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优传媒操刀后期 《一句顶一万句》北京首映

2016-11-02 17:16:18
分享

  11月1日,电影《一句顶一万句》在京举行首映发布会及红毯仪式,原著作者兼编剧刘震云、监制江志强、导演刘雨霖携毛孩、李倩、刘蓓、李诺诺、齐溪等主演出席活动,冯小刚、范冰冰、张国立、张译、于谦等明星也亮相当晚的首映红毯,支持刘震云之女刘雨霖的长片电影处女作。

  11月的电影也可称作“刘震云月”,由其编剧的《一句顶一万句》和《我不是潘金莲》都将上映。其中《一句顶一万句》的导演是刘震云女儿,父女二人首度搭档,引人期待。电影《一句顶一万句》由西老庄影业有限公司、风山渐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北京微影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途古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华夏电影(北京)有限公司联合出品,唯优印象(北京)国际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操刀后期,定于11月4日上映。

唯优传媒操刀后期 《一句顶一万句》北京首映

唯优传媒操刀后期 《一句顶一万句》北京首映

唯优传媒操刀后期 《一句顶一万句》北京首映

  唯优传媒总经理夏昕(中)、视觉特效事业部总经理浦馨月(右)在首映现场与导演及后期人员合影

  小人物的内心战争

  《一句顶一万句》与《我不是潘金莲》两部影片均由原著作者刘震云担任编剧。《一句顶一万句》是导演刘雨霖的首部长篇处女作,曾凭借短片《门神》获得奥斯卡(学生单元)叙事片奖,同时,她还曾师从冯小刚,参与《一九四二》的拍摄,学习和观察关于电影的整个制作流程。如今,女儿联手父亲,业界预判,有望炒热市场相对较冷的11月。

  《一句顶一万句》围绕修鞋匠牛爱国(毛孩 饰)被戴绿帽子的故事展开,从“忍,还是不忍”的内心纠结,到怀疑、搜证、借刀杀人的行动付诸,从内而外地塑造了一个在生活中死命挣扎的人物形象。影片用最直接的方式让观众在主人公的心理活动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他们被我们忽略了,他们心中的喜怒哀愁被我们忽略了。他们是我们每天都能碰到的普通人,他们内心的战争,无处诉说,我通过电影的方式,帮他们说出来了。”导演刘雨霖如是说。

  早前,《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与《一句顶一万句》撞档,不少媒体将之称为两部“战争大片”的对垒,只不过前者的战争发生在战场上,后者的战争来自于日常生活。这样一部“以小人物的内心战争”为内容核心的作品,对演员演技的要求可想而知。主演毛孩为了能完美诠释角色,提前进组体验当地生活,还曾因为入戏太深在片场崩溃大哭。

  拍父亲的作品也要先回答三问

  谈及要拍《一句顶一万句》的原因,刘雨霖表示父亲刘震云在写这本书时,她在读大二,当时跟着父亲走访四个省,山东、山西、河南、河北,在旁边做一些笔记。《一句顶一万句》书在2009年出版后,刘雨霖读了不下20遍,“当一部作品,你看了很多遍以后,你会产生感情,书中的角色就当你是好朋友,拉着你的手说知心话,所以我想拍它。”

  对于工作,刘震云和女儿都属于“公事公办”那一类,跟所有想拍他作品的导演一样,刘雨霖也必须想清楚三个问题——为什么要拍,打算怎么拍,能做到的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什么?最终,刘雨霖说服了父亲。但拍摄过程中,父女俩难免有分歧。“你和任何人合作工作过程当中,产生不同的看法太正常了,但是一旦我们两个出现问题,并不是根据刘震云的意志或者是刘雨霖的意志,还是以人物的意志为转移。”导演刘雨霖如是说。

  原著《一句顶一万句》被誉为中国版的《百年孤独》,时间跨度百年,且人物关系错综复杂,之前刘震云透露有很多导演来找过他想改编这部小说,但都因为改编难度太大而放弃。刘雨霖选择从书中牛爱国和牛爱香姐弟俩作为切口,“一个在结婚,一个在离婚,这个小说里面有20个人物都值得拍成一个电影,这只是第一个。牛爱国和牛爱香的这条线,是我目前能掌控的故事,因为发生在现代,且关于情感。”刘雨霖认为这对姐弟具有普世的情感:“我觉得里面所有的人物都不是小人物,也不是卑微的人,他们面对困难的时候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片中多处使用宏大的镜头,比如黄河边的夫妻两人,还有牛爱国在大佛前痛哭失声的场景,“因为他内心的洪流就是这么宏大,我们内心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时刻,和我们每个人一样,就是用普世的镜头来表达他内心的涡流和潜流。”刘雨霖认为这一点是没有文化冲突的:“我知道人间的情感是共通的,不存在地域的差别、时间的差别、语言的差别。”

  品质保证操刀后期制作

  除去父女强强联合外,该片的后期效果也引人期待。《一句顶一万句》由业内知名的唯优传媒操刀后期,负责该片DIT、调色、视效、统筹、物料和视频技术支持。该公司曾承接过电影《极限挑战》、《栀子花开》、《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绣春刀》、《天将雄师》、《大会师》等大片的后期制作,专业经验丰富。据悉,唯优传媒已于2015年年底登陆新三板,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目前不局限于后期制作业务,是一家全流程全产业的影视传媒集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