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文化滚动

电视剧里婚姻情感百态,如何照见当代人的内心

来源: 文汇报
2022-03-02 09:37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来源标题:电视剧里婚姻情感百态,如何照见当代人的内心

婚恋故事里蕴藏一个时代的社会、家庭以及人际关系,向来受影视作品关注。近日,《相逢时节》《我们的婚姻》《婚姻的两种猜想》三部新剧几乎同时开播。它们类型各异、气质迥然,但剧中的情感纠葛或多或少折射着近年来人们对婚恋、对职场、对财富的观念更迭。

人到中年,事业安稳,但情感需求与家族间的矛盾交织成了人生的一团乱麻;结婚六七年,小儿初长成,重拾的职场身份眼看着就要割裂家庭与个人的理想之境;初婚与未婚,大数据算出的登对与电光火石一见钟情,似乎都不是主角们追求的速成的完美婚恋方案——三个不同的婚恋阶段,三层不同的情感焦灼。

如果说《人世间》中光字片的众生相收束在了中国社会转型的21世纪最初十年,那么几部新剧承接的俨然是“后人世间”的婚姻百态:时代呼啸向前,原子化社会中的都市男女已经或正在面临各种观念的拐点。随之而来,人的内心秩序也在时代变迁里悄然重建。

婚内分工的流动,越发显见地撬动了社会认知

青年一代的异乡打拼与老龄化进程的叠加,使得职场与家庭的平衡成为越加普遍的生活命题。谁主外谁主内,这道选择题判断的仅仅是一家几口人的婚内分工吗?《我们的婚姻》试图用不同性别的境遇,拆解我们日常生活里熟视无睹的“性别”分工。

《我们的婚姻》里,沈彗星与丈夫盛江川已过了六年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其间,妻子从奶娃到教育孩子都是一把好手,还练成了能搬能扛、搞得定装修搬家也精通水电工的一身本事;身为投行高管的丈夫承担家庭经济开源,事业上前景一片大好,但在子女教育和家务事上,这位甩手掌柜也是“一问三不知”先生。大学时的梦想一朝被点燃,沈彗星决意投身职场。三口之家起了波澜,孩子的接送与陪伴,这是显见的时间再分配问题。而当夫妻双方的事业机会同时降临,该迁就谁、牺牲谁,才是真正的痛点,撼动着家庭内部关系,也撬动了社会的认知。

作为参照组,《我们的婚姻》还设置了两对同龄夫妻。同为金融圈人,女高管董思佳与丈夫李宇文堪称沈彗星一家的“性转版”。全职爸爸既要面对外界异样眼光,也因自己的职场诉求得不到妻子看重而心有郁结,夫妻关系埋下雷区。另一位全职妈妈蒋静是夫妻关系里的完全被动者,“把老公当老板”的心态,让她几乎没有抵御婚姻风险、人生意外的能力。随着三对夫妻的“主内者”先后对个人前途有了新规划,“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家庭结构松动了,就业市场的“空窗期尴尬”“性别歧视”,社会生活各层面的惯性认知也都在摇摆边缘。比如剧中有场戏,盛江川作为学校亲子运动会上唯一的爸爸被大加赞赏,可似乎所有人都忽视了,妈妈的陪伴本不存在“理所当然”。又比如李宇文惦记自己的历史所学,重返职场的动议才刚开头,妻子一番性价比论浇来兜头冷水,“赚钱少就只能放弃梦想”的想当然,“社会价值被简化成金钱”的粗暴等号,由此成为剧中引发的又一重热门叩问。

故事更轻巧、诙谐,《婚姻的两种猜想》试图对话的观众也更为年轻。互联网时代,大数据能用模型算出各方面背景条件适配的对象。但速配人生里,如何慢炖爱情、亲情,成了年轻一代女白领沈明宝与丈夫杨争的人生课。突然怀孕、突然的原生家庭变故,一连串计划外事件,终将用扎扎实实的生活考题教会小夫妻,什么才是情感与婚姻的真谛。

时代在变,婚恋家庭剧的主题也在变。从30多年前的《渴望》到近年来的《我的前半生》《三十而已》《完美伴侣》,电视剧中观照的中国家庭关系已从无怨无悔式的付出型主角,渐变为追求个人价值与家庭关系两全的角色塑造。如今《我们的婚姻》更进一步,家庭与职场怎样平衡不再仅仅是属于女性的困境,而是在提示观众,我们对两性的认知偏差,是否存于更广泛的层面。同样,《婚姻的两种猜想》也用婚姻的全新想象浅浅地揭开思考:倍速时代,人生依然值得日复一日的磨合与珍惜。

温暖不烫人的戏剧设计,更能抵达共情

现实中,婚姻常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捆绑。这两年,蜜月期后的倦怠、工作压力下的挣扎、中年危机时的疲惫,凡此种种,常是婚姻情感剧的戏剧矛盾之核。相似的人生规律中,创作者们总希望写出故事新编,于是,在复合类型上做文章以提升戏剧性的浓度,被视为讲故事的新法。

《婚姻的两种猜想》用近乎漫画式的语态来讲年轻人的婚恋事,也用健身教练与富家女的相遇开拓出姐弟恋的样本,只是夸张的手段和桥段,都让人难以代入。《我们的婚姻》一边在职场和家庭的场域里抛出一句句“懂你”的台词,一边则因为绑架案的画蛇添足让职场竞争的可信度直线下降。

《相逢时节》索性是情感与复仇的双线交织,十余集已过,深刻的爱与浓稠的恨意都已一触即发。该剧改编自阿耐的同名小说,故事围绕一桩跨越两代人的恩怨展开,被观众称为国产中年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女主角宁宥一度深陷冷暴力的夫妻关系,挣脱之后清冷依旧、内心的高傲不变。男主角简宏成出走半生归来已是商界大佬,早早切割了让人窒息的婚姻,他对宁宥,并不止于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亲情与爱情不兼容,曾经深爱的人还能如何穿过风雨携手人生?

情感和复仇的悬念双线并进,恩怨情仇大戏带着浓浓的港剧复古风扑面而来。合成这股复古风的,有家族世仇的纠葛,有再见亦是爱人的情感羁绊,有姐弟血亲反目,兼有商战的扑朔迷离。观众会为这套戏码“上头”,因其浓烈的爱恨情仇狭路相逢。但若仅存戏剧冲突,口碑两极势成必然。从目前来看,浓烈的冲突性是剧本最迷人但也是最难之处,男女主角如何用爱的治愈平息几个歇斯底里配角的滔天恨意,决定着剧的最终品质。

真切的时代观照、强烈的人文情怀、笃厚的品格担当,让观众在一段段生动的影像故事里,感知世间温暖与人生真谛——这是中国电视剧与生俱来的秉性,也是成就电视剧成为最贴近生活、贴近人心的密钥所在。婚恋情感剧常写常新,更迭的时代背景是层理由,其间承载的千百年来中国人的传统人情,才是真正的文化磁场。

从《乔家的儿女》《完美伴侣》《小敏家》到眼下的三部新剧,都因温情与沸腾的冲突同行、人生况味与一地鸡毛难分界限,留下了不同的观众评价。对家庭、婚姻、情感为轴的电视剧而言,情绪太满,可能是戏剧的敌人。过分舞台化的浓烈情感需要降温,朝着生活的适宜温度靠近,才会让大家在会心一笑中看到自己的模样,得到对生活的感悟。

(王彦)

【责任编辑:徐子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