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图书

崔永元新书《有话说》重磅上市 最高级的说话是实话实说

作者: 陈莉 来源:广州日报
2019-01-03 08:06 

近日,崔永元最新作品《有话说》正式与读者见面。他说:“我未曾放过实话,实话也未曾放过我。”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有什么话要说?你可以在书中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不管你是看热闹还是看门道,说到底,小崔也好,你也好,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时代的倾听者和表达者。

记录可能“不合时宜”但“活到极致”的人

崔永元在新书中分享了很多身边朋友的故事,都是一些看起来可能“不合时宜”但“活到极致”的人,比如导演王家卫、蔡明亮、造纸匠人贡斌。谈到他们给自己带来最大的触动,崔永元总结为“为自己的所爱,活到极致的幸福”。讲到王家卫,他说,“拍个电影怎么那么慢啊,一拍拍五年,但是跟他聊天你会发现哪是拍个电影讲个故事这么简单,恨不得在镜头里要把一个时代、两个时代的世道人心都装进去,他不会在乎你是否能看懂,他在乎的是自己能不能放进去。”

而蔡明亮,“我特别希望他给我讲讲电影知识,结果他总是告诉我去哪里吃了顿火锅特别好,下次你一定得来。因为他对生活极其热爱,所以他才能把生活拍得那么真实美好,才不是想象中规规矩矩的电影,他的每一部电影都像一个有梦想的人吹了一个大大的泡泡,特结实,戳不穿,捅不破,美丽得不行。”

当问到如果说贡斌是为了纸活着,杨丽萍是为了舞蹈活着,那么,你是为了什么活着?崔永元的答案是:“为了向他们学习活着,为了靠近他们活着。”

关于说话之道:别着急,别焦虑,有方法

很多人都很好奇崔永元现在主要在做什么,四个字:口述历史。如果再问:“口述历史”在做什么?答案就是“给我们留下一个千百年后还可以和先人温馨对话的机会”。因为他一直坚信历史不仅仅是档案上的文字,还活在我们的记忆里,只要我们还活着,历史就不会死。

现在在大学当老师的崔永元觉得这个职业非常有幸福感,“可以和学生进行交流,你会发现他们的知识远比你想象的扎实,甚至思路也远比自己清晰。我现在看的很多书都是我的学生推荐,他们的阅读量要远远大过我,真好。”他认为,这是一种互相教育、共同成长的感觉。教育的乐趣,就在于把自己的知识告诉别人,再从别人那里汲取到营养。

说到“说话”,崔永元说:“当所有人愿意教授‘术’的时候,我更愿意告诉你‘除了术,还有道’。‘术’是教会我们怎么把一件事情用最快的方式做成。而‘道’是让我们知道一件事总会有成和不成的两面,别着急,别焦虑,有方法。”这是崔永元在书中关于说话之道最核心的分享,除此之外,他还告诉我们:“所有的经验都是分享,心态才是良方,你自有你独一无二的特色,但无论何时千万不要忘了善良。”

精彩书摘:

导演王家卫

非常有幸,我认识了王家卫导演。前一阵儿他监制了一部电影,快上映的时候特意找我主持开幕,我说为什么是我,他说因为讲的是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

前年,他从我这里拿走了一个故事版权要拍成电影。可一见面,他从来不给我讲故事走向,而是一直在构建时代背景。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搜集整理各种各样的资料,梳理盘根错节的线索,分析这个时代背后存在的可能性,并为此极其激动。他还留给我一个任务,寻找当年的资料。转眼两年过去了,别说电影没看见,连个剧本都没有,不过王家卫拍电影好像一直没有剧本。

故事的版权期是5年,有一天,他跟我说:“小崔,很可能5年过去了,我还没开始拍呢,到时候我们得再续。”

现在人们眼里,说话常常是一件必须用效率来衡量的事情,如何快速说服别人,如何当场感动客户,如何马上获得认可,好像来自别人的认同无比重要。这个时代很快,非常快,快到电影项目要压缩到两年,甚至一年。可是对于王家卫这样的人来说,怎么可能呢?他们要构建的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个时代啊。

但恰恰是他的这种慢让我慌张起来。就像《复活》 《安娜·卡列尼娜》这些书,年轻的时候读得很快,会觉得只是一个爱情故事,等到年纪渐长,有了生活的阅历之后再慢慢品味,才发现原来里面根本就是人生。

这个就是时间的力量。时间是洪水猛兽,也是解开问题的答案。

造纸匠人贡斌

20多岁的时候,觉得一切都可以,都来得及。50岁之后,发现时不我待。我的卧室里有非常多的书, 我连翻都没有翻完,因此常常和朋友开玩笑说,摆在那儿就像是一种行为艺术。但是真的很怕,很怕还有这么多好东西还没看完。

南唐后主李煜喜欢纸,为保存好纸,专门修建了储存的房屋,名为“澄心堂”。和我们今天所用的纸张左右晕染不同,澄心堂纸会上下分层,非常可惜已经失传了。我有一个朋友叫贡斌,他听别人说起这种纸,就中了魔,发誓一定要重新做出来。很长很长时间,他一心都扑在这件事上,直到有一天阿城先生去了他家,从垃圾桶里发现了他之前以为失败扔掉的一张纸,说:“就是它,这就是中国纸应该出现的效果。”

这么多年,见过名利场,丢掉了胜负心,作为一个散淡之人,他趴在地上号啕大哭。因为,那一瞬间,他觉得:“我的人生好像可以从此结束了。”

后来他们办了一个展览,叫“汉纸越千年”。你可以想象,纸造成了,静静地躺在屋角,贡斌和孩子们睡去了,蔡伦来了。

澄心堂纸以前是卖不掉,因为特别贵,现在是买不到,因为已经被各大博物馆收藏,用来修补古画。据说一张价格可达七八万元。

他送过我一张,我直接就给用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真的吓了一跳,所有的叠笔都能看到,所有的痕迹都有保留,突然就很感动,原来我们的祖先早已经用他们的方式让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只是我们渐渐把这些弄丢了,好在还能找回来。

……

这么看,好像都是一些不合时宜的人,但他们活得很快乐,而且是一种把一件事情做到了极致的快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