戏拍完之后我回到北京接一个现代戏,演着演着这个陕北味就出来了,哎呀板了好几天才板回去。

  北京晨报:如此了不起的一部题材,让年轻偶像演员担纲,有网友质疑你们能否扛得起来。

  王雷:一直也没有把自己归类为是什么偶像演员,我参加崔永元的《东方眼》节目时,崔永元跟我们聊完,我觉得他对我们也会担心吧。但从那以后他说他要重新对80后有一个新的认识。

  北京晨报:这部戏给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王雷:如果说对这部巨著有什么独到的理解,我觉得还是那种繁华落尽不忘初心的感觉,人不管什么时候还是要回归平凡,回到你最初的起点,平凡是一种心境。

  北京晨报:你如何评价自己在这部剧中的表现?

  王雷:我演过的戏当中最满意的就是这部《平凡的世界》,这戏毫无疑问是我目前为止演得最好的一部戏。

  北京晨报:接下这部戏之前是否读过原著?

  佟丽娅:读过。对书中孙少平这个角色印象最深,从他身上能看到自己的影子。他的奋斗史和现在我们大部分人的奋斗过程极其相似:孙少平从一个小地方出来,到一个煤矿去工作,很苦,就像我从新疆来北京一样,刚开始可能口袋里就那么几十块钱,但是为了梦想,我们都可以坚持下来。孙少平让我想起自己的许多经历,我刚来北京时正赶上非典时期,那个时候没有演出,为了维持生计,我就在饭店里跳舞赚钱;我刚出道时有次拍戏被炸弹炸伤眼睛,但是只要导演没有喊停,我就继续拍,坚持十几个小时,等到第二天才去医院。

  北京晨报:剧中的田润叶与原著比有哪些变化?

  佟丽娅:田润叶是个有些悲剧色彩的姑娘,因为家庭条件的差距,她错过了青梅竹马的恋人孙少安,嫁给了自己不爱的李向前。对于这样的选择,我个人是不认同的,可能那个时代大家都是这个样子,但是放到当今社会,我是非常不能忍受的。为了利益而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那是非常痛苦的,对双方也都非常不公平,但谁都有缺点,人无完人嘛。我希望多让观众感受到一些润叶掌握自己命运的感觉,比如有一场戏,导演安排我去抢婚,我就觉得这个田润叶更符合我们当代人的性格,敢爱敢恨。

  北京晨报:为什么你戏里的台词夹杂着陕北话和普通话?

  佟丽娅:其实我们之前也有讨论过演的时候用方言还是用普通话,最后我选择了两个夹杂起来,这样感觉很像陕北人,同时观众也能听得懂。另外,我饰演的田润叶算是一个知识分子,她不是一个纯农民,所以我一定要说普通话的,但其他角色全都说方言,我完全说普通话又显得和他们格格不入,所以我们综合考虑了一下,决定掺杂着来,演的时候跟家里人还是说方言,但是和外人都说普通话。

  北京晨报:剧中的陕北话与标准陕北话有一定距离?

  佟丽娅:因为标准的陕北话很多观众是听不懂的,尤其是南方观众,电视剧要考虑大多数观众的感受,所以主要还是取陕北话的韵味。我在新疆长大,在学习北方方言方面还是有一定天分的,拍戏时我一直在跟王雷学陕北话,但听说他也是跟老乡学的。每个地方的方言都有自己的风情,陕北话好像有自己独有的节奏,我现在已经爱上陕北话了。

  北京晨报:相比《刀客家族的女人》,在这部剧中你的表演内敛了不少?

  佟丽娅:在《刀客家族的女人》里,我演的葛大妮在性格上算是全面爆发了,但田润叶这个角色我反而是往回收的,她的性格就属于坚韧内敛型的,所以我在表演时虽然是在做减法,但力道反而更加足。这次饰演田润叶,我个人觉得在情感的表达上,演技又有了突破,相信大家会喜欢。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美好愿望 抗霾博弈
深圳机动车号牌首次摇号结果出炉 济南小学生开学首日“抢红包”迎新学期
中国钢铁“大抛售”:亚洲攻守战或打响 欧洲央行QE已箭在弦上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