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电影

专访《一切都好》导演张猛:不会刻意界定电影是文艺还是商业

专访《一切都好》导演张猛:不会刻意界定电影是文艺还是商业

大多数人认识张猛,是从他执导的《钢的琴》。这部讲述作为下岗工人的父亲为女儿手工做钢琴故事的电影,一举拿下了当年的华表奖、金鸡奖、上海国际电影节传媒大奖,同时主演王千源凭借这部电影拿下了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

《钢的琴》是张猛“东北小人物三部曲”中的第二部。第一部是由范伟主演的《耳朵大有福》。两部电影都是用黑色幽默的方式展现沉重的题材,哀而不伤。第三部《胜利》早在去年已经拍完,并且拿了在上海电影节拿下了评委会大奖,但由于“朝阳区群众”的举报,主演黄海波嫖娼被抓,电影迟迟不能上映。与花血本换主角柯震东重拍的《捉妖记》与有陈凯歌和成龙为房祖名撑腰的《道士下山》相比,《胜利》显得有点儿被动:还在等电影局的消息。

从“47元剧组”到江志强投资

“东北三部曲”的制作略显艰难,《耳朵大有福》与《钢的琴》都遇到了资金问题,《钢的琴》最穷的时候剧组只有47块钱,王千源在东京拿下影帝的时候,手里还拿着剧组给他的片酬白条。《胜利》没有了资金的困扰,却被广电总局正式下发“封杀劣迹艺人”的通知搞得措手不及,上映遥遥无期。

但也正是倚靠于这几部在艰难中创作出的优秀作品,张猛得到了业内不少前辈的认可。一向眼光稳准狠的安乐影业江志强先生,投资了张猛的新片《一切都好》,还自称自己是张猛的粉丝。

不过对于从缺钱到有大老板投资的变化,张猛显得十分谦虚。他将这样的变化归结于电影市场的繁荣。同时,他也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要拍得电影,一定要首先打动他、适合他,他也因此拒绝了不少热门IP的项目邀约。

中国日报网:《大耳朵》、《钢的琴》都遇到过资金问题,《一切都好》应该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吧?

张猛:电影市场走到这了,前几年不单单是我找不到钱,很多人都一样。电影市场就是一天一个变化,到了今天这种市场的成绩,好多导演都有钱拍戏了。

中国日报网: 有了资金支持之后,对于艺术创作有没有什么影响?

张猛:拍摄电影最终的决定还是要看这个剧本和要拍的这个东西有没有打动你,剧本打动了你,你才会去拍这个片子。

《一切都好》聚焦现代青年与父母间情感 不排斥商业化

张猛导演即将在元旦上映他的新片《一切都好》,这部电影改编自意大利电影《天伦之旅》,张猛认为这个题材与中国社会中,子女在外打拼,与父母间产生的疏离与矛盾的现状很相似,电影里传达的父子之情与自己和父亲之间的感情状态也有共鸣。于是购买版权,将故事搬到了中国。张国立饰演的父亲从北京出发,分别来到天津、杭州、上海、澳门,寻找自己的儿女。

《一切都好》与几部前作相比,显得更为“市场化”,不但有张国立、姚晨、陈赫、窦骁这样的主演阵容,还请来了范伟、王千源、张一白、邬君梅、贾樟柯等14位演员客串。为影片再增看点。对于“市场”、“商业”,张猛也并不避讳。他从《钢的琴》时,就不愿意将它定义为“艺术片”,而是希望它能够在市场上有所作为。

中国日报网:为什么要拍这样一部亲情题材的电影?

张猛:这是一部购买意大利版权的一部电影,看了电影和剧本之后,觉得这和当下中国社会中父亲和孩子们之间的矛盾,孩子都是独家在外的打拼现状很相符。我本人很喜欢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电影,电影里传达的东西和中国当下父亲与孩子之间的感情是有一定联系的,我也觉得很打动我。

中国日报网:这种状态接近您个人与父亲的关系吗?

张猛:有,我1994就离开家到北京生活,为事业、为家庭,背着父亲,像电影里面一样报喜不报忧,遇到挫折、遇到高兴的事……有的要瞒着父亲,有的要夸大其词地去告诉他。

中国日报网:四个儿女分别在天津、上海、杭州、澳门,为什么选这4个城市,有什么寓意吗?

张猛:最远到澳门,这是站在中国的版图上把孩子的位置(分配),希望故事中的父亲走的远一些,让人们感受到,孩子们都散落在不同的地方。

中国日报网:您在拍电影的时候有刻意地为自己的电影划分过商业或文艺的类型吗?

张猛:不会界定。也没有把前两部片子当做是文艺片,拍戏之初,是抱着进入院线的目的去的。只不过当时来讲,尤其是《耳朵大有福》时,内地才2000块银幕,还是胶片发行时代,现在都不存在了。到现在就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没有去想这个片子是文艺片。

分享到6.79K
编辑: 舒靓标签: 张猛 一切都好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众怒 入侵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苹果神话”终结?高速增长期或已结束 红包大战升级成“三国杀”:今年谁会取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