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文化滚动

“生活”之辨:戏剧做综艺,丢脸吗?

作者: 郭佳 来源: 北京青年报
2021-10-20 01:33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没有流量明星,只有灰头土脸的哥哥,黄磊发愿于疫情期间的综艺《戏剧新生活》,让一群没人认识的戏剧演员在另一方舞台上闪闪发光。今年的乌镇戏剧节,“戏剧新生活团队”集体返场,电视综艺上的小灵光被放大至舞台,而这些曾经为吃饭发过愁的戏剧人也有了自己的粉丝。

无论是“戏剧节”还是“新生活”,黄磊都是主要的策划者,在他看来,“我从来没想破圈,只是想扩圈。虽然也曾纠结过我们到底需不需要戏剧明星,但是有一天,你们会明白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做‘戏剧新生活’。”

戏剧做综艺丢脸吗?

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黄磊在家中看了一些表演类的节目,那时就想到,每年乌镇戏剧节时,自己都会看到一些优秀的戏剧人,他们一直在一个角落里默默发光。于是他就请来自己的好朋友严敏,决定做一个关于戏剧人的综艺,让大家看到这群发光的戏剧人。

“如果说有鄙视链,那么戏剧原来一定是在鄙视链的顶端,用综艺的形式呈现,两者能不能有结合的可能性?我是思考过的。有人问我,戏剧做综艺不觉得丢脸吗?我想反问,综艺不做严肃艺术不觉得丢脸吗?但开始我也有不确定的想法,其实我们应该用更多的形式去传递严肃的专业的认真的创作态度,艺术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戏剧舞台上如果有被追逐的‘明星’,这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文化氛围。”

录制的最后一天,黄磊找来一条拉沙石的船,把道具都搬了上去,并且命名为“沙石比亚”,他形容当时的状态,“他们站在船上,真的有一种乘风破浪的感觉。”

在节目中成长,审美和视角都变了

录制中,这些男生住在一间“宿舍”中,黄磊吐槽,“他们还抱怨有老鼠,其实原来根本没有,是被他们弄脏后才有的老鼠。丁一滕每天和自己的袜子睡在一起,我提醒他们要注意打扫卫生,但刘晓晔说这已经是他们打扫过的。”

对于录制的那段时间,如今回忆起来,每个人的痛点不尽相同,但又殊途同归。刘添祺对那段时光最深的印象就是“冷”,“天气虽冷,但细小的过程中大家随意说的话都让我学到不少东西,我突然发现好像挺喜欢戏剧的。”赵晓苏称自己是看回看最多的人,“我在家里基本每天都会放‘戏剧新生活’,我们八个人之间的默契不太有人能够达到,以至于录完的那段时间我都不想拍戏,从那么干净的状态进入不了其他的工作。”

刘晓邑则是在刚结束的那段时间,总感觉有摄像机在跟拍。丁一滕则称自己开拍前没拍过任何影视作品,“一排摄像机对着我们,我没法适应那个环境,一度想退出。磊哥(黄磊)帮我打开我自己的心门,和大家熟络起来之后,我天天黏着晓苏,每天都特别快乐。节目把我自己另外一面展现出来了,我在节目中成长,我的审美和视角也发生了改变。”刘晓晔最不习惯的是,自己说什么都能被听见,“但过程很快乐,同时也是一个妥协的过程,我享受大家掰扯的那种状态。”

没有流量明星,只有灰头土脸的哥哥,黄磊发愿于疫情期间的综艺《戏剧新生活》,让一群没人认识的戏剧演员在另一方舞台上闪闪发光。今年的乌镇戏剧节,“戏剧新生活团队”集体返场,电视综艺上的小灵光被放大至舞台,而这些曾经为吃饭发过愁的戏剧人也有了自己的粉丝。

无论是“戏剧节”还是“新生活”,黄磊都是主要的策划者,在他看来,“我从来没想破圈,只是想扩圈。虽然也曾纠结过我们到底需不需要戏剧明星,但是有一天,你们会明白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做‘戏剧新生活’。”

戏剧做综艺丢脸吗?

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黄磊在家中看了一些表演类的节目,那时就想到,每年乌镇戏剧节时,自己都会看到一些优秀的戏剧人,他们一直在一个角落里默默发光。于是他就请来自己的好朋友严敏,决定做一个关于戏剧人的综艺,让大家看到这群发光的戏剧人。

“如果说有鄙视链,那么戏剧原来一定是在鄙视链的顶端,用综艺的形式呈现,两者能不能有结合的可能性?我是思考过的。有人问我,戏剧做综艺不觉得丢脸吗?我想反问,综艺不做严肃艺术不觉得丢脸吗?但开始我也有不确定的想法,其实我们应该用更多的形式去传递严肃的专业的认真的创作态度,艺术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戏剧舞台上如果有被追逐的‘明星’,这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文化氛围。”

录制的最后一天,黄磊找来一条拉沙石的船,把道具都搬了上去,并且命名为“沙石比亚”,他形容当时的状态,“他们站在船上,真的有一种乘风破浪的感觉。”

在节目中成长,审美和视角都变了

录制中,这些男生住在一间“宿舍”中,黄磊吐槽,“他们还抱怨有老鼠,其实原来根本没有,是被他们弄脏后才有的老鼠。丁一滕每天和自己的袜子睡在一起,我提醒他们要注意打扫卫生,但刘晓晔说这已经是他们打扫过的。”

对于录制的那段时间,如今回忆起来,每个人的痛点不尽相同,但又殊途同归。刘添祺对那段时光最深的印象就是“冷”,“天气虽冷,但细小的过程中大家随意说的话都让我学到不少东西,我突然发现好像挺喜欢戏剧的。”赵晓苏称自己是看回看最多的人,“我在家里基本每天都会放‘戏剧新生活’,我们八个人之间的默契不太有人能够达到,以至于录完的那段时间我都不想拍戏,从那么干净的状态进入不了其他的工作。”

刘晓邑则是在刚结束的那段时间,总感觉有摄像机在跟拍。丁一滕则称自己开拍前没拍过任何影视作品,“一排摄像机对着我们,我没法适应那个环境,一度想退出。磊哥(黄磊)帮我打开我自己的心门,和大家熟络起来之后,我天天黏着晓苏,每天都特别快乐。节目把我自己另外一面展现出来了,我在节目中成长,我的审美和视角也发生了改变。”刘晓晔最不习惯的是,自己说什么都能被听见,“但过程很快乐,同时也是一个妥协的过程,我享受大家掰扯的那种状态。”

【责任编辑:徐子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