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轮播图

瓷白匀净 巧笑嫣然 古代仕女化妆用的那些“瓶瓶罐罐”

来源:人民网
2019-08-09 09:55 

化妆是女性生活重要的组成部分。从古至今,不论东西方,化妆不仅是女人的天性,还是礼仪的一种体现,是对他人表示礼貌和尊重。

唐代杜牧《阿房宫赋》中的“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形象地描写了秦宫仕女们重梳妆的盛景。现代也多有尝试还原古代妆容的影视题材作品,如《汉武大帝》,还有最近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汉朝风韵、唐代雍容,浓妆淡抹各有意趣。

前段时间被刘亦菲的“木兰妆容”刷屏,《木兰诗》中的“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被演绎成这样:

有不少网友吐槽这妆容过分浓重“难以接受”,但追溯源流,古代确有这种“额黄妆”:在铺满铅粉的面上,将黄色颜料染贴于额间,也称“鹅黄”、“鸦黄”、“贴黄”,这个妆容起源于南北朝或更早时。两眉之间的红色印记为“花钿”,是唐代比较流行的妆容饰品。

当然对于“额黄”与“花钿”是否能同时妆点存在,还有疑似宋代流行的“三白妆”和有现代手法风格的腮红“杂烩”是否真实还原古妆风貌还是纯属电影演绎,在此不做赘述,只是权当化妆对于女子重要性的有迹可循的例证而已。

在现代即使号称素颜示人的女汉子们,其家中也少不了滋润皮肤的瓶瓶罐罐儿,还有防晒、隔离、口红等面妆基本款。如果日常有化妆习惯的人,相信他(她)的化妆台上日积月累一不小心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凌乱而又充实,看到这张图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现代的化妆品让人眼花缭乱,种类划分精细,品牌繁多,它们成体系、甚至有规模,按种类、用途划分,大大小小的盘盘、罐罐可以铺满化妆台好几层。看到今人的化妆台,可以想见早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就有“酒晕”、“桃花”、“面魇”、“斜红”、“额黄”等妆容的古代,那些仕女妆台上的盛景,一定不输今人。

那么多的化妆品如何包装、收纳是个问题,今人的散粉、粉饼、眼影、腮红等都有专门的配套包装,还有化妆包、化妆箱等专业收纳化妆品的箱包器具;在这方面,古人也不落下风,妆品用具精致华美,用妆奁、粉盒、镜匣等收纳化妆品,时代不同但是对精致生活的追求一点没变,现在就看看古代仕女化妆台上那些同样琳琅满目的“瓶瓶罐罐”。

  黑漆描金嵌染牙妆奁,清中期,通高42厘米,长42厘米,宽42厘米。清宫旧藏。

妆奁方形,分上下两部分。上部开启奁盖,内有一方盒,用于摆放铜镜。下部开启两扇门,内又有镂雕的两扇小门,小门内有对称的四个抽屉,底部为一大抽屉,均用于摆放梳妆用物。妆奁所需衔接处均配以银镀金錾花合页及鱼形扣。

  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局部)正在梳妆的贵妇

底妆篇——瓷白匀净 巧笑嫣然

“芳脸匀红,黛眉巧画宫妆浅。风流天付与精神,全在娇波眼。”这是北宋词人周邦彦对女子梳妆的一段描写,事实上,中国古代女子的爱美之心,远比婉约清丽的宋词来的早得多。

早在战国时期,《韩非子》中就出现了“脂泽粉黛”这样的词,那时候人们可以使用的物料十分有限,妆粉的原材料就是大米。由于制作方法较为简单,米粉在民间广为流传。但米粉毕竟有着不可忽视的缺点,就是持妆能力实在是太差了,遇水成糊,难免尴尬。

为了改善这一问题,铅粉应运而生。所谓铅粉,实际上主要材料包括铅、锡、铝、锌等各种元素,它与米粉相比最大的优点,就是防水,敷于面上还能使人光彩照人,在秦汉时期被广泛使用。曹植在《洛神赋》中曾用“芳泽无加,铅华无御”来形容女子的美貌,这里的“铅华”,指的正是上妆的铅粉。

  铜镀金四方委角粉盒,清晚期,长6.3厘米,宽6.5厘米,高2.6厘米。

盒四方委角形,盖前开启式,内安玻璃镜。盒内中隔为二,可盛放胭脂、香粉等化妆品。盒四面均装饰有透雕花卉图案,特别是盖面,制作较为精致,中间透雕五蝠捧寿纹。此盒做工精细,富丽堂皇,是清宫中后妃化妆的用具。

古代妆粉中最主要的两类就是米粉和铅粉了,但众所周知,铅是有毒的,长期使用必对身体有极大损伤,因此再往后数百年间,妆粉也发生了“进化”。宋代有“玉女桃花粉”,制作讲究,据说还有“消瘢黯、驻姿容”的功效,到了清代,慈禧太后更是珍珠粉的狂热迷妹,甚至经常敷着珍珠粉入睡,以求皮肤光滑细腻。

不难看出,古代仕女对于底妆的妆品已是十分讲究,那么盛放这些妆品的器物,是否也一样的精美绝伦呢?

上图是江西省德安博物馆的一件珍藏品,它是宋代的青白瓷堆塑粉盒。青白瓷是汉族传统制瓷工艺中的精品,釉色介于青白之间,色泽温润,莹白如玉,更特别的是这只粉盒的设计,除了堆塑的花样装饰之外,粉盒中有莲花小碟,和一个小储水罐,是为了调和胭脂水粉,现制现用,干净卫生又独具匠心。像这样的粉盒,在当时多为富贵人家的女子所用,也算是寻常百姓家的器物了,相比之下,帝王家的用度就多了几分奢华贵重。

  铜镀金刻花镶玛瑙委角形粉盒

这是故宫博物院的一件藏品,粉盒形状好似如意头,上下两面各嵌欧洲彩石一块。石呈褐色,间晕白色,花纹美丽清晰,光亮平滑,粉盒周围刻欧洲流行的贝壳卷叶花纹,样式十分精巧,格调雍容华贵,足见皇家气度。

与这样精巧的器物相比,我们现代人梳妆台前的瓶瓶罐罐反倒显得有些落入俗套了,当今天的我们坐在台前装扮自己时,是否会想到千年前的此时,有一位妙龄女子正从精致的妆盒里取粉,为悦己者容呢?

胭脂篇——朱唇一点 人面桃花

  定窑白釉盒,唐,高6.9厘米,口径9.8厘米,足径5.4厘米。

盒呈圆形,上下子母口扣合,直壁,盖顶隆起,腹下内收,圈足。胎壁较厚,胎质坚硬。里外施白釉,釉色洁白,釉面莹润。唐代瓷盒以圆形为主,多为素面,至晚唐、五代时盒面多刻划花纹,器足渐高外撇。至宋时瓷盒形制呈多样性。瓷盒在唐代主要为日用器,多用于盛放妇女化妆品,有粉盒、硃盒、油盒、黛盒等,此外也有药盒、镜盒或专门盛放香料之盒。

古代胭脂,是面脂与口脂的总称,与现代的管状唇膏不同,口脂装于小盒中,蘸取后点涂均匀,以显唇色娇俏靓丽,面脂多涂于两颊,为妆容添加色彩。

关于胭脂的由来,可谓众说纷纭,采信较多的说法是,胭脂起于匈奴。胭脂最初是“燕支”,是匈奴人用于妆面的红色颜料,它的原料是一种植物花朵。据载,“燕支,叶似蓟、花似蒲公,出西方,土人以染,名为燕支,中国人谓之红兰,以染粉为面色,谓为燕支粉。”南北朝时期,人们在其中加入牛髓、猪胰等物使其成为一种稠密润滑的膏脂,因此“燕支”改写为“胭脂”。也有人说,胭脂是匈奴王庭的正妻大阏氏常用的妆品,后取谐音称为“胭脂”。

对于爱美之心甚重的古代仕女来说,哪种起源并不重要了,胭脂为她们的脸上增添了色彩,也由此创出各式各样的妆容。在包罗万象的大唐盛世里,浓郁的色彩更显得自由奔放。

近日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中,婢女檀棋的妆容引得网友热评,极大地还原了唐代的酒晕妆,上妆时先用白粉敷面,后将胭脂在手心调匀,搽在两颊,色彩浓郁者成为酒晕妆,仿若酒后两颊的红晕,淡者称为桃花妆,薄薄施朱,惹人怜爱。

与大唐的浓墨重彩不同,明清时期女子妆容略显清淡,《红楼梦》中贾宝玉教平儿理红妆时,说纸样的胭脂“不干净,颜色也薄”,要用“白玉盒子呈的玫瑰膏子一样”的,“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渣滓,配了花露蒸叠成的”,只需要一点点涂在唇上,剩下一点水化开就当腮红了,平儿依言照做,果然美不胜收。

  金龙纹胭脂盒,清,高2 厘米,长7.5 厘米,宽5.3厘米。

  珐琅瓜形胭脂盒,清晚期,通高3.5厘米,直径4.5厘米。

以这两样藏品为例,金龙纹胭脂盒,盒上的纹样精细生动不说,竟还配了一对取胭脂的玉匙,与我们今天用的护肤品中配赠的挖勺如出一辙,更显精致。珐琅瓜形胭脂盒由盖、身两部分组成,盒体与普通的妆盒不同,呈丰满的瓜瓣形,材质是银镀金的,局部施以透明珐琅彩,粉盒造型别致,花纹布局疏朗,足以反映出清晚期手工艺品精湛的制作水平。

“朱唇素指匀,粉汗红绵扑。”这些不起眼的瓶瓶罐罐,给沉没在历史里的仕女们蒙了一层柔纱,让我们为她们平淡的生活赋予了各种美好的想象。

黛眉篇——眼含秋水 莫若颦颦

“颦颦”是宝玉初次看到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时为她起的别字。究其原因,宝玉在书中讲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况这林妹妹眉尖若蹙,用取这两个字,岂不两妙!"。这“颦颦”二字活化了书中林黛玉的形象,是其在《红楼梦》书中人设气质的精妙概括。

“画眉”是古人妆容中非常重要的一环,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是眉毛却是整个妆容的精神,化妆俗语讲,眉毛画的好,至少年轻10岁。自古无数描写女性闺阁风趣的诗词中都提到过“画眉”,如:

《近试上张籍水部》

唐 朱庆馀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新妇去堂前拜见公婆前,先请夫婿帮忙看一下妆容是否合适。新妇检查自己妆容是否合适,眉的画法是否入时?当然诗句的本意是作者以新妇见公婆的情形来比喻自己见考官的心态,形象生动,同时也从侧面反映了当时女性生活的风趣,以及人们对眉妆的重视。

对于古妆眉,我们听到最多的大概就是“远山眉”了,这得益于众多流传至今诗词歌赋文学作品中对于美丽仕女的形容:

温庭筠《菩萨蛮》:“绣帘垂,眉黛远山绿。青水渡溪桥,凭栏魂欲销。”

韦庄《荷叶杯》二首之一:“绝代佳人难得,倾国。花下见无期,一双愁黛远山眉。”

白居易《井底引银瓶》:“婵娟两鬓秋蝉翼,宛转双蛾远山色。”

从这些文学资料中可以看出,“远山眉”可谓是古妆风貌的经典眉形,除却远山和清代的黛玉版的“罥烟眉”,唐代品类众多、甚至有些眉形画风清奇,暗含了大唐盛世的一种包容和多元审美的风度。

  唐代眉形图

眉妆器具多与胭脂膏盒器相似,在制作上有“画眉墨”“眉黛膏”的分别。拜电视剧《甄嬛传》的影响,喜爱“古妆”的应该还知道眉妆的明星产品“螺子黛”。螺子黛据传出产于波斯,隋唐时代的仕女就已经使用,制作精致、品质优良。

“画眉”除了美化装点妆容的作用,在古代还是表示夫妻恩爱的闺房之乐,汉时有张敞为妻画眉的典故,出自《 汉书· 张敞传》:敞为京兆,……又为妇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怃。有司为此事专门参奏他,而他却不以为然。

太阳底下无新事,时代在发展,审美在变化,不变的是人们爱美的心,有了这样一颗心,生活必然时时都是积极的、美丽的。

  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