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忠实忌辰在即 话剧和电视剧《白鹿原》将与观众见面

作者:徐颢哲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3-28 14:25:56
分享

原标题:斯人已去,“白鹿”犹在

陈忠实忌辰在即 话剧和电视剧《白鹿原》将与观众见面

  电视剧《白鹿原》,张嘉译(右)饰演白嘉轩。

斯人已逝,“白鹿”犹在。到今年4月29日,著名作家陈忠实已去世整整一年了。不过有经典的《白鹿原》在,即使岁月悠长,他的名字也不会被人们遗忘。忌辰在即,陕版话剧和电视剧版《白鹿原》将先后登上舞台和走进电视,陈忠实和他的《白鹿原》也将被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

电视剧 西安人张嘉译回归黄土地

本报记者 徐颢哲

西安人张嘉译终于回到黄土地。他走遍百里苍茫的塬,他一一拜会朱先生、鹿子霖、田小娥、黑娃、白孝文,他痛苦、幸福、彷徨、激动、悲悯……85集电视剧《白鹿原》将于4月16日在江苏卫视和安徽卫视开播,他在剧里是白鹿村族长白嘉轩。

改编自陈忠实同名长篇小说的新剧《白鹿原》,以陕西关中平原上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讲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之间恩怨纷争的故事。张嘉译饰演的白鹿村族长白嘉轩恪守耕读传家的传统礼法,用“仁义”挑起白鹿村团结同心的明灯。

长篇小说《白鹿原》问世20多年来,先后被改编成秦腔、话剧、舞剧、电影等艺术形式。虽然有张丰毅电影版白嘉轩珠玉在前,但作为该剧艺术总监的张嘉译对出演这一角色十分有信心,“我是陕西人,对《白鹿原》有着独特情感,这次我们一定要拍出原汁原味的陕西风味。”对于《白鹿原》这部作品,张嘉译非常熟悉,早在小说上世纪90年代出版时,刚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回到西安的他就读了。他回忆:“后来听说《白鹿原》要拍成电影,虽然没人找我演,但又兴冲冲地读了一遍。我熟悉里面的每一个人物,喜欢它袒露出的陕西人的那股劲儿。”

除了张嘉译挑大梁演绎族长白嘉轩外,何冰、秦海璐、刘佩琦等实力派演员的集体飙戏也是剧版《白鹿原》的一大看点。很多演员都是张嘉译亲自去谈的,他笑称,自己和导演“使劲拍胸脯”,“大部分投资都花在制作上,演员片酬就没有那么多,唯一能向人家保证的就是拿出一部好作品。”他敲定演员时最有效的说辞是:“挣钱的机会还会有,但碰上《白鹿原》的机会不再有。陈忠实以《白鹿原》垫棺作枕,演员不也需要一部《白鹿原》压箱底吗?”

剧版《白鹿原》总投资近2.2亿元,主创团队集纳了94位主演、400位幕后工作人员、4万多人次的群众演员,拍摄期达7个多月。拍摄团队从陕西蓝田开始,经三原、南京、上海、合阳、晋城、太谷、碛口,回到蓝田,再最终返回北京,先后完成全组10次国内大规模转场。除了辗转拍摄,实地体验农民生活也成为剧组的必修课,正式开机前一个月,剧组希望演员们能来陕西蓝田体验生活,令张嘉译没想到的是,大家都来了,“我们住在村民家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演员挑水、割麦、赶车、劈柴,女演员纺线、和面、扯面、做饭。”

张嘉译此次还担任艺术总监,在还原小说时代上也倾注了心血。他介绍,剧组的美术部门提前10个月开工,勘景、搜集道具,光旧农具、旧纺车就收了好几车。即便如此,实际拍摄中只要有一个场景不合格,就会拆掉重盖。白嘉轩的家原本是在摄影棚里搭的景,花费了几十万元,但后来效果不好还是拆了。张嘉译感慨:“心疼也没办法,我们尽量要求实景,新景做旧达不到那种历史的质感。”

陕版话剧 陈忠实觉得惊喜也有遗憾

本报记者 牛春梅 实习生 高博

去年在北京一票难求的陕西人艺版话剧《白鹿原》,3月29日至4月2日又将在保利剧院上演。该剧编剧孟冰与剧评人李龙吟日前在单向空间书店,与60多名戏剧爱好者就如何将文学经典搬上话剧舞台展开讨论,并透露了许多《白鹿原》的幕后故事。

李龙吟说,陕西人艺版《白鹿原》可以被称为当代话剧的巅峰之作,“文学作品改编成戏剧作品,如果不懂戏剧逻辑就吸引不了观众。《白鹿原》原作太丰厚了,五十万字的内容压缩成三个半小时的戏剧作品,就要把小说里所有符合戏剧逻辑的东西都挑出来,而孟冰改编得非常成功。”

孟冰是我国著名剧作家,曾创作出《红白喜事》《黄土谣》《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等优秀话剧及多部歌剧、电视剧作品。他说,改编话剧《白鹿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是沾了文学的光,沾了陈忠实的光。”他在动笔前,曾数次与小说作者陈忠实谈话,“陈忠实老师非常宽容,我去西安拜访他两三次,他又来北京两三次,反复给我讲创作时的心情、为什么要这么写。”改编时,有人提出要有一些超越,而孟冰表示,“我没有能力、也不敢超越,我要做的是如何调动手段,把这些生活和人物尽量呈现在舞台上。”

北京人艺版《白鹿原》主演濮存昕在看完陕西人艺版首演后曾说,陈忠实先生本人会比较喜欢这一版。孟冰坦言,本剧的改编陈忠实的确喜欢,但也留下了遗憾。他和陈忠实原本想将剧目分成上下两部分,连演两晚,但后来觉得当时的社会还是比较浮躁,观众不能连续两晚坐在剧院看一出戏,只能作罢。最终受时长所限,陈忠实非常喜欢的白灵,以及占原作很大篇幅的朱先生等人物都无法充分呈现。

孟冰还透露,自己在改编过程中,把小说拆散,一章章地看,还将人物图谱挂在墙上,反复研究白家与鹿家两个家族的关系,再把线索一点点提炼……这样的文件有十几个,摞起来比剧本还厚。当年北京人艺版《白鹿原》的导演林兆华看到这些文件时,愣了几秒钟,才对身边人说:“你们看看,今天还有这么改剧本的人!”

孟冰说,自己改编《白鹿原》时达到了“动情、动心、动气”三重境界,“因为话剧《白鹿原》,我对经典文学改编上了瘾。与其让别人把经典文学改坏了,不如让我来改。”

据悉,这轮《白鹿原》在京演出,也将在剧院前厅营造观剧氛围,“希望观众从踏入剧场开始,就已经进入了白鹿原的世界。”(徐颢哲)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