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女士:“书作《诗情化意》只为梅葆玖先生而作”

2016-11-29 14:20:42
分享

平静女士:“书作《诗情化意》只为梅葆玖先生而作”

2016年11月,书作《诗情化意》正式出版。

“我寄情于爱新觉罗·胤禛的那本《雍邸集》,结合京剧艺术;写下《诗情化意》。书作《诗情化意》惟纪念他、不负他望。”这是《诗情化意》的作者平静女士在书中【序言】所陈述的一段话。

平静女士逾半年的时间以来,除了奔走于国内、外电影业内的本职各项事务,在今年的12月前顺利完成《诗情化意》书作的出版工作才是她日程表中最重要的安排。

睿士影业对外联络部的工作人员表示:“她私下里对我们说过,如果出版工作拖延到《大唐贵妃》的上演日程,身在远方的梅先生就不会有时间去记挂着她的这本著作了。”

2015年12月12日,由睿士影业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开发的“PJ Eminent Films诗意电影计划”系列电影创作项目对社会各界人士公告中国戏曲,与京剧艺术确定作为创作项目的重要方向之一;并号召文化与艺术领域的专业人士共同推动。

2016年3月11日梅葆玖先生于北京会议中心特别呼吁戏曲艺术与电影艺术的相结合,并就两会期间郑重向有关部门发起提案。

平静女士:“书作《诗情化意》只为梅葆玖先生而作”

“中国人的东方诗剧/ 最深不过恩情·恩义才见真情/ 以诗之名·寄以深情”是书作《诗情化意》的核心价值观。

平静女士仅透过睿士影业中国股份有限公司表露了自己对《诗情化意》的创作意念,并愿对外界各人士作出以下陈述:

“书中故事的情节就如同本人在书中的开篇敬辞所言,真实原型是何样都不是人们最需要理清的关键;重要的是通过《诗情化意》这样一部文学作品,使得我与先生二人共同都认可的“电影与戏曲的联结”这样的一种创作理念以艺术性的手法传播出去,才是这本书作的最重大意义。”

“《诗情化意》除了概述与探讨了中外诗学的关联性,并引导性的渗透了京剧艺术的一些理论、以及《贵妃醉酒》、《天女散花》、《太真外传》这三部对先生的父辈们都十分重要的传统京剧剧目:

选择《天女散花》,是因这部剧目据佛家故事而编创,且剧词多涉佛语;而后半场的‘散花’皆是昆曲曲牌;我认为这部剧目从文化角度上有着双重意义,并且亦是梅兰芳先生于1953年传授给先生的第一出歌舞剧。先生生前于2003年在传承、再现、创新的理念下再改编创演的《大唐贵妃》正是以1994年改编复排的梅兰芳剧目《太真外传》为基础;一曲《梨花颂》至今已成为梅葆玖为梅兰芳表演艺术第二个时代的一个永久性的历史印迹。而《贵妃醉酒》是于我们相识之初我最先观看先生演绎的一个剧目,同时亦是梅兰芳先生的代表剧目之一。所以我最后选择这三部剧目融汇到《诗情化意》的剧情中去。”

“为縁情好笃,寤寐怀清姿;为诗歌此君,聊以述所忻。”作为《诗情化意》的最后致辞。

平静女士就编创《诗情化意》书作谨纪念梅葆玖先生的根本缘由愿对外界各人士作出以下说明:

“我的本分职务是电影工作,并不是京剧行当的职业人员,其他的我并无能力过多的去干涉与过问。但我并不想只是写几篇怀念他的文章,或者大肆声张地对外界讲述着我们之间曾经的枝末细节;这对于我来讲,都是没有意义的,对他来讲也没有意义。我认为真正令我们彼此珍重的情谊永远是搁在心里的,不是随便拿出来与人谈资的。先生这一辈子都只能是顶着一个‘梅兰芳后人’的名分,他这一世所隐忍的辛苦与曲折是那些草木愚夫根本无法理解与体会的。所以我只是想做点实事来纪念与追忆他,其他不足以为外人道的我认为自己就没有必要对外界做出任何解释与说明,我又不是娱乐人物。”

至于《诗情化意》未来是否会以电影的形式再出世,平静女士对外界各人士仅作此简短概述:“这取决于天意,对此我并不强求。如果未来做得不能尽人如意,骂名就请让我一个人来承担。”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