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文化滚动

奥斯卡下月颁奖典礼:小金人难掩美国电影业的颓势

作者: 严敏 来源: 新民晚报
2021-03-21 19:55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新冠疫情重挫美国电影业的霸业雄心:传统院线电影遭遇沉重打击,大片停牌停映,全年票房仅20.89亿美元,对全球总票房贡献仅15.59%。而政治分歧之下,美国社会经历前所未有的分裂,美国电影业也愈发为政治捆绑。

第93届奥斯卡奖日前公布提名,但人们心知肚明,下月的奥斯卡颁奖典礼终究还是一场美国文化和政治的秀场。只是,秀场与小金人,难掩美国电影业的颓势。

好莱坞想“再伟大” 与“民粹”殊途同归

2020年美国电影票房跌至40年来最低点,并且摄制量剧降,几乎看不到现象级佳片。但为了炫耀“业绩”,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不顾国内疫情持续,坚持砸重金在线下举办奥斯卡颁奖典礼,并邀请美国广播公司现场直播,甚至放宽准入资格,增加提名数量,宣称要将颁奖典礼办成“一场全球观众都想看的现场秀”。毕竟,面对来势汹汹的网飞等流媒体,坚守评价体系这一法宝,似乎是美国电影业守住自留地的最后一道堤坝。

当然,小金人“志”绝不只在守住自留地:从增设最佳外语片,到向非英语国家开放其他各奖项,近年又大量吸纳新会员,每年新会员多达八九百人,尤其是外国影人……上一届奥斯卡奖更是特意将最佳外语片奖“升格”为最佳国际影片奖,小金人的全球化雄心可见一斑。

在美国本土市场已经饱和,亟需扩展海外市场的情况下,小金人招揽外国片商和影人,无非是为了弥补好莱坞的资金、人才以及创意的匮乏,同时试图通过合作拍片打入他国市场。

上一届奥斯卡奖破天荒地把最佳影片奖授予韩国电影《寄生虫》。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质问:“这部片子好吗?为什么要把最佳影片颁给韩国电影?”在他看来,这样一个大奖应该颁给像《乱世佳人》那样的美国传统电影。

这是小金人与代表着美国民粹主义势力的特朗普的一次正面交锋。乍一看两者对立,其实殊途同归,都是要让美国电影“再次伟大”,让好莱坞主宰世界。

韩国影片《米纳里》是今年奥斯卡热门。

“政治正确”旗号下 “纠白”是昙花一现

然而,想为自身镀上“国际化”金色的小金人,实际上始终在本土面临多元化的困境。

以获奖人数比例为例,1980年至2015年获奥斯卡奖的男演员中白人84%,非裔10%,西裔和亚裔各3%,女演员中白人89%,非裔9%,西裔3%,这显然与美国人口比例不符。从少数族裔扮演的角色看,奶妈、奴隶、恶棍、野蛮人、恐怖分子等负面形象占多数。

几乎贯穿去年全年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激起了舆论对过往美国电影的反思。美国舆论意识到,奥斯卡经典获奖电影《乱世佳人》以“奴隶主视角的叙述方式”美化南方白人庄园主,将郝思嘉在战火中遭受的痛苦浪漫化,将黑人定位为对白人温顺和忠诚。更有人爆料称,当年颁奖典礼上获最佳女配角的非裔演员麦克丹尼尔只能独自坐在隔离席。而在前几届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黑人题材电影《为奴十二年》和《绿皮书》,也被质疑存在“以社会正义的名义弱化黑人抗争”和“从白人司机角度讲‘伪平权’”的问题。

然而,这样的反思能彻底改变长期以来好莱坞和小金人对少数族裔的歧视吗?

由于奥斯卡获奖者“太白”招致批评,因此第89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花落聚焦少数群体的《月光男孩》。当时,著名黑人导演斯派克·李希望奥斯卡奖的“纠白”不要昙花一现。然而,美国影坛的种族歧视是系统性且根深蒂固的,上一届奥斯卡奖4名最佳演员是清一色的白人,其他奖项几乎也是白人当道。

在舆论压力下,今年奥斯卡或许会将两三个奖颁给少数族裔。但美国右翼媒体放出话来:“这是逆向种族歧视!”也许,明年奥斯卡又会因为反种族歧视浪潮平息而“白化”复燃。口头上追求“政治正确”,但身体终究是实诚的。

  《乱世佳人》引发种族歧视争议。

“白-老-富”有话语权 获奖影片要“安全”

对于“政治正确”,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给出的官方解释是:获奖影片必须安全而应时,鼓舞人心而不可引发争议。具体地说,就是影片的主题、故事及内涵必须符合美国的政治理念和主流思想,配合一定时期内的一定政策,传递的信息必须是被广泛认可和接受的,不得违背传统价值观。

“奥斯卡政治学”最具标杆性的体现,莫过于最佳影片奖。纵观历届奥斯卡奖,上世纪六十年代,演绎歌舞升平的《窈窕淑女》踢走了抨击军国主义的《奇爱博士》夺魁;七十年代,叙述小人物励志夺冠的《洛基》打败了揭露美国媒体和政界黑幕的《广播电视网》和《总统班底》;八十年代,描写奥运选手拼搏的《烈火战车》挤掉了同情俄国十月革命的《赤色分子》;九十年代,讲述智商只有75的阿甘圆美国梦的《阿甘正传》获奖,而呈现美国黑社会丑态的《低俗小说》落选……

近几届奥斯卡奖同样如此,炫耀美国“公正”的《聚焦》胜出,暴露华尔街沽空内幕的《大空头》惜败;被视为大热门的《三块广告牌》败给《水形物语》,因为这部讲述绝望的母亲因女儿惨遭奸杀却追凶无果、无奈之下在路上竖起三块广告牌与警察局对峙的故事过于激进。据此推断,今年一部描写七名嬉皮士大闹法庭的《芝加哥七君子》也不可能获最佳影片。

需要指出,尽管增加了许多少数族裔投票人,但奥斯卡9000多名投票人中绝大多数是白人,尤其是中老年白人,其中最穷的也是殷实的中产者。“白-老-富”是奥斯卡乃至好莱坞的建制派,他们推崇美国梦,也偏好这种讲述白手起家的成功故事的影片。这正是为什么在1976年最佳影片角逐中水准最差劲的《洛基》会力克多部佳片,而今年韩国影片《米纳里》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等6项提名,因为它讲述的是韩国移民在美国建农场圆梦的故事。

好莱坞是美国民主党大本营,大部分导演和明星倾向于民主党,但大公司高层经理和制片人倾向于共和党。2016年以来随着美国社会分裂,极权主义(民粹主义)和自由意志主义不时博弈争夺奥斯卡最佳影片。而随着拜登政府上台,今年的奥斯卡奖预计要青睐宣扬自由意志主义的影片了。

(文中图片GJ)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