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电影

好莱坞替身演员的“求生之路” 特技替身吐苦水

时光网 2015-09-21 10:24:36

好莱坞替身演员的“求生之路” 特技替身吐苦水

  Olivia Jackson在拍摄时的片场照

本月初,《生化危机6》片场发生意外,主角米拉·乔沃维奇的替身演员在拍摄一场戏时遭遇意外严重受伤,主要是脑部受到猛烈撞击、肺部破裂,目前仍在医院处于昏迷状态(回顾新闻)。这位替身演员Olivia Jackson曾为《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做过特技演员,她也在即将上映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中有出色的特技演出。她遇到的不幸让我们再次聚焦于好莱坞这一特殊职业--替身演员。

好莱坞替身演员的生活充满着各式各样的艰辛。观众们尽情地享受着大银幕上的视觉奇观,电影追求着更宏大、更猎奇,要呈现给观众前所未见的东西,与此同时替身演员们的工作变得风险系数越来越高,而相比之下他们得到的回报称得上少得可怜。来到数字电影时代,替身演员们的工作也变得更加有趣,传统的身体挑战与新兴科技相互融合,带来了新的实验与手段;这二者之间相互促进,彼此密不可分。

在今年的几大动漫展上,时光网曾与这个行业中摸爬滚打多年的一线从业者们就此话题进行了探讨。让我们来看看这个行业的现状,认识一些幕后英雄们。

好莱坞替身演员的“求生之路” 特技替身吐苦水

  身着戏服的Brian Danner

如今汽车特技表演和烟火表演通常很引人注目受欢迎,不过传统的近身格斗——囊括从剑术比试到到各种武打动作等等,在动作电影的拍摄过程中依旧占据主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是最节省资金的方式。Brian Danner曾经在影片《怒海争锋》中与罗素·克劳有过合作,他是一家专业提供武打设计的公司Swordfights Incorporated的老板,根据他的说法,每月至少有两个星期,他们的公司要雇佣通常人数超过50人的特技表演团队在工作。另外一些人,像Mike DeCamp在影视圈立足获得收入,主要是通过向年轻的渴望学习的表演者提供特技表演和舞台武打动作的教学服务。

然而并非每个人都必须是武术大师或者剑术专家。Patrick Stenberg曾经是电视剧《神盾局特工》剧组的一员,还参与了电影《侏罗纪公园》的拍摄,他对于近身搏击不像他的同行们那样在行,但是得益于他瘦小的身材(身高167cm左右,体重不到130磅),他也能接到很多的替身工作,经常他会担任青少年甚至是童星演员的替身,因为劳动法禁止这些未成年演员在屏幕前表演危险动作。

Esteban Cueto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人高马大虎背熊腰,像个运动员。他是一个已经从业十年的替身演员,在即将上映的电影《Kickboxer: Vengeance》中担任演员戴夫·巴蒂斯塔(饰演过《银河护卫队》中的毁灭者德拉克斯)的替身。

Cueto的主要任务是从高处往下跳,脸上挨拳,不然就是被痛打。他魁梧的身材还常常在喜剧片中被用来制造笑点,在正剧中用来制造反差,主人公们因为打倒了这样一位Size上占据绝对优势的对手而让观众感到欢呼雀跃。

好莱坞替身演员的“求生之路” 特技替身吐苦水

  同样身为演员的Bryan McGowan

在Cueto身上集中体现了作为一名替身演员的辛酸和艰难,不仅如此,在演员和替身演员之间还存在着某种模糊的界限,如果替身演员希望不仅仅是表演身体特技,而是在镜头前得到机会或者说被给予尊重,去展现一些流露情感的演技的话,他们面临着极大的尴尬。在HBO电视台将推出的关于上世纪80年代洛杉矶音乐圈的一部剧集(由大卫·芬奇制作,尚未正式命名)中, Bryan McGowan饰演摇滚歌手David Lee Roth,他声称很难在替身演员和演员两种身份之间转换。“如果你说你是一名演员,但是同时也能胜任特技,没人相信你,因为他们觉得,所有演员都会说这种大话,但实际上水平太次,根本胜任不了”,Bryan McGowan继续说到,“反过来,如果你说你是一名替身特技演员,但同时也会演戏,他们又会认为你在讲大话,这样说只不过是为了讨到一份工作而已(顺便多要点钱)。真的很难。”

DeCamp很同意Cueto的说法,“我当自己是一名‘表演者’,我们都不只做一件事情,在每个方面都有着我们的爱好。然而这条路很难,很难让别人相信我们不只能做一件事情。”

“这也是我们极力争取(替身演员)在奥斯卡奖中占有席地的原因之一”,Danner补充道,“在替身行业里面工作的男男女女,他们也是真正的演员——没错,他们摔倒、流血,付出了汗水和眼泪,全身心投入到电影中,为了观众能有更好的观影体验。这是我们的深切感受。“

所有与时光网对话的特技演员们有着这样的共同感受,那就是越来越多的顶尖演员都在学习自己做特技动作。最自信和专业的特技演员并不会因此而怨恨,(“岩石强森是个了不起的人才”Cueto大加赞赏,“杰森·莫玛的个性很突出——杰森是个勇士,他喜欢亲自上阵”)然而他们依旧相信,自己扮演的角色很关键,“就拿汤姆·克鲁斯来说吧,”Danner说到“这个家伙简直不可思议,为了让观众满意他把自己逼到极限。不过汤姆·克鲁斯在电影中展现出来的那些令人惊叹的场面和动作事先都由他的替身演员们测试过。他们在一起共同努力,来判断可以把动作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近10年来突飞猛进的CGI技术渐渐的吞噬了一些传统的特技需求市场,让从业者损失了一部分收入。过去需要花去十几个人一周甚至更久时间才能完成的事情现在可以通过一台电脑来实现——即便在有些时候,结果的好与坏与特效供应商有很大关系,偶尔丧失了传统特效表演的连贯性与质感。

在这项科技的最前沿是一项更为崭新的技术发展——脸部替换技术,这项技术能够实现让一个演员的脸部嫁接在另一个人移动的身体上。保罗·沃克的意外离世是一个让所有人心痛的悲剧,同时也让《速度与激情7》的未来蒙上了阴影,这部电影当时不得不暂时停拍。对于导演温子仁来说,保罗的离去让他必须大动作地改写影片的许多场景。

温子仁在面对Mtime的访谈中谈到,“在如今的电影制作中,脸部替换技术时而被用到,有些危险的场面由替身来完成,然后把演员的脸跟换上去”,“不过在《速度与激情7》中,我们需要做的不仅仅是传统的脸部替换。它更像是传统动画制作,要让它结合得天衣无缝,不让观众察觉出来,这对我们剧组的所有人来说都是全新的领域。

“人们可能会联想到‘咕噜’和‘本杰明·巴顿’,但是这些角色背后都是有真人演员来扮演的。最难的部分不是让画面看起来是演员在表演,而且让画面看起来是那一位特定的演员在表演。而且保罗的举手投足有着特别的气质,他的说话方式,走路方式。他身上有某种自信,或者说某种气场。这些特质并不是电脑技术很容易做出来的。所以这里一直都是我们最大的挑战,我们的剪辑组和视效组会一边看片一边说‘保罗从来不会像那样挑眉。保罗不会像那样傻笑。他应该是这样子的。’我们无数次地参考以前的镜头资料。这项工作远远低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拍摄日程不断地调整增加,需要更多时间来完成特效。

最后,我想一路下来,伴随着一些好的结果和不好的结果,我们顺利地完成了这份工作。有些地方只能妥协,举个例子,一些场景中我只有靠晃动镜头,来掩盖我们失去了保罗这个事实。”

随着这项技术发展更深入,更多演员能够在银幕上逼真地进行某些大胆的壮举,即使他们本人并没有向汤姆·克鲁斯或基努·李维斯(拍摄《黑客帝国》之前他进行了长达整整6个月的训练)那样致力于特技表演。然而对于真正的特技表演者来说,受伤的威胁一直都在——在谈到这里时,替身演员们流露出了复杂的情绪。

“我们这行负伤就是家常便饭,”Danner说道,“在公众面前谈及受伤似乎有些难为情,因为会让我们显得不够专业。其实并不是那样的。即使最周全的计划,也无法百分百保证不会出现事故和受伤。然而当有人在社交媒体上传受伤的照片时,我会不以为然。我们这行里面有人会这样做,但是我们一般都看不起他们。”

虽然嘴上这么说,Cueto还是分享了他当年与保罗·沃克合作《速度与激情5》时的“伤情”,在一场动作戏中他被甩出车外导致上唇撕裂;他的膝关节由于长年累月的损伤从来没有待在应该待的位置上。特技替身演员的生活丝毫不光彩夺目——尽管它时常充满了惊奇万分。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众怒 入侵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一张图帮你“摸清”中美电商市场 标准普尔将日本主权债务评级从AA-下调至A+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