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届戛纳电影节快评:欲摘金棕榈,请先自带“戛纳体质”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5-23 11:23:47
分享

导语:在戛纳“亲儿子”肯•罗奇面前,多兰顶多只算“亲重孙”

第69届戛纳电影节快评:欲摘金棕榈,请先自带“戛纳体质” 

肯·罗奇《我是布莱克》拿下金棕榈最佳影片大奖(图片来源:东方IC)

文/落山风

我们先来看本届戛纳电影节的得奖名单:

金棕榈奖:肯•罗奇《我是布莱克》

评委会大奖:泽维尔•多兰《只是世界尽头》

最佳导演奖:奥利维耶•阿萨亚斯《私人采购员》、克里丝蒂安•蒙吉《毕业会考》

最佳编剧奖:阿斯哈•法哈蒂《推销员》

最佳男演员奖:沙哈布•侯赛尼《推销员》

最佳女演员奖:贾克琳•乔斯《罗莎妈妈》

评审团奖:安德里亚•阿诺德《美国甜心》

荣誉金棕榈奖:让-皮埃尔•利奥德

金摄影机奖(最佳长片处女作奖):《女神们》

颜值最高的评审团,评出了戛纳史上“最离奇”名单

第69届戛纳电影节快评:欲摘金棕榈,请先自带“戛纳体质”

颜值最高的戛纳评审团(图片来源:东方IC)

有时候,我们对超过6000名评委投票的奥斯卡奖,尚且都会“义愤填膺”,那么,对于只有小评审团制的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来说,“众望所归”就是个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如,我们先略八一下这届戛纳的评审团吧。这次简直就是颜值逆天,九个评委里,有五位是演员!这五位都是有着世界级影响力的大明星,包括——

■凭借《忧郁症》获得2011年戛纳影后的“蜘蛛侠女友”克尔斯滕•邓斯特;

■获得过两届威尼斯影后的意大利“巩皇”瓦莱莉•高利诺,她年轻时在好莱坞发展出演的《雨人》和《反斗雄鹰》,让她有极高的全球声誉;

■2012年的戛纳影帝麦德斯•米科尔森,丹麦“最性感的男人”;

■法国著名歌手兼女演员凡妮莎•帕拉迪丝,八卦群众关注最多的,是她和前男友约翰尼•德普十四年的情感生活;

■和中国关系相当密切的加拿大老牌演员唐纳德•萨瑟兰,1990年他主演了中、加、法合拍的电影《白求恩:一个英雄的成长》,之后又出演了冯小刚的《大腕》。他另一个著名的身份,就是美剧《24小时》男主角“小强”基弗•萨瑟兰的老爸。

一群戛纳历史上演员占比最高(没有之一)的评委出的名单,自然带着他们自己的口味和眼光,评出了堪称戛纳历史上“最离奇”的名单,也就不足为奇了。况且,还有一个能拍出《疯狂的麦克斯》这样“离经叛道”电影的“疯子”乔治•米勒当评审团主席,一切又显得好像很好解释。

仔细想想,其实演员对一部电影的判断,是非常有限的,他们顶多能出表演的角度去评判一部电影,而在评审团里有三位导演,可以推测的是,这些导演的口味,才决定着得奖的方向——演员只是电影业的一个行当而已,他们对分辨好片烂片都缺乏基本的功力,是很容易被这些看上去“权威”的导演们牵着鼻子走的,一旦导演有了自己的个人口味偏差,这个结果就很难看。

这次戛纳的结果真的可以用“非常难看”来形容,但是,就好似运动场上裁判为大的通例,这种国际电影节的结果,说到底就是评委口味的结果,你又奈他何?

让我们为《雪山之家》、《帕特森》、《水瓶座》和《她》哭一会儿。

肯•罗奇才是戛纳亲儿子,多兰只能算重孙辈了

第69届戛纳电影节快评:欲摘金棕榈,请先自带“戛纳体质”
 
评审团主席乔治•米勒很可能非常欣赏肯•罗奇(图片来源:东方IC)

不如再来解读一下这份“史上最糟糕”的戛纳名单吧,满眼都是戛纳嫡亲的既视感啊。

拿到最高荣誉的《我是布莱克》,英国著名导演肯•罗奇的新作。这已经是这位老先生第二次拿到金棕榈奖了,上一次是整整十年前的2006年,他凭借《风吹麦浪》获得金棕榈奖。在戛纳近70届的历程中,能得两次金棕榈的导演屈指可数。肯•罗奇的获奖,“双金棕榈俱乐部”的成员增加到了八个人,其他七个人分别是丹麦导演比利•奥古斯特、美国导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日本大师今村昌平、南斯拉夫导演埃米尔•库斯图里卡、比利时导演达内兄弟和德国导演迈克尔•哈内克。

肯•罗奇堪称自带“戛纳体质”,他的作品前后16次参加戛纳电影节,其中入围主竞赛单元多达13次!而有意思的是,他参与作品只是个位数的威尼斯和柏林,都授予过他至高无上的终身成就奖。

如果回头去看肯•罗奇的作品会发现,他的一生,其实是在拍一部电影,或者说一种电影,那就是关于北爱尔兰问题、底层平民的左翼题材。他的知名作品,从《吉米的舞厅》、《底层生活》、《甜蜜的十六岁》到《风吹麦浪》,无一不是如此。这次来戛纳的《我是布莱克》,不过是又一部很“肯•罗奇”的作品罢了。只要一看到影片,就会说,哦,还是那个重复自己已经到无聊境界的肯•罗奇啊。所以今年戛纳的官方场刊,对《我是布莱克》的打分,只有2.4的平常分数而已。

为什么如此庸常的肯•罗奇,会拿到一贯支持艺术突破的金棕榈呢?答案似乎可以在评审团主席乔治•米勒身上找找,尽管肯•罗奇是彻底的现实主义电影大师,而乔治•米勒的电影是走超现实路线,但二者的精神连接都是“反乌托邦”式的,不信去看《疯狂的麦克斯》系列的精神内核,就明白了。换句话说,乔治•米勒很可能非常欣赏肯•罗奇。

那么在官方场刊里拿到史上最高3.7分的《托尼•厄德曼》,为什么连一个安慰奖都没得到呢?

一来可能是因为它太长了(160分钟),而《我是布莱克》短小精干到只有100分钟;

二来可能是它虽然结构精巧,表演精彩,主旨精妙,甚至还是一部非常让人击节的喜剧片,无奈它没有戛纳想要的那种艺术上的“石破天惊”,可是《我是布莱克》同样没有啊;

第三点有点微妙,那是因为《托尼•厄德曼》是一部德国电影,其实德国也算是世界的电影强国,但却一直和戛纳有点八字不合,近年来入围戛纳竞赛单元的纯德国电影非常少。2014年的《冬眠》有德国资金,勉强算三分之一部的德国片。三年内两夺金棕榈的迈克尔•哈内克是德国人,但电影是多国合拍。这次《托尼•厄德曼》的入围,已经是好几年来德国公司主导的电影在戛纳的一颗“独苗”了。

《托尼•厄德曼》仅仅是德国“才女+美女”导演玛伦•阿德的第三部作品,赢得了一边倒的评论好评,却一个奖都没得,这无论如何是有点奇怪和蹊跷的。综合多年来的数据,戛纳场刊的高分作品,得金棕榈的概率不高,但多少会得比较重要的奖项,至少是安慰奖。但这次却是非常“撕裂”,场刊上得分极低,甚至在放映时遭遇嘘声一片的电影,竟然会进入到获奖名单中, 比如在中国恐怕永远被冠上“张曼玉前夫”头衔的奥利维耶•阿萨亚斯的《私人采购员》,放映现场就已经被嘘声淹没,官方场刊也只有2.3分的偏低分,还是照样拿最佳导演奖。除了阿萨亚斯是法国导演这一地利人和优势外,他也是自带“戛纳体质”,从2000年开始到今年,他的影片入围过五次戛纳,而且部部都是主竞赛单元,2004年的《清洁》,还帮他已经离婚的前妻张曼玉,赢得了戛纳影后的殊荣。

戛纳“用生命在捧多兰”的私心昭然若揭

第69届戛纳电影节快评:欲摘金棕榈,请先自带“戛纳体质”

最佳导演“双黄蛋”(图片来源:东方IC)

第69届戛纳电影节快评:欲摘金棕榈,请先自带“戛纳体质”

戛纳宠儿多兰的作品《只是世界尽头》差评一片也拿到了评委会大奖

至于拿到导演奖双黄蛋之一的克里丝蒂安•蒙吉,他和多兰一样,都是戛纳力捧的亲生嫡系啊。这位罗马尼亚导演曾经三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2007年还凭借《四月三周两天》获得金棕榈奖,算是戛纳一手捧出来的国际级导演,也让全世界对罗马尼亚电影刮目相看。他这次的影片《毕业会考》在得奖名单中稍具说服力,在官方场刊中的得分是3.0,这是一个比较高的分数了,坊间媒体的评价也都比较正面。总体来讲,蒙吉算是一个还在走上坡路的少壮派导演,他得到这个奖,也算评委们没有全部瞎眼。

而泽维尔•多兰的获奖,只能说,简直就是“亲重孙”啊。多兰到现在才拍了七部长片(有两部还未公映),其中四部就被戛纳选走。他不到20岁就凭借《我杀了我妈妈》拿到戛纳导演双周的三项大奖,之后《双面劳伦斯》、《幻想之爱》都入围了一种关注单元,《妈咪》更是入围主竞赛单元,并以25岁的年纪获得评审团奖,一夜成名。本届他拿到的评审团大奖,是仅次于金棕榈的奖项。这部《只是世界的尽头》在媒体那儿反响平平,甚至有点“伤仲永”,场刊的打分非常之低,只有1.4分,排名倒数第三。戛纳“用生命在捧多兰”的私心昭然若揭。

至于获得评审团奖的《美国甜心》,让美国女导演安德里亚•阿诺德在同一个奖项上第三次获奖,只能说,这不是“戛纳的亲侄女”是什么呢?

不过,还是应该有肯定的部分,比如可以看到名单中亚洲电影人的崛起,曾凭借《一次别离》获得全世界赞誉的阿斯哈•法哈蒂的新片《推销员》,获得最佳编剧和影帝(沙哈布•侯赛尼)两个奖项,证明了世界顶级电影节对他的持续认可。菲律宾导演布里兰特•曼多萨的《罗莎妈妈》中的贾克琳•乔斯拿到影后,也是一个很大的突破。本届的两个表演奖项,都被亚洲演员拿走,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评审里演员最多的一届戛纳,至少在表演奖项上,是略为靠谱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