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线电影《应承》在塞北名城神木举行开机仪式暨新闻发布会

作者:谢琪
2016-11-23 17:14:46
分享

2016年11月23日上午九点,由神木文旅集团出品、陕西志晟影视联合出品的院线电影《应承》在神木县栏杆堡神影村影视文化基地正式开机。初冬的陕北,虽有一丝寒意,但开机新闻发布会现场一片热闹景象。该剧艺术顾问贾樟柯、出品人徐海洋、制片人王志平、导演王军、编剧倪泓及主演冯远征、雷恪生、于非非、李滨、戴玥等主创亮相开机仪式。同时,省、市、县等相关领导和权威专家,以及中央电视台、BTV等几十家新闻媒体也应邀参加了活动。  

院线电影《应承》在塞北名城神木举行开机仪式暨新闻发布会

著名导演强强联手打造“诚信”之美

“诚信”是我们生活当中必不缺少的话题,和广大人民群众生活息息相关,近年来,以诚信为题材的电视剧、电影几乎很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而《应承》就是以诚信为主线,来讲述身边的故事。《应承》导演王军说,“就是因为我们生活当中确实有这些真善美的存在,也是因为一个人必须要有诚信这一要素,我们才要用镜头去将这些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呈现出来”。他还说,这部电影是他所有作品中最喜欢、最有信心拍好的一部作品,更何况还有中国电影第一编剧芦苇老师和著名导演贾樟柯老师的全力支持,他更有信心,更有动力。

院线电影《应承》在塞北名城神木举行开机仪式暨新闻发布会

据制片人介绍,一年前,他就开始联系芦苇老师,通过微信、短信、电话方式联系,把所有的关系都找遍,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将剧本送到了芦苇老师的手里,他说,也许是他一颗真挚的心打动了芦老师,也许是剧本里那些小人物吸引了芦老师,看完剧本后,芦苇老师欣然应允担任监制。

芦苇是一个特立独行的编剧,多年来,始终保持着平均一年一部电影剧本的产量,他一方面与最主流的导演合作,另一方面又似乎与那个圈子保持着距离。他的作品《霸王别姬》《活着》及《图雅的婚事》三者分别拿下了戛纳“金棕榈大奖”,戛纳评委会大奖和最佳男演员奖,还有一座柏林金熊。担任《应承》监制后,芦苇放下正在创作的剧本,挤出时间,从剧本到导演、演员,甚至一个场景的选择都给出了非常好的建议。

制片人说,前期经过主创团队多次研究、讨论,都认为这部电影在国际上获奖的几率很高,就有了邀请贾樟柯的想法。贾导看过剧本后说,这个剧本的题材,他很喜欢,加之有芦苇老师这样好的监制,他也很有信心,所以他答应做这部电影的艺术顾问。贾导是一位非常严谨的电影艺术家,他提出既然做了《应承》的艺术顾问,前期拍摄与后期制作,他都会挤出时间给王军提出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帮助王军导演拍出一部能在国内外电影界赢得一席之地的艺术大片。

院线电影《应承》在塞北名城神木举行开机仪式暨新闻发布会

故事内容细腻感人普通人的生活展现人性

《应承》是根据神木本土作家单振国的短篇小说《应承》改编,编剧倪泓也是一名陕北籍作家,他在原小说的基础上,加入了更多生活和情感元素,使该剧人物更加丰满、更加有血有肉,更有深度,格局更大。

《应承》讲述的是小人物践行一诺千金的感人故事。何二寡妇的养女豆儿考上了大学,她终于要和老情人许二瓜要走到一起了,车祸却击溃了他们期盼了多年的幸福,临死前,何二寡妇将豆儿托付给许二瓜,要许二瓜每月给豆儿汇五百元生活费。哪知许二瓜第一次给豆儿汇生活费,何二寡妇留给他的钱就被小偷偷得一干二净……

为了尽快凑够豆儿一个月的生活费,许二瓜睡在火车站的候车室,四处找活,终于在搬家公司找到一份差事,辛辛苦苦干了一个月,却弄丢了主人家的一个首饰盒,一分钱工资也没有领到。候车室也不许留宿了,睡梦中的许二瓜等农民工被创建卫生城市执法队赶了出来。许二瓜在劳务市场蹲了十多天,才被一个工程队相中,和青年后生刘顺成了工友。工头拖欠工资,看到许二瓜苦苦哀求着讨要工资,刘顺设计讨回了他和许二瓜的工资,告诉许二瓜是工头主动发放。许二瓜终于给豆儿汇出第一笔钱……

找不到活,许二瓜夜宿桥下,靠捡破烂给豆儿积攒生活费,渐渐变成了一个连捡带收的小贩,并在城郊租了一间民房,和昼伏夜出的刘顺变成了邻居。刘顺隔三差五就带在洗头房工作的女朋友“二道街”回来,二道街穿得暴露性感,每次来都要和刘顺鼓捣出很大的动静,让打了一辈子光棍的许二瓜备受折磨……

二道街摔进了许二瓜满院子堆放的垃圾中,刘顺一气之下烧掉了垃圾。许二瓜对刘顺大打出手。得知真相,刘顺后悔莫及,替许二瓜拉回来许多破烂,还送了许二瓜一辆崭新的人力三轮车。刘顺蹬着三轮带许二瓜兜风,恍惚中,许二瓜将刘顺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国庆节,豆儿回家。为使豆儿能安心读书,许二瓜求刘顺帮忙,假扮有钱的小老板,让豆儿住进了旅馆。豆儿怀疑许二瓜将养母的钱占为己有,出言不恭,刘顺气愤地将豆儿带到出租院,为此和许二瓜闹得很不开心。豆儿被许二瓜和刘顺感动……

豆儿渐渐融入到许二瓜和刘顺这个特殊的家庭之中,喜欢上了帅气、乐于助人的刘顺,却发现他和二道街在一起。豆儿对刘顺表白,并决定留下来攒够学费再上学,被拒后,半夜赤条条地钻进刘顺的被窝。许二瓜怪刘顺教坏了豆儿,两人大打出手。被冤枉的刘顺和许二瓜一起想办法,终于让豆儿坐上返程的火车。

公交车,刘顺帮助被盗老人偷回了钱,却结了冤家,被两个小偷索要赎金。许二瓜凑了赎金把重伤的刘顺救出,却没钱给豆儿打款。

伤愈的刘顺想和二道街租个门面房,决定春节后开一家美容院,让许二瓜也入股。春节临近,刘顺却一夜未归,就在许二瓜要独自去接豆儿时,警察找上门,告诉他刘顺昨晚掉下大楼摔死了,并说刘顺临终前托付许二瓜照顾急需马上换肾的尿毒症男孩。许二瓜这才知晓了刘顺的真实身份……

除夕夜,大雪纷飞,许二瓜、已经退休的老警察老白和豆儿祭奠刘顺。许二瓜和老白让刘顺放心,自己一定会照顾好豆儿和尿毒症男孩,他应承下的事,一定会做到……

汇聚众多表演艺术家用实力讲述温暖故事

新浪微博网友评论:在未来的某一天,如果在中国,真的家庭暴力成为一个可以逐步得以解决的问题的话,一定不要忘了曾经是一位杰出的演员把这个东西以无比形象的方式拿到了大众眼前,唤醒了所有人面对家暴,反对家暴的意识。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电视剧中,一个让很多观众、尤其是家庭主妇恨得咬牙切齿男演员被观众所记住,这个男演员就是冯远征;他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是变态医生安嘉和,这个角色也让他几乎成了“中国家庭暴力男代言人”,《天下无贼》里的娘娘腔劫匪、《非诚勿扰》里的同性恋,电视剧《老农民》里的牛仁礼都给观众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而这些风格各异的角色都被他诠释的淋漓尽致。

作为拥有娴熟演技的表演艺术家冯远征,在此次《应承》中将饰演憨厚仗义的农民许二瓜,他说当他看了剧本后,发现故事写的很好,有一种让他创作的欲望,喜欢并且愿意去挑战这样的角色。他将这个角色分为了3个不同时期的戏份,每个时期怎么表演、道具怎么做,化妆等等都要求的非常严谨,非常细致。

凭借《十七岁单车》摘得柏林电影节"最佳新人奖"桂冠,《魔幻手机》《你好乔安》等作品拥有众多粉丝的李滨,此次再度突破自己,饰演有点滑头又帅气的26岁农民刘顺,刘顺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相继离世,他成了一个手段高明的小偷,因为他,尿毒症患者小冬的母亲死于车祸,得知真相后,刘顺恨死了自己,金盆洗手,试图用打工暗中承担起小冬的医药费,但事与愿违,后在行窃中失足坠亡。他和许二瓜是邻居,也是一对相依为命的父子。其实从《魔幻手机》之后,李滨就一直忙于拍戏,低调努力,而在2016年下半年,《你好乔安》、《新永不消逝的电波》、《回到2015》、《饮食男女》等作品也都相继与观众见面。这些作品中,李滨扮演的角色,性格各异,也更加彰显了他百变而深厚的表演功底。

二道街的饰演者是刚刚获得第十三届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评委会最高奖《糯米的苹果》当中的女主角于非非。《糯米的苹果》中,她是一个乡村女教师,孩子王,也曾背着50多斤的孩子爬天梯,每天和贵州边远山区的孩子们共同生活。现实生活中,于非非是个邻家小妹,见着谁都笑眯眯的。《应承》中,于非非摇身变为洗脚妹,她饰演的二道街是一个美丽泼辣,心直口快,看似放荡不羁,其实温柔善良的女人。她和刘顺互相喜欢,但始终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刘顺为了让豆儿对自己死心回到学校,让她假扮自己已经怀孕的女朋友,后来她真的怀了刘顺的孩子。

院线电影《应承》在塞北名城神木举行开机仪式暨新闻发布会

八旬高龄的“老戏骨”、国家一级演员雷恪生在《应承》中饰演房东一角。雷恪生老师曾出演过12部话剧,表演近千场,48部电视剧以及30多部电影。他以含而不露,韬晦于心的表演风格演绎了性格各异的小人物,而这些小人物或是土得掉渣的农民,或是被社会忽视的边缘人,但他都将其闪光感人的一面完美的诠释出来。雷老师在《应承》的戏份虽说不多,但我们坚信他会给影迷们呈现一个独特的陕北高原小市侩形象。

岳红老师24岁就因电影《野山》荣膺第六届“金鸡奖”影后,在公众的心目中,岳红的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倔强、成熟的气息。她曾经三考中央戏剧学院,最终进入梦中的象牙塔。而岳红将在《应承》中饰演何二寡妇。何二寡妇是一个善良,腼腆,命途多舛的陕北女人,嫁了几次人,但几任丈夫都相继离她而去,她没有自己的孩子,唯一的女儿豆儿是领养的孤儿。

刚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青年演员戴玥,阳光率直,美丽好动,第一场戏,第一个镜头就博得了导演和剧组同仁的喝彩。笔者问她第一次触碰大荧幕就和这么多的大腕合作有没有压力,她说没有压力是假的,但对她来说,压力也就是动力,她坚信自己不会让影迷失望。

院线电影《应承》在塞北名城神木举行开机仪式暨新闻发布会

据《应承》制片人王志平介绍,一个多月的拍摄结束后,马上就会进入后期制作和相应的宣发,力争早一天将《应承》呈现给观众,并角逐五大电影节,他坚信《应承》会是一部既有可看性,又有艺术性的“新西部片”,他信心百倍地说:“用一句流行了几千年的陕北话来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就知道了”。

《应承》会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让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