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文化滚动

文学和戏剧的融合(创作谈)

作者: 万 方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9-11-14 07:57 
分享

  万 方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和北京出版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是文学与戏剧的融合。文学与戏剧这个题目对我非常有吸引力,因为我也写过小说,也写过剧本。

前些天我看到这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彼得·汉德克发了一段话,我觉得非常好,他非常重视语言在戏剧中的作用。我的一个朋友看后说:“语言是文明的母体,文学是艺术的母体。”这话说到了我心里。

我曾经把我的一篇小说《杀人》改成话剧《新原野》,前两天还在老舍戏剧节演出,它体现了从文学到戏剧的转换。文学和戏剧共同的力量是什么?它们的不同又在哪儿?我个人有很深体会。我觉得文学可以是更自我的,当然文学作品也是为了给读者看的,但是这个读者跟编剧面对的受众不一样,读者你是见不到的。你并不知道这个读者是谁、有多少。但是作为一个编剧,当我写剧本的时候,我会想到如果你的戏上演,票房只有两三成,甚至更少,或者如果你卖出票,但是演到一半的时候观众都走了,作为编剧可能觉得特别难以承受。所以在写的时候你就会更多地考虑怎么能够抓住观众、吸引观众。而在写文学作品的时候,更多的是如何表达你内心真正想表达的东西,这两者真是有不同的。

《杀人》是写一对农村婆媳,那篇小说我自己很喜欢。我老被人问到,你作为曹禺的女儿是不是觉得有压力?因为我爸爸是一个对我像朋友一样的爸爸,所以人家问我的时候我都说没有压力。直到我的第一个戏——任鸣导演导的《有一种毒药》,在小剧场演的,演出第一天我去剧场的路上忍不住跟我爸说,我的戏要在首都剧场演了,真的很激动。但是在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作为曹禺的女儿是有压力的,这个压力是爸爸的那几个戏一直压着我,使我写了小说、写了影视,就是不敢写话剧,因为怕自己写得不像样子。直到觉得自己有一定能力,我才写出了《有一种毒药》。

所以对于《新原野》这出戏,我特别想写那样一种人物关系充满危机感、充满强烈戏剧冲突的一出戏。后来写出小说《杀人》之后我忽然意识到,也许这个作品具备了条件,但是怎么把它变成戏剧呢?我这个想法从产生到真正变成《新原野》之间大概有10年的时间,直到看了那么多的戏,包括国外的戏,我才觉得戏剧是非常自由的。当然比起小说还是不同,因为戏剧毕竟有时间的限制,两到三个小时。再有,它就是几十平方米的空间。这个限制既是一种制约,同时又是一种优势,在这个舞台可以更直接地跟观众交流。

打破束缚,文学给我一种自由,也带来戏剧舞台的自由。在《新原野》这部戏里,可以看到很多文学的影子,使这个剧本的演出有更广阔的空间。在小说里很好的文学语言怎么用到戏剧里?用在这个复仇的农妇身上?原来我觉得观众可能不接受,但从演出效果看,观众完全能够理解。今天走进剧场的观众既具有文学的眼光,同时也具有戏剧的眼光,这是所有戏剧人和文学创作者努力的成果,使观众和读者变成了一体,能够欣赏文学和戏剧融合起来的艺术生命。(万 方)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