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去Talpa化"的《中国新歌声》成了一档四不像的节目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7-16 17:59:16
分享

娱评:

中国日报网7月16日电(文/黄豆豆)去年,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中国好声音>能否成为一档长寿节目?》,表达了对这档名牌素人选秀节目内容不再的隐忧。但那时候还只是一种爱之深责之切的杞人忧天。因为我知道以浙江卫视的脾性,这个品牌栏目至少得做个十季二十季的。毕竟,连周立波主持的《中国梦想秀》这么难看、这么招人烦,都能做到第9季,我不得不佩服编导们的心理素质了。

但万万没想到,《中国好声音》今年就短命了。灿星和唐德关于版权纠纷的世纪之争,恰如这节目之前的加多宝与王老吉的品牌寒战。节目与冠名商有着如此相似的命运,不免让人隐约感到一种宿命的味道。早在去年12月,当灿星意识到可能会失去原有模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备案,也就是要着手研发一个不输于“转椅”的原创模式来化解危机。就连名字他们都很鸡贼地更改为了《2016年中国好声音》,但没想到临到开播前10天,法院宣判连这个名字都不让用了,于是这一季播出的节目只能临时改名叫《中国新歌声》,这洋溢着浓浓山寨气息的名字放在《中国最强音》、《中国好歌曲》、《中国梦之声》、《中国之星》等节目一起,终于让人患上脸盲症,像面对一排网红脸,再也分不清谁是谁。

娱评:

娱评:

娱评:

昨晚播出的节目里,导师们已经自觉规避“中国好声音”这五个字了,当那英说“我曾经带过那么多届的冠军”时,遭到了其他导师们的调侃“这是一个全新的节目”、“你不要说别的节目,好吗”,看似无奈,但也无情得让人可怕。几年前,他们因这个节目名利双收;几年后,他们开始站队,在语言上“攻击”对手;这,才是真正的资本控制媒体与舆论啊!

除了名字更换之外,冠名商从凉茶改成了花苞水,主持人从华少变成了李咏,舞台色调从大红色变成了橘黄色,前采部分改成了视频日记室……在版权纠纷的压力之下,可以看的出来灿星已经对这档节目进行了大刀阔斧地革新了。更重要的是,作为原版节目精髓的“转椅”,在经过上百个方案和多次练习后,换成了目前我们所看到的“战车”:学员唱歌时,导师们前面有一块名牌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像之前的《中国好歌曲》一样;当导师们听到中意的声音后,他们拍下前面的按钮,然后战车迅速滑下;抢人环节结束后,他们再被滑回原位,然后再下来……这欢乐的画面,就像是导师们在游乐场玩卡丁车游戏,让人差点忘记这是一档严肃的素人选秀节目,四季好声音所积累起来的品牌资产瞬间化为灰烬。

娱评:

所以说,从名字到转椅,从主持人到舞台,这档全新的节目都争取做到了“去Talpa化”,甚至连相关的VI视觉识别系统也被改得面目全非。但并不能更改的一个事实是,这节目正在成为“四不像”的东西:它保留了原版的内核,然后又在形式上大力“去原版化”。它既不能满足原版粉的认同感,他们熟悉原版节目的环节和流程,像走进全世界任何一家星巴克那样亲近,即便播出多季,已深感审美疲劳,但像多年的夫妻没有感情也有亲情在;也不能满足新时代观众的欣赏需求,毕竟原版节目无论是转椅模式还是流程设计,真的堪称经典,连拍摄角度和剪辑细节都真正做到了完美流畅,不仅符合观众的视听审美,也十分满足大家的心理节奏。

但昨晚的《中国新歌声》,真的是难看啊。我猜想,灿星应该很想在第一期拿出一集足以让看笑话的对手和世人闭嘴的内容,但并没有做到。因为作为一档素人选秀节目,观众真正在意的还不是形式,而是内容,更精确的说,是素人的歌声和他的性格魅力。但正如我去年所言,会唱歌的素人经过这几年同质节目大跃进的淘选,所剩不多。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对于观众而言,他们只能接受选手一年比一年好,而不是一年比一年差。看看昨晚的游淼、蒋敦豪、杨搏们,不由得让人怀念起第一季时张玮、平安、梁博们的惊艳和美好。此外,今年来参赛的外援们依然不少,单是第一期就有来自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选手,占了三分之一。加上选秀回锅肉白若溪,再次力证《中国新歌声》素人选手“空心化”的事实,以致于第一季《中国好声音》盲选一期有十个选手的内容,到这一季时已零落到只有六个人。

娱评:

娱评:

娱评:

盲选从十个人变成六个人,几乎是一期干货楞是剪成了两期,《中国好声音》原本干脆爽利的风格就这样变成了现在的冗长和生涩。为了拼命给节目注水,导师们尽其所能地跟选手闲聊:跟白若溪聊她家的猫、跟马来西亚女孩聊她的养父养母……总之,就是聊一堆与音乐无关的内容,让人心生烦躁。娶了“国际章”的导师汪峰,在节目里更是大秀恩爱,不忘时机地介绍为影后老婆创作歌曲的心路历程;为了抢学员,他甚至还说出了“我可以让子怡来到现场的”的许诺,那从内而外嘚瑟的“炫耀婊”模样,让人更加产生一种生理上的厌恶。

据新闻报道,《中国新歌声》还制作了3D和VR版本,但我们要搞明白的事实是,真正导致新节目难看和无聊的并非是栏目名称和形式的更改,而是内容。就像新科技如3D和VR,也不能真正改变电影一样,因为决定电影高低,也是内容。素人选手的后继无力、导师固化所带来的千年老梗、节目节奏的拖泥带水,都将这档节目带入到一个前途未卜的结局。而从今年开始广电总局对引进模式节目的限制令,更是让人对所谓“综N代”节目的前景表示担忧。在前不久某个关于“你最希望狗带的电视节目”投票活动,《中国好声音》、《奔跑吧兄弟》、《全员加速中》等赫然名列前茅。

娱评:

而就在电视台躺在这些成功的引进模式节目里不思进取的同时,网络综艺却以一种势不可挡的趋势赢来了它们的红利期,《奇葩说》、《火星情报局》、《黑白星球》、《吐槽大会》、《额滴歌神啊》、《大学生来了》等不仅征服了更年轻的受众,也以各种各样的创意和话题度占据了热搜榜。就在灿星和唐德争夺“中国好声音”版权的这一年里,音乐类节目早已从素人选秀进阶到星素结合、悬疑推理、明星跨界、金曲打捞的阶段了,一档档新节目如《我想和你唱》(湖南卫视)、《看见你的声音》(江苏卫视)、《谁是大歌神》(浙江卫视)、《端午金曲捞》(江苏卫视)、《跨界歌王》(北京卫视)等雨后春笋般的出现,直接冲垮了素人选秀节目的稳定市场,芒果TV的《超级女声》今年都到了总决赛第三场了,然而还是没什么人关注。《中国新歌声》同样如此,据百度显示,去年第一期有140万的百度指数,今年却只有28万,连零头都没有。

这才是最悲哀的现实。虽然资本控制了媒体和娱乐,但却控制不了受众的遥控器。当唐德花6000万购买下版权给灿星当头棒喝时、当唐德暂时赢了官司声称明年也会花重金打造《中国好声音》时、当灿星贪恋原版的骨架又极尽所能地“去原版化”时、当二者因为商业利益打得不可开交时,殊不知娱乐时代已悄然变化,围观的群众早已提不起兴趣,他们忙着在朋友圈保家卫国、忙着在微博里逼明星们道歉,就是不愿意把时间分出一点来看一下这档他们曾经疯狂追逐过的节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