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李少红、方励、汪海林等大佬谈“IP改编”,猜猜谁是反对派?

李少红、方励、汪海林等大佬谈“IP改编”,猜猜谁是反对派?

  互联网圈和影视圈,又一次发生了思维碰撞。

5月18日,在北京世贸天阶旁的腾讯汇,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和李少红、方励、汪海林等多位影视圈大佬进行了一次沙龙,探讨IP改编热。

沙龙的开场并不和谐,空气中甚至弥漫着一些火药味,“我反对”“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成为当天沙龙除去“IP”外的高频词汇。

众所周知,腾讯互娱正在把旗下的《择天记》《尸兄》《QQ飞车》等多个IP改编成影视作品,这些IP分别来自腾讯文学、游戏、动漫,腾讯甚至希望一个IP能在多领域共生,从而建立一个泛娱乐的新生态。

李少红、方励、汪海林等大佬谈“IP改编”,猜猜谁是反对派?

在娱乐资本论看来,尽管当下的影视圈,“IP”这个词变得像“互联网思维”一样,似乎越来越不受待见,但IP运营已日益成为业内共识,同一个热门题材,将在电影、网络剧、游戏、文学等领域处处开花。

不管你承认无否,泛娱乐已成为中国娱乐产业的一个大趋势。

【反对派】

方励、汪海林:IP跟卖东西有关系,跟电影无关

沙龙的主题是“IP改编”,但第一个发言的方励就唱起了反调。

“我对IP不感兴趣,IP跟电影没有半毛钱关系,跟钱有关系,跟怎么卖东西有关系。”方励曾操盘《二次曝光》《后会无期》《万物生长》等多部知名电影,他表示:“我来做电影是自愿做,我是有挑选地做,不光是为了钱。但如果一个IP可以帮我们把一个很好的创意点移进去,我就超感兴趣。”

接着发言的汪海林,是《铁齿铜牙纪晓岚》等热门电视剧的编剧,他也是“IP热”的反对派。

“IP实际上是I poor,”汪海林说:“投资者在项目开发上处于贫乏的状态,现在要找到创意源,很多人诉诸互联网,但互联网创意是业余作者的想象,本身不具备专业性。”他甚至将互联网比作创意的“垃圾堆”:“垃圾堆里可能发现一个宝贝,但你不可能天天到垃圾堆里找。”

李少红、方励、汪海林等大佬谈“IP改编”,猜猜谁是反对派?

  (左一为汪海林)

从去年以来,国内影视圈就兴起了一股“IP掘金热潮”。热门网络小说影视改编权全部被买光,并且价格水涨船高;《同桌的你》《老男孩》《栀子花开》这样的歌曲IP都纷纷改编为电影;现在,连“新华字典”“俄罗斯方块”都被称作“热门IP”,未来都有影视改编的可能性。

方励和汪海林的观点,恰好代表了传统影视人对“IP热”两个路径的反思:

1、电影正在成为一种被定制的商品,甚至是“圈钱”的工具,真正带给人感动的,触及心灵的作品越来越少;

方励大声疾呼:“现在很多人谈电影,谈的是外贸的买卖,一场戏马来西亚旅游局能给我们多少钱,而不是创作和文化。就像众筹,这些都是弄钱的方式,不是电影,真正的创作是被忽视的。”

2、不少市场上大热的IP内容粗制滥造,这也让国产电影当中的烂片越来越多。

【中立派】

李少红:这是互联网带来的又一次革命

与方励和汪海林对于“IP热”的反感不同,知名导演李少红对于IP更多是一种观察和期待。

“我搞影视30多年了,这些年光是各种名词就变化了好几轮。”李少红回忆:“90年代中,我们也经历了数字影像带来的技术革命,当时电视发展非常快,不少玩电影的人去玩电视剧,很多人觉得很看不起,觉得很堕落。但现在回过头看,第一批做电视剧的,反而占了便宜。”

“当时我是不自觉的,是被推动着去适应。”李少红说:“那么这一次互联网,我就意识到,又一次革命要来了,这就是互联网对传统影视工业的一个挑战。正是因为有上一次冲击之后,我觉得就会更多地去想,他们之间相互的存在。”

让小娱意外的是,李少红对漫画、网络游戏、网络文学都有颇为深入的了解。

李少红、方励、汪海林等大佬谈“IP改编”,猜猜谁是反对派?

在沙龙中,李少红特地提到,自己曾带着好奇心,在深圳跟腾讯互娱的游戏、动漫业务的人交流,最终发现“有很多东西,在创作上是非常相近的,其实都是戏剧性,但方法不一样,包括建立的世界观什么的,这些方法不一样。”

“后来我明白了,有一代人是这么长大的,我们不能不去正视他们的存在,他们是看这个长大的,未来还是需要这样的方式,再去理解现实。所以我想用他们的方法怎么去创作,这是我们必须得去研究的。”李少红说。

她还特地提到了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可能对整个影视产业带来的巨大影响:“不可避免的,我们会有很多题材要从这个线上的平台上来,不管你把它叫做IP也好,叫做什么也罢,这是不可小觑的一件事。”

【支持派】

张海帆、李潇:IP本身没有错

就像是代沟,新生代影视人谈论IP的“姿势”跟他们的前辈完全不同。他们有些痴迷于“2.5次元”,看好玄幻作品的影视改编,有些是“僵尸控”,期待中国何时能有首部僵尸题材的影视剧。

张海帆:中国最好的2.5次元就是玄幻小说

张海帆曾是电视剧《青盲》和电影《大魔术师》的编剧,曾任慈文传媒总编辑,在进入影视圈之前,他还是一名IT工作者,是通过在天涯上写小说踏上文学之路,随后通过新浪的网络文学大赛脱颖而出。

“我是一个从初中就开始搜集漫画的人,也喜欢玩LOL。”张海帆说:“腾讯不仅有大量的网络文学,还有庞大到吓人的一些游戏、漫画IP,只要这些IP得到开发,会产生巨大的经济价值。尽管网络文学作品参差不齐,但确实有一些作品是能够脱颖而出的。”

在他看来,文学作品的文学质量倒是其次,最终要的是能否构建一个新的世界观,漫威之所以能风靡全球,关键就是构建了一个跟现代社会近似而又不同的世界观,“我把它叫做2.5次元,漫威大部分作品都是2.5次元,国内也有构建2.5次元的文学作品,就是网络文学里面的玄幻类。”

李潇:IP的价值是因为它有一个闪光点

“我是一个僵尸控,所以我就很感兴趣《尸兄》要怎么做。”编剧李潇说:“后来听说是做动漫电影,我说为什么不拍真人,中国还没有僵尸题材的片子,如果觉得审查通不过,能否可以想办法规避?”

李潇曾担任电视剧《大丈夫》的编剧,与前辈不同,李潇更愿意从IP改编的操作性上来进行探讨。

李少红、方励、汪海林等大佬谈“IP改编”,猜猜谁是反对派?

“一个IP有价值,就是因为它有一个闪光点,我们可能之前老在想怎么把小说写出情趣,写内心的活动,怎么外化成人物动作和语言,其实重点是怎么找到闪光点,并且无限地方大,我觉得这个才是改编的灵魂。”李潇说。

“美国的电视剧很开放,但为什么直到最近几年才有了第一部僵尸片?我刚才说到找闪光点,就是因为漫画僵尸题材很老套,真正牵动人心的作品写的不是僵尸,他写的是人,人的恐惧心理,这其实恰恰抓住了漫画的灵魂。”

她把腾讯互娱的IP库视作一个“生态鱼塘”。“腾讯有动漫、有游戏、有小说,再加上电影、电视剧,这些都可以相互影响,”李潇说:“有这么好的金矿,为什么不挖?”

观察

腾讯做电影,应该有更大的格局

腾讯互娱的这场沙龙开场时“火药味”十足,最终,大家却越聊越开心,话题也逐渐发散到对于整个中国电影产业未来的深度思考。

不管你承认无否,泛娱乐已成为中国娱乐产业的一个大趋势。“IP运营”已经越来越成为行业的一项共识,同一个热门题材,未来势必在电影、网络剧、游戏、文学等领域处处开花。

当下影视圈正在尝试网络剧、电影的“套拍”,现在互联网上聚拢人气,再在大银幕上进行“收割”,甚至还有影视公司提出,在影视剧拍摄期间,先定制同名网络小说,积累网络人气。

尽管娱乐资本论并不认同方励对于IP的部分观点,但方励说的有几句话,我们还是非常赞同。

方励说:“IP和创意人才的培养都需要时间,不能还未建立创作源,就开始只想着盈利,只想IP转化率。我们真的要想远一点,等到10年、15年,如果不想远一点我们的电影就没了。”

正如方励所说,目前的IP改编带给电影产业更多的烂片,人们似乎急于将一个好的IP套现。这或许并非是“IP运营”的错,而是改编者、操盘者心态太过浮躁。

腾讯互娱曾多次表示,对美国漫威的发展路径非常推崇,但其实,美国漫威如此之多的漫画人物,是经历了六七十年的漫长积淀才逐渐形成,而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IP库加起来也不如漫威丰富,更不要说IP内容的质量。

对于方励的“喊话”,程武在沙龙上表态,过去腾讯动漫成立时宣布三年时间不着急挣钱;现在作为新兵的“腾讯电影+”也希望尊重电影本身规律,依托互联网平台优势,挖掘更多题材和人才,探索中国电影的更多可能。

分享到6.79K
编辑: 舒靓标签: ip 方励 李少红 ip运营 玄幻小说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和为贵 海星之死
北京大屯路超跑飙车案开庭审理 祠堂集体婚礼演绎“中国式520”
沙特拒绝中国购买原油是为满足自身需求? 《中国制造2025》:撑起制造强国梦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