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文化滚动

吴京:不存在吴京打败了吴京 是中国电影在步步前进

来源: 北京青年报
2022-03-03 08:21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来源标题:《长津湖》《战狼2》分居中国影史票房冠亚军 主演影片累计票房已突破280亿

拍完电影《长津湖》和《长津湖之水门桥》后,吴京觉得自己成熟了很多,让他感慨的是儿子“吴所谓”也有了变化,“他平时都‘无所谓’,但是看了《长津湖》之后,剪了个寸头,他还让他妈给他冰了一个土豆,他吃了。我想,这就是我们拍这个题材、拍这些电影的意义吧。我们要告诉我们的孩子,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多么来之不易。”

《长津湖》《长津湖之水门桥》《战狼2》等几部电影,让吴京主演影片累计票房已突破280亿,成为当之无愧的“票房王”,炙手可热的程度让好莱坞也纷纷向其投来“橄榄枝”。

2021年,电影《长津湖》成为了中国影史票房第一,吴京自导自演的《战狼2》退居亚军位置,有网友调侃说“能打败吴京的只有吴京”,对此,吴京表示,特别有幸参加《长津湖》和《长津湖之水门桥》的拍摄,“这是终生难忘的经历。不存在什么‘吴京打败了吴京’,这是中国电影在步步前进,在向着更高的山峰前进。我只是有幸参加演出。我的老师张鑫炎导演曾经对我说:‘作为演员,你有责任、有义务让所有工作人员开心,让他们相信你,因为最后成就的是电影。’我觉得,如果《长津湖》没有我,也一定会有这么好的成绩。”

中国男人嘴笨,但是中国男人肩膀能扛

问:您最初是如何接到《长津湖》伍千里这个角色的邀约的?

吴京:好像是2019年的11月,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先生找到我,跟我介绍了这个项目,想要邀请我来出演。他把我从医院“拎”出来的时候,我正在康复治疗阶段。我拄着拐,手里拿着片子跟他说:“你看我这样,能演一个战士吗?”

问:后来是什么原因打动了您,让您决定带伤也要接演?

吴京:看完这个剧本之后,我哭了好几次,因为剧中很多情节都让我热泪盈眶。打动我的是那种真挚的情感,那种情感会触动你心里最深处、最柔软的地方。最后,我还是选择接下了这个角色。现在演完了,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问:在拍摄期间,您有没有再受伤?腿上的旧伤复发了吗?

吴京:受伤是有的。至于旧伤,我们的导演都非常聪明,三个组的导演说:“哎呀,你这个腿有伤,这样吧,戏中就让你的腿受伤吧。”于是,他们就安排了伍千里在片中腿受伤,这样我跑起来的时候就特别真实了。

问:您多次出演过军人角色,伍千里跟您以前演绎的相比,有何相同和不同?

吴京:相同之处是他们都是中国军人中普通的一兵,不同之处是伍千里是一个连长,他像一个兄长要照顾连里的每一个人,他有责任让他们能够安全回家。所以,伍千里身上背负了很多东西,但是又不能外在表现出太多,他是内心很柔软、外表很刚强的人。

问:您觉得自己和伍千里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吴京:我觉得我有伍千里的角色特质,比如说在对待父母上。我9岁离家,在外打拼20年,但是跟家里那份情感的牵绊,心里一直都有。伍千里的经历,跟我个人也很像。我也算经历过生死了,当然不是像伍千里这样打仗,是在拍戏的过程中、在练武术的时候,也经历过一些生命的考验,经历过一些危险。

伍千里是典型的中国男人。中国男人都有一种死扛的劲儿,都愿意把自己温情、脆弱的一面放在心里,把坚强的一面展现给别人,让大家看到他最刚强的一面。

中国男人都不善于表达,永远不会对妈妈说:“妈妈,我爱你。”他可能会用自己的行动,想让妈妈过上更好的日子。他可能不会对老婆说:“老婆,我好疼你噢。”但是,他可能会为家庭拼尽全力,让自己的家庭过上幸福生活。他不会说:“儿子,你好乖哟,爸爸好爱你哟。”但是,当儿子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他甚至不惜把生命奉献出去,去保护自己的孩子。

中国男人嘴笨,但是中国男人肩膀能扛。中国男人表面是一块铁,其实心里是一块糖。

对先辈们的敬畏,生怕自己的表演有一丝丝的失误

问:您很有军人气质,以至于林超贤导演一度认为您本人确实是当过兵,请问您对军人、军人气概是如何理解的?

吴京:军人有责任保家卫国,军人有义务承担起军人这两个字的责任。我想,你能够承担起这份责任的时候,或者是你一心向往这份责任的时候,无论是谁,无论你长得什么模样,你自然而然就会流露出军人那份担当、那种气质。我想,这个就是军人气概吧。

问:对于伍千里的动作戏,您是如何思考的?

吴京:如何还原真实的战场,尽量去掉以往一些动作片的修饰,这是我最大的挑战。因为我以前受过的军事训练是比较现代的,有现代特种兵的味道。而上世纪50年代的军人握枪、冲锋、行军、打斗的姿势,都不是我所熟练掌握的技巧。在拍摄动作戏的时候,我要时刻控制这个度,这是比较难的。再加上我有点武术功底,这有时候让我自然而然地带着一种大侠范儿,这是需要我随时自我控制的。

问:徐克导演感慨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群人,在片场聊角色、在酒店聊角色,是什么激发了大家的创作热情?

吴京:敬畏。是因为对先辈们的敬畏,生怕自己的表演有一丝丝的失误,会对不起这些先烈们的付出。

在片场,很多时候都是我们一起创作的,很多镜头都是大家一起创造的。我很少经历这样的电影,无论是导演、编剧还是我们的制片人,大家齐心协力为了一件事情而努力,到最后甚至你分不清哪一句话是哪一个人说的,是综合了大家的心血。

问:同时和陈凯歌、徐克、林超贤三位大导演合作,学到了什么宝贵的经验吗?

吴京:我从三位导演身上学了很多,从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到现场,看到人家这个镜头,我就会想“如果是我,我会怎么处理?”如果导演的选择跟我不一样,我就去问导演,您为什么这么做。导演们对我都挺好的,他们会告诉我他们的想法是什么。以后再有这样的镜头,我加上我的想法,再加上他们的想法,是不是会有另外一种想法呢?所以我觉得,这部戏我的收获特别大。

这次无论是跟几位导演,还是跟摄影师,我都学到很多。因为咱们现在的机器跟以前不一样,镜头的转换也不一样,包括调色、包括镜头的运用,我学到了很多,为我以后的电影积攒了一些经验。我觉得对我来讲,是很大的一笔财富。

问:在您看来,三位导演的风格有什么不同吗?

吴京:陈凯歌导演的画面特别讲究,无论是色彩、构图、灯光功效还是颜色配比,都特别讲究,他是一个浪漫的诗人。

徐克导演,大家都知道,他是“徐老怪”,我以前就跟徐克导演合作过,这次就想从他身上偷师“变”。他变得太快,而且他变的时候,他的视角跟你想得完全不一样,他的胆子非常大,敢于实施。徐克导演常常说:“我也在学习,我从大家的身上学到了很多。”连徐导演都在学习,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学习?

林超贤导演拍戏就像打仗一样,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点地往前推,不疾不徐,所有的东西,按照工业流程在推进,都在他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

我是动作演员,我从来没想过哭戏被人家夸奖

问:在电影中,伍千里和伍万里这对兄弟的感情,打动了很多人。

吴京:确实,这对兄弟之间的感情是需要我去琢磨的。我跟千玺的年纪差距比较大,我当年如果真努力努力,我的儿子也都这么大了。在片场演戏的时候,我就在想,我对他的那种不舍是怎样的一种感情。于是我就把他想象成我儿子,那种情感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了。

我成为了父亲之后,心越来越软,眼眶越来越浅。在戏里有一个镜头,是陈凯歌导演和徐克导演都特别喜欢的——我把弟弟伍万里的脸,揉成了包子脸。其实,那是我平时和我儿子玩的动作,可是你想一想,如果说你把伍万里弄成一个包子脸,而他马上要上战场了,如果这是你的儿子……想想我心里就会酸,眼泪就会流出来,可能是我岁数大了吧。

我觉得我和伍千里内心柔软的那部分,其实是挺像的,不用去刻意演,我自然而然就流露出来了。

问:在角色之外,您和易烊千玺的关系是怎样的?

吴京:易烊千玺是一个比较沉默的孩子,但是他的电影感很强。他很淡然,他的成熟度、对于电影的了解、他的表演,你会觉得他不像一个年轻演员,真是个天才。

从这个戏筹备开始到杀青,我们俩都在一起。虽然他话不多,但演戏的时候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我们是有默契的,兄弟之间的感情自然而然就养成了。

易烊千玺这个年轻人,难能可贵。我是带着拐杖进的摄制组,结果我的拐传给了我的兄弟。易烊千玺在拍《长津湖》的过程中韧带受了伤,片场外面有个坡,当他自己拄着拐爬不上去的时候,他就把拐扔下,跪着爬到了片场。我当时看到那一幕的时候,真是觉得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

问:在片场,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发生?听说大家都非常拼。

吴京:这是一个大家庭,兄弟之间彼此相亲相爱。在剧组里,我们有一个小房间。拍戏的时候很冷,拍完戏回来,我们会聚在一起吃火锅,总结一下今天的镜头、表演,聊聊今天遇到的事情。外面冰天雪地,我们这个房间其乐融融。

我们七连的这几个战士,每个人都像一种动物,所以我们管自己叫“七连六兽”。胡军哥是大熊,李晨是大猿,韩东君是豹子,千玺是小狼崽,梅生是狐狸,我是狼。

我觉得这次的演员都特别好,没有一丝矫情,真的是非常敬业和专业的剧组。

比如朱亚文,他并不是动作演员,有一个镜头是他从山坡上滚下来,拍摄中有一条他脑袋差点撞树上。为了拍好这场戏,他滚了一个晚上,每拍一条都会遇到不可预测的风险。

李晨拍一场戏的时候,炸伤了眼睛,但是他被炸伤眼睛之后,还接着来。还有一场胡军大哥的重场戏,因为导演要360度地拍,我们每一条都要哭,胡军大哥就要360度地配合我们演,每拍一条他都要“流血”,冬天的时候血流到身体上,又黏又冷又冰,都结痂了。男演员往往最怕哭戏,就怕感情耗尽了、泪水耗尽了,有时候会哭不出来,但是为了成就对方,都在用真挚的感情给对方搭戏。在那么冷的天气下,大家都无怨无悔,完全投入到这部戏里来,我们戏里戏外都是兄弟。

问:电影里您的每一场哭戏都很有感染力,比如回乡给父母磕头的戏,您是如何把握的?

吴京:我是动作演员,我从来没想过哭戏被人家夸奖。我觉得就是因为这份真诚,因为中国人对父母亲、对兄长、对兄弟、对战友这些朴实的情感,我觉得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而且我们这些演员有这么长时间生活在一起,非常熟悉了,何况戏里还有那么好的对白、那么伟大的情感作为支撑。甚至我们不用去演绎什么,就自然地进入到了戏中情感的世界。

说到父母这一块,其实拍戏那段时间我爸爸刚好脑血栓住院,我爸爸、妈妈和姐姐都没有告诉我,他们怕影响我的工作。后来我爸爸在休养的时候,家里人告诉了我。回乡那场戏的时候,伍千里见到父母磕头,你想想他们如果是你真实的父母,他们用最朴实最伟大的情感去面对你的时候,你怎么可能不会被感动?所以这些是不用演的。

《长津湖》和《长津湖之水门桥》将会足足影响我一生

问:拍摄《长津湖》和《长津湖之水门桥》肯定是前所未有的艰苦吧?您的感受是怎样的?

吴京:虽然我们的拍摄环境很艰苦,但是当年的志愿军战士,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还打赢这场仗,我们没有理由在舒适的环境里完成,这就不对了。所以每个演员在自己状态里做这件事情,我们只剩下享受这个过程了。

有一天夜里,我跟李晨、易烊千玺在片场睡着了,那天的气温是-23℃。我们坐在地上窝了快两个小时,凉气从地下往肚子里灌,肚子鼓鼓的。我们还有热水喝,而当年那些战士是没有的。那天我才真正体会到,为什么说“冻着冻着会睡着”,真的是精疲力竭。我们感受到那种真实的寒冷,更会对那些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打赢这场仗的老前辈们心生敬佩。

还有一天,我们听说要降温了,当天最冷的时候可以到-37℃。而那天南极是-38℃,北极是-39℃。我们都穿着厚厚的棉衣,添上了加厚内衣和保暖衣。可是到了片场,徐克导演说风不够大,于是安排了风炮在吹雪,吹得我们浑身发冷,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导演要求我们要注意观察,要强睁眼。风把我们半边脸都吹得麻木了,顺着脖子往身体里灌。那种滋味真的是拍一条就想跑,可是你拍完一条真的跑不了,因为你要继续埋位,在这儿等着。

《长津湖之水门桥》的拍摄中,有一天,拍的是我冲进敌军指挥所的戏,因为风向忽然变了,风把指挥所给烧起来了,我就被困在屋子里了,我听到对讲机里徐克导演在大声喊:“快进去救人!快进去救人!”

拍在火场里的戏的时候,里面非常热,呛得我快憋不住了,那个时候我们是多么怀念冰天雪地;可是,到了冰天雪地的片场,又觉得真是太冷了,又想赶紧进火场去暖和暖和……这种冰与火的煎熬,会帮助我们更好地塑造角色、找到角色的感觉,片场的环境刺激到了我们的每一根神经。

问:拍完《长津湖》《长津湖之水门桥》,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吴京:非常有幸参加了《长津湖》《长津湖之水门桥》的拍摄,这两部电影将会足足影响我一生。希望我们的表现不会给志愿军老前辈们丢脸。当年,那么多的志愿军前辈们,他们命都没有了,我们现在有什么可抱怨的呢?我们就更应该珍惜当下的生活、珍惜当下的幸福。真想让那些抗美援朝的先烈们,看到今天的中国——这盛世,如你所愿。

问:《长津湖》成为了中国影史票房第一,大家都说“能打败吴京的只有吴京”,对此您怎么看?

吴京:特别有幸参加《长津湖》和《长津湖之水门桥》的拍摄,这是终生难忘的经历。不存在什么“吴京打败了吴京”,是中国电影在步步前进,在向着更高的山峰前进。我只是有幸作为其中的一分子、有幸参加演出。

(萧游)

【责任编辑:徐子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