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音乐

上海新年音乐会 献给二零一九的“第一首歌”

作者: 陈莉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12-26 08:09 

2009年的最后一天,曾几度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桂冠指挥”里卡尔多·穆蒂首次来到中国内地,携手上海交响乐团,奏响了上海新年的城市之声,“上海新年音乐会”的传统由此发轫。

综观过往九年的新年音乐会,上海新年音乐会已经形成独特的“指挥巨匠+经典作品+上海交响乐团”的品牌风格,将不同指挥最为擅长的演绎风格和作品带给上海乐迷,打造出真正属于上海的新年音乐会。从2010年新年音乐会穆蒂演绎意大利随想开始,历经马舒尔执棒贝多芬、普雷特涅夫展示俄罗斯情怀、吉尔伯特再现美国爵士风情、艾森巴赫描绘雪国风光、雅尔维带来北欧音画,到近年加蒂的歌剧盛宴、梵志登的中西合璧、霍内克的维也纳荣光,这些精心策划的曲目安排,尽显上海新年音乐会的多元化和国际范儿,在全球众多新年音乐会中独树一帜,成为极具辨识度的上海文化品牌代表。

2019年意义非凡

上海新年音乐会“致敬祖国”

即将到来的2019年将是意义非凡的一年,在喜迎新中国建国70周年华诞的同时,也是上海交响乐团成立140周年的纪念年,又恰逢上海新年音乐会的第一个十年之际。这一极具历史意义的新年音乐会将由哪位大师挥起指挥棒,成为乐迷心中纷纷猜想的悬念。

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透露:“新年音乐会由国际指挥大师指挥上交演出经典作品的传统不会变。这次演出意义重大,在新年音乐会这一越来越国际化的舞台上发出献给祖国母亲的第一声,要求指挥大师不仅要在国际乐坛有分量,也要是能代表中国指挥的标杆式人物。”于是从上海走向全世界、成为代表中国古典音乐领军人物的华人骄傲——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成为不二人选。他将率领亲兵,联手著名歌唱家阎维文、雷佳、王丽达、索朗旺姆、黄延明及解放军文工团合唱团(原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团)分别在12月31日和1月1日的岁末年初新旧交替之际,亮声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这也是上海新年音乐会首次将红色经典搬上舞台,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以“致敬祖国”为主题,用观众早已熟悉的经典旋律唱出心底的爱国之情,讴歌新时代,代表上海在世界舞台奏响献给共和国70周年的“第一首歌”。

首次起用

全套中国实力班底演绎中国力作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新年音乐会”的发起者正是余隆。这也是他上任上交音乐总监后创办的首个音乐品牌。作为活跃在世界舞台上的耀眼指挥家,他打破窠臼,善于革新,无论是意大利、法国、德国等多个政府颁发的勋章,还是耶鲁大学、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香港演艺学院等高等学府授予的头衔,无一不是对他在推动中西古典音乐交流、关注提携青年音乐人才等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肯定和认可。此次新年音乐会由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主办,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承办,并首次起用全套中国实力班底演绎中国力作。而上交与解放军文工团的合作也非首次:2012年和2014年,上海交响乐团与时称解放军总政歌舞团的歌唱家两度齐赴新疆,演出的成功为2019新年音乐会的再联手埋下了伏笔。新年音乐会舞台上他们将再次唱响深入人心的中国声音,用《浏阳河》《娄山关》《延安颂》《歌唱祖国》等十几首创作于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的红色经典之作,展示中国的音乐力量和军民融合。上海作为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其城市血脉中流淌着浓郁的红色基因;同时上海又是中国近现代音乐起源地,用红色经典献礼祖国成了2019新年音乐会的时代命题。

音乐会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革命历程为轴线,选取反映各个历史时期、特别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有着深厚群众基础的歌曲,并邀请著名作曲家邹野操刀,用交响音乐的手段创作整理,使这些原创中国红色经典作品具有更强大的叙述性和戏剧性,展现中国红色魅力。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这次音乐会曲目中有大量出自上海音乐名家之手的传世之作,贺绿汀的《游击队歌》、丁善德的《黄浦江颂》、朱践耳的《唱支山歌给党听》、吕其明的《红旗颂》等多部作品都成为中国革命历程上无法忽略的音乐高地,也激励了不同历史时期的有志之士。

邹野在谈及作品改编原则时表示:“以忠于原作为基准。将散落在各个历史时期的歌曲,用交响性的手法组成一个艺术整体:“有的将它们整体连接(如《东方红-在灿烂的阳光下》《游击队歌-人民军队忠于党》《红旗颂-黄浦江颂》),有的将其器乐化(如《游击队歌),有的改变演唱方式(如合唱版《我的祖国》、女声及混声合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当然,也有如《娄山关》那样直接以原作形式呈现的作品。”

“我来唱首歌”线上活动引发集体回忆

此番新年音乐会,上海交响乐团还走出音乐厅,在网络平台“全民K歌”上发起“我来唱首歌,献给共和国”的主题活动,让全国更多的普通百姓能够参与其中,通过歌声表达自己心中对于祖国母亲的诚挚祝福。据了解,自12月18日零点上线以来,“我来唱首歌,献给共和国”活动吸引到了全国各地老百姓的强烈关注和踊跃参与。短短五天的时间,就收到了2968首参赛作品,排行榜上暂时排名第一的参赛作品,人气指数已高达407万。上海交响乐团介绍,此次活动选取了《让我们荡起双桨》《南泥湾》《在希望的田野上》《游击队歌》和《我的祖国》五首已经成为全民族记忆的经典歌曲供参赛者选唱。其中《让我们荡起双桨》更是激起一大批50、60后,甚至是70、80后们的集体回忆,成为选唱人气最高的一首作品。

“2019年我们将迎来共和国70岁的生日,在这个举国祝福、振奋人心的时刻,上海交响乐团举办起‘我来唱首歌,献给共和国’的活动,我觉得很有意义。作为一个40后的老汉,这些歌伴随着我们成长的每一个时期。回想起我的学生时代,当年戴上红领巾的时候,唱的就是《让我们荡起双桨》;后来又在祖国成立8周年之际,唱起了《红旗颂》;80年代在陕西内地工厂嘹亮的歌声中唱响《在希望的田野上》。我们沐浴在共和国的阳光下,幸福地生活,现在再度唱起《在希望的田野上》,衷心祝愿祖国繁荣富强。”全民K歌参赛者,来自上海的柳和康说。

音乐会上演红色经典大盘点

新年举行音乐会的传统始于二战时的维也纳,于战火纷飞中用音乐传达了人们对和平和美的向往,其意义已远远超出音乐的范畴。 2019上海新年音乐会中也有创作于同一历史时期的音乐作品。由莫耶作词、郑律成谱曲的《延安颂》创作于1938年,这部反映抗日豪情的代表作,集中反映了彼时延安作为民族精神的“灯塔”地位。时至今日,人们依然能通过激昂的旋律、鲜活的歌词感受到当年全民族众志成城团结一心抵御外敌的慷慨与悲壮。

新年音乐会上还有同样诞生于延安并代表着延安精神的《南泥湾》,通过优美旋律热情歌颂了开荒生产建立功勋的八路军战士,亲手将南泥湾改造成美丽“江南”。

《娄山关》是作曲家田丰完成于1971年的大型交响乐合唱作品《为毛主席诗词谱曲五首》中的一首,其民族京剧元素与西方作曲技法的融合、颇有想象力的合唱队声部结合等特色使其成为中国合唱史上传唱度最广的作品之一。同样取词于毛泽东诗词的《长征》由彦克、吕远作曲,这部反映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合唱几乎成了部队各个连队的必唱歌曲。

作曲家吕其明于1965年创作的交响诗《红旗颂》,以红旗为主题,描绘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的情景。它以宏伟庄严的歌唱性的旋律,抒发了人民群众奋发向上的革命气概,描述了伟大祖国蒸蒸日上的繁荣景象。

音乐会上,与《红旗颂》同时唱响的还有丁善德的交响合唱《黄浦江颂》,其精致的配器和复调的技巧让作品“气质极似一部史诗性的清唱剧,既强调叙事性,又极力渲染抒情本质”。这首鲜有演出的作品,将在上海新年音乐会上让观众体会一位伟大的上海作曲家的上海情结,领略这座革命圣地、金融中心、文化之都的独特魅力。

同样描述新中国成立的还有作曲家王莘创作的《歌唱祖国》,将人民共和国诞生的壮丽画卷勾画得淋漓尽致,凭借其慷慨激昂的旋律鼓舞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在很多重要场合均能听见这首誉为“第二国歌”的熟悉旋律。这些热情讴歌祖国的经典之作,凭借诗境般的旋律、晴朗飒爽的意境,营造了独特的美学氛围,激发了群众的民族凝聚力和民族情怀,成为跨越时空、年龄和阶层的“群众之歌”。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由乔羽作词、刘炽作曲的《我的祖国》出自于电影《上甘岭》。这首浓烈的抒情歌曲唱出了美丽祖国的激情澎湃,气势磅礴。《让我们荡起双桨》同样出自于这两位艺术家,描绘了新中国花朵在洒满阳光的湖面上,划着小船尽情游玩、愉快唱歌的欢乐景象。

《在希望的田野上》则糅合了不同民间音乐元素,将中国的民歌、戏曲,乃至音韵与进行曲的节奏进行了融合,既有南方音乐的婉约秀丽,又有北方民间吹打音乐中的锣鼓节奏,使音乐既充满了改革开放后朝气蓬勃的时代精神,又洋溢着质朴清新的泥土芬芳,成为歌颂新时代、歌颂新生活的代表作。

曾任上交驻团作曲家的朱践耳作曲、焦萍作词的《唱支山歌给党听》传唱至今更是成为老幼皆知的讴歌党的代表作。

一首首历经积淀的优秀歌曲已经超越了作品创作时的背景内涵,伴随沧桑流年时代巨变,成为民族历史的见证,谱写了中华儿女团结奋进、不屈抗争、爱好和平的精神赞歌,承载了几代人的民族精神记忆。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红色经典歌曲的历史就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抗争、奋斗和发展的历史。新年音乐会通过复盘这些镌刻时代烙印的经典之作,使“时尚与传统”“娱乐与厚重”两者有机结合,回顾永不能忘却的时代足迹和历史回声。

上海新年音乐会砥砺十年,既满足了上海市民“生活需要仪式感”的精神需求,更是成为上海这座城市不可或缺的文化品牌。

余隆表示:“‘上海新年音乐会’是代表上海这座城市的新年之声,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用这样一台具有国际水准、上海印记的新年音乐会,给祖国送上祝福。”文/本报记者 伦兵

【对话余隆】

“我们今天的一切都应该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

1992年,当时刚刚回国发展的余隆率先带领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创办了“北京新年音乐会”,而这些年的中国爱乐乐团的新年音乐会也经常由他亲自执棒。2009年开始,余隆创立了上海新年音乐会,并不断邀请包括穆蒂、艾森巴赫、库特·马舒尔、普雷特涅夫等在内的著名指挥家执棒上海新年音乐会。上海新年音乐会也成为上海的一张文化名片。在2019年上海新年音乐会创立十年之际,余隆再次执棒,用“献给共和国70周年的第一首歌”为主题,举办2019年上海新年音乐会。日前,北京青年报记者就新年音乐会的话题对话余隆。

记者:您在中国首开了“新年音乐会”的先河,又相继在纽约、多伦多、伦敦创办了中国农历“新春音乐会”。这样的“品牌”对推动中国音乐有着怎样的积极作用?

余隆: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在这四十年里发生了很多里程碑式的大事。1992年,我创办了中国首个新年音乐会,当时很多观众对古典音乐的认知就是来自新年音乐会,这也开启了中国古典音乐和世界经典音乐沟通的平台,同时让中国的音乐家有更多机会领略到音乐大师的音乐魅力。 20年后,也就是2012年,我在纽约、多伦多、伦敦创办了另一种形式的新春音乐会。因为改革开放后,中国逐步走向世界,世界也越来越想了解中国,了解中国文化。我们通过新春音乐会带去了大量的中国作品,包括京剧、京剧和交响乐的合作以及中国现代作曲家的作品。所有这些都是世界了解中国的窗口和平台,而这一切都得感谢改革开放,让人们有机会唤醒对美和自我的认知。无论是1992年的新年音乐会,还是2012年的新春音乐会,都是我们对于中国音乐人才和音乐作品向全世界的推荐。这20年之内,中国音乐环境的变化是不言而喻的。音乐是一种无词的语言,无论是中国音乐家演出世界的音乐,还是西方乐团演奏中国作品,都是一种交流和沟通,这在当今世界消除彼此间的误解尤为重要。

记者: 您2009年创立了“上海新年音乐会”,创办的初衷是什么?

余隆:2009年我接任了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上海交响乐团创办于1879年,是中国也是亚洲历史最为悠久的交响乐团,甚至是世界最有历史的交响乐团之一。上海需要一个国际化的新年音乐会,让世界通过这个窗口更好地了解今天的中国和今天的上海,了解今天中国的演奏家们在开放的环境里对音乐的追求和梦想。“上海新年音乐会”也是对观众的一个回馈,他们跟我们一起创造了“上海新年音乐会”这个品牌,而绝不仅仅是舞台上的音乐家。

记者: 与全球众多的新年音乐会品牌相比较,“上海新年音乐会”的特色在哪里?

余隆:“上海新年音乐会”已经是一个世界知名品牌。跟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一样,我们每年都会有不同的世界顶级的指挥家来和上海交响乐团合作,演出经典作品。上海是改革开放的窗口,上海新年音乐会也完成了中国与国际的一种对接,直接展示了中国的风貌,展示了中国人民享受改革开放春风带来的文化和艺术硕果,也展示了上海的城市风貌和城市气质。

记者:在上海新年音乐会的第十个年头,您想通过这样一场特殊编排策划的新年音乐会来表达一种怎样的情感?

余隆:2019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对这个主题特别有感慨,我们今天的一切都应该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70年来,新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上海是我们伟大时代缔造者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所以这场新年音乐会有极为特殊的意义,因此我们精心策划了一场以“献给共和国70周年的第一首歌”为主题的盛大音乐会,来歌颂伟大的祖国,也为共和国70周年献上一份代表上海的特殊礼物。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