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李雪健:出个坏事就能上头条,那么多好事怎么不上头条啊?

成都商报邱峻峰 2015-04-08 15:07:00

  电视剧《嘿,老头!》

  这部电视剧讲的是一对恩怨父子的故事,一个是酒不离手的醉汉父亲,一个是玩世不恭的叛逆儿子,一场突如其来的阿尔茨海默症将这对父子疏远的心渐渐拉近……

  《嘿,老头!》的阵容堪称豪华,除了老戏骨李雪健外,黄磊和小宋佳也在剧中有精彩演出。

  虽然李雪健在剧中饰演的老头是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年轻时又酗酒,拥有诸如老顽固、臭脾气等性格特点,但在李雪健的演绎下,这个老头非但没让观众讨厌,反而让人觉得“萌萌哒”。 “我演的这个刘二铁,其实就是个老小孩,他外表是老人,但内在跟小孩儿一样天真,既让人喜欢、又让人心疼。但我不排斥萌这个定位,说明观众喜欢并接受这个角色。”

  凭借一部《嘿,老头!》中的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性痴呆)的老人,久不在屏幕上露面的李雪健再次走进观众视线。也许是因为曾经罹患癌症,61岁的李雪健和同龄演员相比,显得苍老不少,但演技却益发老辣,李雪健在剧中饰演的老头刘二铁虽然台词不多,却浑身是戏。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通过北京卫视专访到李雪健。对于被观众赞誉的演技,这位老戏骨谦虚地表示,希望大家把更多的目光投诸于他饰演的角色上,“还是那句老话,我是用我演的角色和观众交朋友,我想说的话都在我的角色里。”对于如今只有“娱乐圈”没有“文艺圈”的说法,李雪健也直呼“痛心”,“出了一个坏事就能上头版头条,那么多好事怎么不上头版头条啊?我挺纳闷。”

  谈及这个角色,李雪健提到,其实单单靠阿尔茨海默症这一个点,是撑不起“老头”在37集电视剧中的体量的,所以他将老头早年酗酒的背景作为另一个着力点,让他行为动作以及与孩子之间的情感状态变得更有说服力。

  对话李雪健

  李雪健说,自己这些年已经没有特别想演的角色或想要达成的心愿了,“我是个很懒的人,有一部走一部,每一部踏踏实实地去完成。这个年纪,演一部少一部了,机会越来越少,我珍惜每次机会,每次都想做到最好,给我看剧本的不少,我就有选择地挑一挑”。曾经期待出演鲁迅,现在这个念头也已经放下,“很早以前有人说我能饰演鲁迅,但没人找我;有人拍了鲁迅,我没有这种机会,我也没能力,鲁迅的境界达不到,所以没想,说说而已”。

  李雪健承认,目前演艺圈的快节奏和一些规则自己已经不太适合,“宣传活动我也不太习惯,但这是分内的事情,毕竟拍戏就是要给观众看的,但宣传的时候得实事求是,不要夸张,不要作秀,这是艺德”。年纪大了,他提出拍戏时每天工作时间不超过10小时,为了赶戏,他偶尔也会无条件加班,“听说韩国、日本的一些演员来我们这里拍戏,到点扭头就走,合同里还规定了拍摄天数,超天数就得罚款。这是他们的文化艺术产业化了,没办法,合适的戏就多用些我们自己的演员吧,别搞那么贱”。

  据《新闻晨报》

  两个年轻的编剧关注老人

  这挺打动我的

  记者:很多观众都说看《嘿!老头》时被感动,您在演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李雪健:看本子的时候,我被剧本感动过。我觉得两个年轻的编剧关注老人,关注时代的发展,对年轻的孩子有很大的影响。关注年轻人怎么和老人相处,因为随着我们生活的提高,人的长寿,老人越来越多,所以老人社会这个问题也越来越摆在面前,这两个孩子能够写这么一个东西,和广大观众进行探讨,本身这个出发点就挺打动我。

  记者:剧中的“老头”患有阿尔茨海默症,您在演这个角色之前有做一些准备吗?

  李雪健:演员这个行业,每个演员根据自身的经验走自己的路,我还是比较喜欢挑战,演一些不同类型的人物。比如现在我从网上可以找来一些资料,好在二十年前我就进过住院部,1992年、1993年我就跟着《渴望》导演鲁晓威拍了一个电影,和张艾嘉合作的,参与的这部戏叫《如烟往事》,我就是演一个老年痴呆症患者。剧中人物年轻的时候在天津说相声,曲艺艺人,后来去了台湾,几十年后他从台湾到了天津找老人,他就得了痴呆症。所以我对痴呆症不陌生,是比较熟悉的。

  当然只有了解后,才能知道这一切行为很合理,老年痴呆很被动,如果没有他主动地去做一些事,这故事发展不了走不下去,那怎么能把他做得有一些事合理?这是很难的,比如这个病分三度:轻度、中度、重度,要了解清楚,这个人物是多少度?再有,因为老小孩他的生理现象很多是退步,神经上和痴呆都有一些关联,精神混乱,它不单单是痴呆,这个导演、编剧在剧情上都有体现。

  记者:您如何看待刘二铁这个角色?

  李雪健:老年人,随着岁数的增长,他打心里就不愿意给孩子、给社会添麻烦。但是有时候这个事不是以自己的主观意识而决定的。观众能感觉到,像给亲人、社会添乱不是他故意的行为,这是一种生理现象,孩子从拒绝、到接触、到理解,到他成为爸爸的爸爸,他有这么一个过程。“以前他是我爸爸,现在我是他的爸爸”。这句话也是我们这部戏里点睛的一句台词。

  但是像爸爸的很多下意识的行为,也深深地影响了这个孩子,让这个孩子感觉到了,这老头身上、骨子里头还有很多值得他骄傲的东西,是表现在故事的情节里面,这个导演、编剧是下了工夫的。

  记者:很多观众觉得您演的刘二铁很萌,您怎么看待?

  李雪健:好多网络词汇,我也是有时候知道点,有时候不太知道。“萌”我知道。我演的我不能自个儿说萌。我还是按照剧本,按照导演的要求,按照我对这个人物的理解,按照这个人物关系来刻画这个人物。我还是那句老话,我是用我演的角色和观众交朋友,我想说的话都在我的角色里,当然这个角色不是我一个人创作的,是集体创作的。当然我希望大家说他萌,大家说他萌我很高兴,因为演戏给观众看、观众认可、观众喜欢是我们的愿望。

  我们的发展太快了

  快得让年轻孩子自己驾驭不了

  记者:当下文艺圈里面,歌手演员有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发生,您怎么看?

  李雪健:我在报纸,新闻都看到过。对这些事情也挺痛心的。因为我们的发展太快了,有时候快得让年轻的孩子自己驾驭不了,他自己驾驭不了,所以有时候他走向歧途。我们要想一些办法,要制止,因为本身你作为艺术工作者,受到的关注度很大。

  记者:您似乎特别反感娱乐圈的叫法?

  李雪健:原来我们当演员,第一节课就说这个职业,包括我们新闻媒体,包括文化艺术工作者,叫心灵的工程师。你老出这些事,很不好,很痛心。这个社会也应该负点责任,不要演了一两个戏,就被盲目地吹到天上去了。

  你干这行的,你吃这个饭的,你从良心上说你得对得起,那才能谈得上你对这个事业的爱,你爱这个事业。当然你也得对观众负责,对社会负责,是吧?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的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我就指作品是食粮,没有饭吃要饿死的,没有精神的食粮,人是要变的,人就活得没有意义。这给予了文艺作品多大的一个期望啊。咱们还不玩命弄点好东西啊?

  我比较讨厌、不爱听现在没有文艺圈了,现在有的是娱乐圈这样的话。包括你们在内,都成了娱乐圈了;包括新闻都成了娱乐圈了,好事不出门,坏事行万里,出了一个坏事就能上头版头条,这叫什么事。演多少个戏他也没上头版头条,出了事了,第二天就上头版头条了,什么意思?那么多好事怎么不上头版头条啊?我挺纳闷,我对这种现象挺不理解的。

  记者:您今年有什么新作品?

  李雪健:我参加了张黎导演拍摄的一个作品,这个作品我听说今年9月18日播出。我在这个剧中演了一个角色:张作霖。中国人不要忘记过去,要认识自己,同时也要认识别人。这样我们能够珍惜今天的来之不易,每个人能够发挥自己的最大能动性,为了我们的民族,为了我们的国家。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中东和平 欧元贬值
福建漳州古雷石化大火再次复燃 广西17岁少年辍学打工救弟
“一带一路”开局:中巴经济走廊展现新活力 商家的无奈:“刷单”背后的生死线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