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是这样的睡眠!

作者:Jason G Goldman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3-09 17:12:43
分享

原来你是这样的睡眠!

我们总担心科技会影响睡眠,但其实我们比以前睡得更久,而且或许误解了睡眠的初衷。

人们常说大象有着过人的记忆。同时,也存在“睡眠是为了加深记忆”的说法。如果这两种说法都是对的,那么大象的睡眠时间肯定很长——可真相是,这些有着陆生哺乳动物中最大的脑袋的大型动物一晚仅睡两小时。

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睡觉,但这也是对睡眠最大的误解之一。就像上文的例子一样,我们对睡眠的大部分常识认知都是错误的。

例如,你是否听过这样的说法?误解1 我们睡得比原始祖先少,都怪电灯和睡前手机屏幕的灯光。

加州大学洛杉矶睡眠研究中心主任杰瑞·西格尔称,“许多人从媒体上多次听到这种说法,便信此为真”。他承认,这个故事确实非常吸引人,但它或许完全是错误的。“问题是,我们一点研究数据都没有,”他说,“在电灯问世很久之后,人们才发明了睡眠测量仪器。”

由于无从得知祖先的睡眠时间,西格尔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前往坦桑尼亚、纳米比亚和玻利维亚,和原始部落的人们相处。目前来说,这些地方的生活环境最接近于原始祖先。

这些原始部落的人们一辈子都不会接触到那些我们怀疑会影响睡眠的现代设备。作为研究对象,非洲的两个原始社群相距数公里,第三个社群的人们则是非洲移民,他们穿过亚洲,跨过阿拉斯加陆桥,越过北美洲,到达南美洲。尽管三个社群相距甚远,他们每晚的睡眠时间却相同:平均六个半小时。

西格尔说,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原始祖先的睡眠时间超过六个半小时。而大部分生活在电与科技时代的现代人每晚会睡六到八个小时。因此,我们的祖先不仅不比我们睡得多,甚至比我们中的一些人睡得还要少一点。

通常,我们身处温度可控的家里,躺在舒适的床垫上,枕着松软的枕头,慢慢进入梦乡。最担心的问题就是有人霸占了被子,烦恼的则是要不要让宠物和我们共享一床。而我们的祖先呢,却睡在肮脏的岩石上,也可能是在树枝上,他们没有温暖的羽绒被和中央供暖系统,没有遮光百叶窗,无法在烈日炎阳之下安稳入睡,也无法抵挡恶劣的天气和恼人的昆虫。此外,他们还得担心睡觉时被食肉动物或敌人攻击。也难怪他们一晚只能睡六个多小时。

关于我们祖先的睡眠情况,还有另一个说法:误解2 原始祖先们晚上会断断续续地小憩,而非一觉睡到天亮。对此,西格尔认为其实不然,是宠物让我们有了这一错误的猜想。

“我认为,是人们养了宠物后,这个说法才出现的。宠物就是这样睡觉的,”他说,“灵长类动物却并不如此。”我们是所有生物中唯一一个每晚经历着不间断长时间睡眠的物种。当然,猿和猴偶尔也会在午间小憩,或者在半夜时不时地醒来,但和远古人类一样,这种情况并不是它们的生活常态。

的确,西格尔的跨文化研究发现,现代社会中狩猎部落的人几乎从不在冬天睡午觉。他们只会在夏天小睡一会儿(平均五天一次),大概这样可以避暑。

但这个说法有一处是真的。西格尔的研究对象都住在离赤道很近的地方。而在纬度更高的地方,冬天夜长最多可达16个小时,所以也许是环境使然,北欧祖先们在漫长的夜晚睡眠会有所中断——醒来是为了解手。

在破解了关于睡眠的两个常见误区后,西格尔又开始研究有关睡眠本质的根本问题:疑问我们为什么要睡觉?如果说睡眠可以巩固记忆或是有利于其他大脑功能,那么蝙蝠一天睡20个小时,而体积庞大、认知复杂的非洲大象一天却只睡两小时,这貌似不太说得通。

相反,西格尔认为,睡觉也许本不是生理需求,而是进化而来的一种使得生产力最大化的方式。他在2009年的《自然-神经科学》杂志中写道,睡眠或许是一种“通过规范时间、减少无益活动的耗能来增加行为效率”的方式。

动植物王国中也存在同样的原理。树叶在秋天凋零,停止光合作用,这就相当于植物的睡眠;熊的冬眠则可以防止它们在猎物不多的时候做无用功。

睡眠帮助我们在白天保持活力,防止精力过剩——早期也是为了不被食肉动物发现。同时,我们也能在必要时立刻清醒。

换句话说,这也许是一种选择性的偷懒。

原文选自:BBC

译者:刘殷殷 编辑:钦君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