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文化滚动

九城十场一路歌 半生尽在音乐里

作者: 胡广欣 来源: 羊城晚报
2021-03-11 09:24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2021年的元旦之夜,吴颂今第十场个人作品音乐会在兰州圆满落幕。台下坐着吴颂今童年时代的小伙伴和师友,他们记忆里那位喜爱音乐的小小少年,如今已变成台上白发苍苍的老音乐家;晚会演出的许多颂今作品,观众们都耳熟能详,听着亲切又感动。

“这十场音乐会是我50多年音乐生涯的‘汇报演出’。”两个月后,著名音乐人吴颂今在如今定居的广州举办了“视听分享会”,他如此总结。吴颂今出生于江西九江,在兰州、宁夏、成都度过童年,在南昌读完中学当了工人,后去上海求学,最终扎根广州立业。他重回曾经学习工作生活过的城市,连续举办了系列作品音乐会,把半生的音乐成果奉献给当地听众。

吴颂今的每一场音乐会都是群星云集,反响热烈。曲目选自他半个多世纪的创作成果,经典老歌加上词曲新作,让观众大饱耳福。从央视到当地电视台纷纷转播,媒体也好评多多。

这十场音乐会背后,蕴藏着吴颂今丰富多彩的音乐人生。近日,在荔湾泮塘的“颂今音乐空间”,这位硕果累累的国家一级词曲作家、资深音乐制作人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分享他的音乐故事。

北京站与广州站歌坛伯乐:广州打造杨钰莹,十余年后又同台

吴颂今的“歌坛伯乐”之称,是在广州叫响的。1987年,他作为优秀人才引入中国唱片广州公司,从江西南昌举家迁往广州,自此扎根岭南歌坛三十余年。

吴颂今说:“广州是我的福地。如果当年我没来广州,《军中绿花》《茶山情歌》等歌曲就不会有了。”在这片沃土上,他如鱼得水,凭借自己的艺术功力和敏锐的触觉,打造出杨钰莹、陈思思、小曾、周亮、黄伟麟等知名歌手,写出大量家喻户晓的原创流行曲,成为当时佳绩不断的音乐制作人和词曲作家。吴颂今跟杨钰莹的师生缘家喻户晓:1989年,他把南昌的学生杨钰莹带到广州,为她量身订造了一大批动听的“岭南甜歌”。《风含情水含笑》《茶山情歌》等作品热卖,杨钰莹成为内地乐坛首个炙手可热的玉女偶像。

爱徒陈思思(右)向吴颂今送花

杨钰莹与恩师吴颂今(右)再次同台

早在1999年,吴颂今便在“第六届羊城音乐花会”举办了首场个人作品音乐会。18年后的2017年,是他移居广州30年整,省市音协于广州为他举办“岭南飞歌三十年——颂今作品群星演唱会”,廖昌永、陈思思、张咪、扎西顿珠、唐彪、李素华、廖百威、东山少爷等知名歌手登台演唱。

廖昌永助阵2017年广州音乐会

音乐会阵容鼎盛

而此前一年,杨钰莹时隔十余年后参演颂今北京音乐会,被传为乐坛佳话。此场音乐会由中国音乐家协会音乐创作委员会、中国流行音乐学会、文化部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学会、中国唱片总公司联合主办。这是吴颂今首次在北京举办音乐会,请来关牧村、杨洪基、于文华、王丽达、乌兰图雅等歌唱家及他的众多弟子登台助阵。当晚,杨钰莹压轴登场,演唱了吴颂今为她量身打造的代表作《风含情水含笑》和《茶山情歌》。演唱完毕,杨钰莹向吴老师献上鲜花,吴颂今感慨地说:“岗岗(杨钰莹小名)长大了!”

为了达成此次难得的台上重聚,杨钰莹也是排除万难:音乐会与某个电视栏目的拍摄撞了时间,经过经纪人多方沟通,杨钰莹终于按时到场参演。“她不收出场费、不提任何条件,连到北京的机票和住宿都是自己解决的。”吴颂今坦言,“这让我挺感动的。”

江西站与上海站追寻梦想:创作自江西起步,难忘恩师栽培情

除了扎根30年的事业福地广州和全国文化中心北京外,吴颂今还把音乐会开到老家江西南昌以及求学之地上海。

1966年,在南昌一中读高三的吴颂今在江西省电台发表了歌曲处女作,决心走音乐道路。可惜遇上那年高考取消,本已考上中国音乐学院的吴颂今进入江西铸锻厂当工人,一当就是八年。务工之余,他仍然刻苦自学音乐创作,其成名作《井冈山下唱南瓜》就写于车间的加热炉旁。2017年11月举办的“情系江西三十年——南昌音乐会”是吴颂今送给家乡的一份沉甸甸的礼物:演出以“乡音、乡情、感恩、祝福”为主题,曲目包括不少赣鄱风情浓郁的江西题材佳作;当天百名表演嘉宾中,他培养的江西歌手占了一半以上。

上海则是吴颂今踏上专业音乐道路的起点。恢复高考后,他在1978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补足了系统的作曲专业技能。在吴颂今看来,他后来的成功离不开上音师长的谆谆教导。2018年,吴颂今的上海音乐会特地选在9月9日教师节前夜举行,向母校汇报,向恩师们致敬。

如果说江西音乐会的关键词是“感恩”,上海音乐会的关键词便是“传承”。吴颂今的母校上海音乐学院与上海音乐家协会担任音乐会的主办方,吴颂今的歌坛弟子和上海音乐学院的师弟师妹,都在音乐会上倾情演绎了他的作品。感人一幕出现在音乐会尾声:著名新民歌歌唱家陈思思在压轴唱完成名曲《情哥去南方》之后,向老师吴颂今献上一束鲜花;吴颂今则把他的恩师们——当年母校上海音乐学院的老院长江明惇、作曲系老书记沙汉昆,上海音乐出版社老编辑汪玲、李丹芬,南昌一中的班主任何竹清都请到台上,向他们一一献花致谢。老师、弟子三代同堂,成就一段佳话。回忆起上海音乐会,吴颂今言辞中充满感激:“当时汪玲老师已经定居海外了,80多岁高龄而且腿脚不方便。但她特地从伦敦飞回上海支持我,实在让我感动。”

兰州、宁夏与成都站儿歌爷爷:童年师从潘振声,西北行满载回忆

在超过半个世纪的音乐生涯里,吴颂今创作了大约5000首歌曲,跨越岭南甜歌、校园歌曲、军营民谣、儿歌、主旋律歌曲等诸多领域,堪称全才。在这么多领域里,他对儿歌创作情有独钟,谱写了1500首儿歌,超过创作总量的四分之一。这位“儿歌爷爷”,为一批又一批的小朋友创造出美好的童年记忆。

吴颂今有“儿歌爷爷”之称

吴颂今的儿歌创作与“塞上江南”宁夏紧密相连。吴颂今1岁半时随父母迁往大西北,在兰州和宁夏度过童年。在银川,吴颂今成为“儿歌大王”潘振声的学生:“我在银川市少年宫合唱团学唱歌,潘老师当时20多岁,是我们的指挥。他教我们唱很多好听的儿歌,还带我们到电台录音,后来才知道那些歌都是他写出来的。”潘振声在吴颂今的心里播下了音乐的种子,多年之后,吴颂今的创作之路也从儿歌起步:他的第一首全国传唱的作品《井冈山下种南瓜》便是儿歌。潘振声于2009年离世,2016年吴颂今回宁夏举办“小蓓蕾与儿歌爷爷——颂今童歌会”时,他专程把潘振声的女儿请到现场,向她献花表达感激。

事实上,吴颂今每一场音乐会都不乏童趣。在广州场,一群可爱的小演员唱起他改编的粤语合唱《落雨大》;在成都场,小歌手唱起他为老成都童谣谱曲的《胖娃儿胖嘟嘟》和他为母校创作的《感谢母校》;在兰州场,母校的孩子们演唱《小手拍拍》《拾稻穗的小姑娘》……

“西北和成都装载着我满满的童年记忆。”吴颂今说,“我在兰州银川长大,12岁时迁往成都。西北的秦腔和花儿、四川的民歌和川剧,都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影响着我往后的创作。”2020年底,以个人音乐会为契机,吴颂今回到阔别62年的兰州,回忆翻江倒海:“以前的兰州很小,一条主街半小时就可以走完;邻居家有个哥哥会捣鼓矿石收音机,我常去他家听广播听歌,顺便蹭饭;现在高楼大厦林立的雁滩,当年也不过是黄河边的一个小岛啊……”

吴颂今为此写下《老爷爷找童年》,在今年1月的兰州个人音乐会上,他找来三所母校的小同学,同他一起演唱这首怀旧的新儿歌。“其实这是一首挺伤感的歌,但孩子们却唱得很开心。”

链接

走向海外:新加坡、日本音乐会大获成功

在过去五年里,吴颂今个人音乐会两度冲向海外,登陆新加坡和日本。2019年1月,吴颂今在新加坡举办“星岛歌飞中国风——颂今作品群星演唱会”,这也是2019亚洲国际艺术节的开幕演出。吴颂今特地创作了《迷人的新加坡》《南洋的风》等极具南洋特色的新作,让新加坡的观众为之倾倒。

  日本音乐会将多首颂今作品改编为器乐演奏

2019年7月22日,吴颂今把他的个人音乐会带到日本。这场“华乐飘扶桑——颂今作品中日名家音乐会”成为2019亚洲国际艺术节的压轴演出,中日两国30多位著名歌唱家、演奏家、红歌星和小童星同台演绎他的二十余首佳作。本次音乐会颇具巧思:他请人将《茶山情歌》《军中绿花》等作品填上日语歌词;又将《灞桥柳》《女孩的心思你别猜》等十余首作品改编为中国民乐演奏曲,让日本观众得以跨越语言障碍,感受纯粹的音乐之美。(记者胡广欣)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