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六一儿童节将至,戏剧市场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儿童剧“井喷”期。据不完全统计,仅5月30日至6月1日三天内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音乐剧《喜地的牙》

音乐剧《喜地的牙》邀请孩子走进酷炫的幕后

《喜地的牙》

  六一儿童节将至,戏剧市场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儿童剧“井喷”期。据不完全统计,仅5月30日至6月1日三天内就有近40部儿童剧在北京的大小剧场上演。值此良机,怪咖剧团适时推出儿童剧《喜地的牙》,希望以一部历经五年精心打磨的合家欢音乐剧树立儿童剧市场的新风尚。怪咖剧团并不急于抢占“六一”黄金档,而是选择延后《喜地的牙》首演日期,意在表明《喜地的牙》并非只是儿童节狂欢的应景之作,而是一部“小朋友”与“大朋友”都会喜欢、都能有所思考有所收获的诚意之作。

  传统儿童剧之罪

  2010年,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面向全社会征集剧本,一旦入选就可以获得1万元奖励,如果能成功上演还会追加9万元奖金。然而,征集到的200多个剧本中竟挑不出一部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五年过去了,情况未见得有几分好转。在如今的儿童剧市场上,动漫改编与童话故事久演不衰,高水平的原创难得一见;艺术表现手段死板僵化,新兴的多媒体技术与传统的歌舞编排毫无新意可言;剧作不考虑年龄层次:要么过于成人化,流于脱离实际的说教,要么过于幼稚化,低估儿童的精神文化需求和艺术接受能力;更有一些艺术团体着眼于儿童剧的商机,以缺乏思想水平、艺术质量堪忧的粗制滥造之作大肆圈钱,对整个演艺市场和生态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儿童剧不能紧跟当代青少年人格与思想成长的脚步,无法发挥其在精神文明建设中的应有作用,是青少年之憾,是家长之憾,是教育之憾,更是所有有良知的戏剧人挥之不去的痛楚。

  国际视野,原创中国

  怪咖剧团进军儿童剧市场的首部作品《喜地的牙》改编自作家汤汤的同名小说,由庄一编剧、叶逊谦导演。汤汤是浙江省作协副主席,曾获冰心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金近儿童文学奖、全国优秀文通文学奖等多个大奖,她的作品以情感内涵与叙事张力著称,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儿童文学作家,其代表作《喜地的牙》更是横扫全国各大儿童文学奖项。编剧庄一是用中英双语创作的新锐剧作家,自编自导的《山居》在第二届乌镇戏剧节获特别关注奖,并在不久之前的两岸小剧场艺术节大放异彩。导演叶逊谦现任中国儿童音乐剧研究会副会长,香港Theatre Noir基金会创办人及艺术总监,他不仅为超过50部舞台演出担任艺术总监、导演等工作,还有着丰富的戏剧教育经验。叶导在《喜地的牙》中鲜明地提出一个问题:“如果,孩子跟您说:我以后都不想长大了,可以吗?您会怎么回应?”男孩喜地和他的家人就被这个问题困扰着。《喜地的牙》是一个植根于中国本土的故事,但它所表达的思想史具有国际视野的。在此,“民族”与“世界”的分野不再重要,因为,成长是需要全人类共同面对的话题。

  六一亮相,小荷才露尖尖角

  6月1日下午,怪咖剧团在剧空间剧场举办了一次“《喜地的牙》大探秘”,导演叶逊谦携主要演员带领现场的全体小朋友和大朋友们走进喜地的神秘世界,近距离体验了《喜地的牙》之好听、好看、好玩。在活动现场,主创团队不仅演绎了《喜地的牙》精彩片段、讲述了台前幕后的花絮故事、完整呈现出一部舞台剧的诞生过程,还与小朋友们进行了一些妙趣横生的互动。叶逊谦不仅是合家欢音乐剧《喜地的牙》的导演,还是至乐汇正在推进的戏剧教育项目“玩在未来”的总导师。在叶导“别有用心”的引导下,孩子们完全沉浸在戏剧的美妙世界中。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发展基金会作为本次活动的公益支持单位,除了邀请来基金会嘉宾和公益志愿者共同参与戏剧体验,还请到史家小学的学生们参加活动,全方位感受戏剧与舞台的魅力。基金会副秘书长赵辉表示,戏剧对于培养少年儿童的艺术审美和创新能力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至乐汇以其深沉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为其他艺术团体做出了表率。 基金会主力狄丽君认为,《喜地的牙》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合家欢音乐剧,推荐一家人集体到剧场观看演出。

  学校、老师、家长,孩子一个不能少

  对于孩子们来说,学校就是他们的社会。老师和家长则是他们最熟悉的人,在朝夕相处中,孩子们逐渐学会生存的规则和生活的法则。学校氛围的潜移默化、为人师表的言传身教、父母双亲的关怀呵护,三方面的教育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至关重要、缺一不可。《喜地的牙》正是把喜地的成长烦恼置于这三方面的角力之中,让观众们清醒地观察到同学、老师和家长在喜地的成长过程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相映成趣的是,小喜地又怎样理解他们的角色呢?《喜地的牙》是关于成长的预言,同时也是关于教育的寓言。不是正襟危坐的说教,也不是花里胡哨的嬉闹,《喜地的牙》定位于合家欢音乐剧,就是希望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能在剧中找到自己的影子,用戏剧搭建起一座沟通交流的桥梁。

  采用百老汇模式,尝鲜、预演、首演

  在美国戏剧中心百老汇,一部新戏的推出,一般要经过三年到五年时间的筹备制作,要经过大量预演、反馈和不断的调整,才能够步入正式的首演环节。反观国内的戏剧市场,特别是儿童剧市场,急功近利者居多,三个月完成一部新作的情况屡见不鲜。这些违背艺术规律的作品自然经不住市场的大浪淘沙,往往一轮之后就再无下文。至乐汇经过五年的品牌累计,向百老汇的先进模式取经学习,逐渐走出了一条符合艺术规律和市场规律的创作道路。《喜地的牙》绝不是敷衍了事牟取利益,而是在整个生产制作过程中以百老汇为参照,推出预演版,精心打磨,反复修改,仅遴选演员时就进行了三轮面试,在近五百位面试者中确定了最终的二十名演员。《喜地的牙》从项目启动至今,一直为北京市文联高度重视。在文联召开的儿童剧《喜地的牙》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一致认同,《喜地的牙》是一部不一样的儿童剧,是一部能在未来立得住脚的儿童剧,是艺术平原上拔地而起的一座高峰。

  乔伊一家,陪伴中国家庭共同成长

  即便是普通的中国观众,恐怕也不会对美国动画片《辛普森一家》感到陌生。这部被《时代》杂志评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电视节目”的动画情景喜剧如今已播出26季,陪伴了全世界无数人的成长。更为国人熟悉的可能是央视《七巧板》播出过的《巴巴爸爸》。“瞧,这是巴巴的一家:巴巴爸爸、巴巴妈妈、巴巴祖、巴巴拉拉、巴巴丽博、巴巴波、巴巴蓓尔、巴巴布莱特、巴巴布拉伯!”这段绕口令式的开场白曾引得一代青少年争相模仿。类似的中产家庭同样出现在国产动画之中,《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1995年播出中反响热烈,大头儿子、小头爸爸与围裙妈妈普通又平凡的生活是中国现代家庭的典型缩影。然而,这些以家庭生活和家庭教育为核心的动画片却在逐渐远离主流视线。怪咖剧团试图打造全新的“乔伊一家”陪伴新一代中国家庭共同成长,喜地就是乔伊一家中的重要成员,其后喜地的姐姐欢天,他们的爸爸妈妈,以及外公外婆祖父祖母,以及宠物小狗,每个人身上都会发生可爱而有美好的故事,喜地的其他亲人伙伴们将随着怪咖剧团作品的不断推出陆续揭开面纱。

  据悉,六月底合家欢音乐剧《喜地的牙》预演后,9月将正式公演。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和为贵 海星之死
“东方之星”长江沉船救援挑灯夜战 明代御窑瓷器对比展在故宫博物院举办
全球金融界大裁员:技术革新成必然趋势? 国际化提速:人民币“冲向”IMF货币篮子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