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电影

《绝命海拔》影评:山在那里 生活亦然

《绝命海拔》影评:山在那里 生活亦然
 
影片的许多细节处理胜过通常灾难片里必备的天崩地裂的震撼场面和生离死别的煽情戏码 

文/费舍尔

何必管一片海/有多么澎湃/何必管那山岗/它高在什么地方/只愿这颗跳动不停的心/永远慈爱/好让这世间冰冷的胸膛/如盛开的暖阳——许巍《第三极》

当杰克•吉伦哈尔饰演的史考特•费雪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终于登上珠峰极顶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力气做任何像样的庆祝,只是费力地伸出食指在挂满经幡的旗杆上轻轻地点了一下,这似乎用尽了他最后的一丝力气。就像电影《功夫》里周星驰被火云邪神打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来的时候,吃力地捡起地上的小木棒在火云邪神的秃顶上那轻轻地一敲。这个小小的动作生动诠释了登山者历尽艰险到达顶峰后的筋疲力尽和对即将面临的更大的风险的忧虑以及在稀薄的空气中站在死亡边缘的幻灭感和恐惧感。这个镜头深深地击中了我,胜过通常灾难片里必备的天崩地裂的震撼场面和生离死别的煽情戏码。

事实上,《绝命海拔》这部电影确实从头至尾都没有煽情。甚至当罗布•霍尔被困珠峰面临绝境的时候通过无线电台连接卫星电话与远在新西兰的怀有身孕的妻子作最后的告别——这也是真实故事里的确发生过的——这样原本极易被借题发挥的催泪情节都被处理得相当清淡和克制。所以,这真的是一部几乎放弃了所谓戏剧追求的电影,它是一部Based on a true story的剧情片,却拍出了超越记录片的严肃、纯粹和冷静。但是,我喜欢。因为在我看来,攀登珠峰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一件事情,在它看似充满激情、疯狂无比甚至超越理智的外在下,包含的却是对生活本质意义的最严肃的思考和对人生终极梦想的最理性的追寻。

《绝命海拔》影评:山在那里 生活亦然

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己——攀登珠峰的活动把这三种关系浓缩在了一个看似游戏的过程中

季羡林说,人生在世要处理好三种关系: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己。攀登珠峰的活动把这三种关系浓缩在了一个看似游戏的过程中,用比生活本身更加激烈的冲突和更加戏剧化的方式呈现出来。正如记录这个真实故事的原作者乔恩•克拉考尔在《进入空气稀薄地带》里说的:攀登如生活本身,只是以更尖锐的方式表达出来。

首先是人与自然。在近期上映的国产纪录片《喜马拉雅天梯》里,绒布寺的僧人说,珠穆朗玛峰曾是莲花生、米拉日巴等大宗师修行的场所,是充满圣迹的藏传佛教圣地,按理说是不欢迎外人攀登的,但是这么多游客蜂拥而来,“我能说什么呢?” 而一位来自尼泊尔的夏尔巴孤儿在他的自述里也说道“我的祖先由于在低地受到虐待而逃到神圣的库巴地区。在那里,他们在大地之母的阴影中找到了避难所。作为回报,他们应当保护女神的圣所免受外人的入侵。

但我们的人却背道而行。他们引导外来者进入圣所,并以站在她的头顶欢叫的方式来破坏她的肢体,污染她的胸部。”事实上,在1996年那场山难之后的近20年时间里,商业攀登珠峰的活动以更快的速度发展着。甚至有人戏言,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和金钱,即便躺在担架上也会有人把你送上珠峰。我们丝毫也不用怀疑,随着科技的突飞猛进、装备的日益精良,攀登的门槛会越来越低,或许珠峰上总有一天会被游客们刻满“到此一游”,甚至在那里建上一座铁链桥挂满许愿锁也说不定。而在人类最初向这座高峰发起挑战时,连是否应该携带氧气瓶甚至都曾一度引发激烈争论。因为在很多保守的探险家们看来,在氧气瓶的帮助下到达顶峰都被认为是违背登山精神的。而我想说的是,敬畏和谦卑是我们在大自然面前始终应该保持的姿态,这与我们自身有多么强大并无关联。至于“超越”、“征服”,这样的字眼还是留给那些浮夸的政治家们吧。

其次是人与人。在影片里,登山者之间的友爱、互助和冷漠,登山者与亲人之间的分裂、眷恋和谅解,登山者与向导之间的信任、担当和妥协,登山公司领队之间的竞争、依存和惺惺相惜,这一系列微妙复杂的人际关系都是远在高山之下的现实生活的映射。只是在那个远离海平面的空气稀薄的极端环境下,这一切又都被放大和扭曲了。其实在我看来,除却登山者的身份,那些人只是一群跟任何人都没有什么两样的普通人。他们在山巅遭遇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有的人迅速消逝在茫茫白色中,有的人孑然一身在寒冷和缺氧中慢慢等死。面对死亡的威胁,没有人壮士断腕,没有人舍己为人,也没有人损人利己,这群普通人不过是做了大多数普通人都会做的事情——普通登山者为了登顶的渴望不惜与亲人分别甚至决裂,在生存和死亡、帮助队友和保全自己间艰难抉择、挣扎万分;登山领队和向导竭力尽到自己的责任与义务,在商业利益和客户期望以及生死考验中左右摇摆、犹豫不决。套用一句老话:登山“高”于 生活,却源于生活。

《绝命海拔》影评:山在那里 生活亦然

真正的梦想从来都不应该是用来满足虚荣的装饰品,它甚至跟伟大、高尚什么的都沾不上边

最后,是人与自己。登山者们在帐篷里闲聊时,乔恩问大家为什么要登山,罗伯和贝克先是相视一笑,然后异口同声地说出了登山者的名言“Because it’s there!” 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的这句名言“因为山就在那里”已然成为登山者们回答这个问题时的江湖切口。的确,向一个矜持而骄傲的登山者提问“为什么登山”这个问题,就如同选秀导师问歌手“你的梦想是什么”一样,不啻于一种粗鲁的冒犯。在1996年,“梦想”这个词可能和“小姐”、“同志”一样,至少还不是贬义词,但真正的梦想从来都不应该是用来满足虚荣的装饰品,它甚至跟伟大、高尚什么的都沾不上边。很喜欢一个比喻:梦想就像内裤,每个人都应该有,但是真没必要天天把它穿在外面供人瞻仰。大卫•罗伯特在《犹豫的时刻》里的一段描述也许最接近那些“纯粹”的攀登者们的心理:“在具有神秘魅力的探险后面呈现出的坚韧不拔和无拘无束的流浪生活是对我们天生的舒适和安逸的解药。它预示着一种对衰老、他人的虚弱、人际间的责任、各种各样的弱点及缓慢而乏味的生活过程的带有青春年少式的拒绝”。而当登山的“梦想”仅仅是为了提供自我标榜和吹嘘的谈资、沽名钓誉的招牌甚至是社交网络上廉价的晒图点赞,我们又能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启示呢?越来越多的人一方面向往高山的神圣,一方面又丢不掉心中的虚荣。佛法求“本心”,忌“攀缘”,哪怕那攀缘的外物神圣如名山古刹,也终究是幻影空花。天梯的尽头,珠峰的顶端,遇见的应该是真正的自我,而非一个加冕了神性的俗人。当登山者们从峰顶下来,再度面对舒适安逸的生活时,依然能保留少年般清澈的赤子之心和通透纯洁的灵魂时,那时的他们才能成为真正值得被尊敬的勇者吧。

坐在影院里喝着可乐吃着爆米花平凡如你我的人们,也许穷尽一生都没有登临珠峰的机会,但是还好有勇敢的人们带我们去领略那世间难见的壮丽。从这个角度讲,电影和登山何其相似,它们终究都是一场游戏,而游戏的本质无非是对生活真相的虚拟体验。当风暴退去、电影散场,从洁白的雪山上走下来的攀登者和从漆黑的影院里走出来的我们一样,重新走进生活。山还在那里,生活亦然。而相对于漫长平淡的生活而言,通过这浮光掠影而又惊心动魄、光怪陆离的游戏,能让那颗跳动不停的心变得更加慈爱一点,然后试着让这世间冰冷的胸膛更接近一点盛开的暖阳。这也许就是我们爱上珠峰、爱上电影的原因吧。

分享到6.79K
编辑: 舒靓标签: 绝命海拔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众怒 入侵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领导人或穿“菠萝纤维”衫!马尼拉APEC峰会花絮汇总 盘点历届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议题及成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