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文化滚动

纸上的味蕾:好饭还是家常

来源: 千龙网
2022-05-09 09:28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美食在历史进程中日渐丰富,体现在文学名著中令人神往。小说中的人物吃饱了,读者在流口水的同时,甚至会产生依样大快朵颐的想法。饮食描写不是闲笔,跟展现人物的性格、生活乃至地位是分不开的,比如贵族的食不厌精、绿林好汉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等。

绿林好汉不爱吃菜

文学作品中,哪里的美味齐全呢?除了天庭,或许就是水泊梁山了,金圣叹评:“写得山泊无物不备。”在《水浒传》第十九回,捉住黄安后,梁山举办筵会,“自酿的好酒,水泊里出的新鲜莲藕并鲜鱼;山南树上,自有时新的桃、杏、梅、李、枇杷、山枣、柿、栗之类;自养的鸡、猪、鹅、鸭等物品,不必细说。”《水浒传》中有一道知名的素菜——加料麻辣(火鹿)豆腐,这是在第三十八回,吃素饭、素酒、点心的戴宗享用的。只是让戴宗没想到的是,菜里“加料”加的是蒙汗药。

不同于吃素,英雄好汉的菜单上有酒有肉,偶尔也有菜,但哪怕蔬菜上了桌,好汉也是不怎么吃的。例如在《水浒传》第四回,鲁智深刚到桃花村也不过上了一盘牛肉、三四样菜蔬、一壶酒,后来加了只熟鹅。鲁智深“无一时,一壶酒、一盘肉,都吃了”,菜蔬则是不吃的。招待小喽啰则是每人两个馒头、两块肉、一大碗酒,也是没有菜的。而在第二十七回,武松在孟州牢城营吃得比鲁智深还好,有“几般菜蔬,又是一大镟酒,一大盘煎肉,一碗鱼羹,一大碗饭”。这些饭菜是施恩给武松开的小灶,也是醉打蒋门神的前菜。

春天食材丰富,但吃饭一定要适度,不要暴饮暴食,宋江就是个贪嘴的负面典型。《水浒传》第三十八回,宋江因见鱼鲜,多吃了些反而导致腹泻,结果到了浔阳楼提的要求就是“鱼便不要”,看来还是心有余悸,于是上的酒菜是“一樽蓝桥风月美酒,摆下菜蔬、时新果品按酒,列几般肥羊、嫩鸡、酿鹅、精肉”。

大户人家的奢华饮食

《红楼梦》堪称美食宝典,从中也能看出官宦之家的奢华,第四十一回刘姥姥见识茄鲞时的震惊程度不亚于读者。在春天的话,可以来一碗第五十八回中宝玉喝的火腿鲜笋汤,吃一份第六十一回中探春和宝钗提到的油盐炒枸杞芽儿。在第六十二回,芳官只想着喝碗汤、吃半碗粳米饭,攀附芳官的柳家的却给了她“一碗虾丸鸡皮汤,又是一碗酒酿清蒸鸭子,一碟腌的胭脂鹅脯,还有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并一大碗热腾腾、碧荧荧蒸的绿畦香稻粳米饭”。面对如此美食,芳官并没有什么胃口,只说了句:“油腻腻的,谁吃这些东西。”芳官只将汤泡饭吃了一碗,拣了两块腌鹅就不吃了。

其实柳家的负责的小灶,“连姑娘带姐儿们四五十人,一日也只管要两只鸡,两只鸭子,十来斤肉,一吊钱的菜蔬”。但宝玉身边的丫环面对如此美味竟能说出这样的话,不难想象主子们的吃食如何奢华。这也应了第六十一回势利的柳家的为自己辩护时所说的“慷慨陈词”:“你们深宅大院,水来伸手,饭来张口,只知鸡蛋是平常物件,那里知道外头买卖的行市呢。别说这个,有一年连草根子都没了的日子还有呢。我劝他们,细米白饭,每日肥鸡、大鸭子,将就些儿也罢了。吃腻了膈,天天又闹起故事来了。鸡蛋、豆腐,又是什么面筋、酱萝卜炸儿,敢自倒换口味。”大户人家糜费至极,却不懂人间烟火,待到家境败落,又是一番光景。

素筵与天庭盛筵

对于素食者来说,或许会向往《西游记》中美猴王与众猴“春采百花为饮食,夏寻诸果作生涯”的生活。《西游记》第一回中众猴设筵送美猴王出发的水果盛宴令人陶醉,只见“金丸珠弹腊樱桃,色真甘美;红绽黄肥熟梅子,味果香酸。鲜龙眼,肉甜皮薄;火荔枝,核小囊红……榛松榧柰满盘盛,桔蔗柑橙盈案摆。熟煨山药,烂煮黄精,捣碎茯苓兼薏苡,石锅微火漫炊羹”。等到美猴王被压到五行山下,五百年间就只能“渴饮溶铜捱岁月,饥飡铁弹度时光”了。这与庆祝收伏美猴王的“安天大会”上众神仙吃的美味形成鲜明对比。天庭盛筵并不罗列各种菜品,只八个字就让人叹为观止:“龙肝凤髓,玉液蟠桃。”

能吃龙肉的并不是只有神仙,还有曹操。在《三国演义》第六十八回中,曹操对左慈说:“我要龙肝作羹,汝能取否?”左慈于是“取墨笔于粉墙上画一条龙,以袍袖一拂,龙腹自开。左慈于龙腹中提出龙肝一副,鲜血尚流”。左慈以紫芽姜烹松江鲈鱼,也是老饕之言了。

其实花果山的高规格筵席还不如金鼻白毛老鼠精的素果素菜筵席。在《西游记》第八十二回,连孙悟空也赞叹:“好去处阿!想老孙出世,天赐与水帘洞,这里也是个洞天福地。”只见素筵上,“林檎、橄榄、莲肉、葡萄……果子随山有;蔬菜更时新:豆腐、面(角力)、木耳、鲜笋、蘑菇、香蕈、山药、黄精。石花菜、黄花菜,青油煎炒;扁豆角、江豆角,熟酱调成。王瓜、瓠子,白果,蔓菁。镟皮茄子鹌鹑做,剔种冬瓜方旦名。烂煨芋头糖拌着,白煮萝卜醋浇烹。”用各种手法做的各色菜品,可惜被孙悟空掀翻了。

虽然柿子在花果山和老鼠精洞府都有,但还称不上“绝”。在春深花放之时,唐僧师徒来到了七绝山,八百里尽是柿果。《西游记》第六十七回写道“柿树有七绝:一,益寿;二,多阴;三,无鸟巢;四,无虫;五,霜叶可玩;六,嘉实;七,枝叶肥大。”柿子好是好,可是由于太多了,地阔人稀吃不过来,而成为一路污秽,亏得猪八戒胃口好,才能“千年稀柿一朝净”。

好饭还是家常

写美食是有代入感的,尤其是读者跟小说中所处年代接近的作品。路遥的小说《平凡的世界》激励了无数年轻人,其中也有让人流口水的桥段。孙少平在平时也就是吃个黑高粱面馍,但清明之后,孙少平在田润叶家却吃了顿大餐,“把一大碗猪肉粉条刨了个净光,而且还吞咽了五个馒头。他本来还可以吃两个馒头,但克制住了——这已经吃得不象话了!”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能吃上肉加馍也是过年的水准了。在小说开头提到,县立高中的食堂提供的菜分甲、乙、丙三等。甲菜以土豆、白菜、粉条为主,里面有些叫人嘴馋的大肉片,每份三毛钱;乙菜其他内容和甲菜一样,只是没有肉,每份一毛五分钱;丙菜是清水煮白萝卜,象征性地漂了几点辣子油花,每份五分钱。

国外的文学作品中也有春季美食的描写。在福楼拜的小说《包法利夫人》中,包法利在春天举办婚礼,婚礼上的点心让人惊叹。“首先,底层是方方一块蓝硬纸板,剪成一座有门廊有柱子的庙宇,四周龛子撒了金纸星宿,当中塑着小神像;其次,二层是一座萨瓦蛋糕望楼,周围是独活,杏仁、葡萄干、橘瓣做的玲珑碉堡;最后,上层平台,绿油油一片草地,有山石,有蜜饯湖泊,有榛子船只,就见一位小爱神在打秋千:巧克力秋千架,两边柱头一边放着一个真玫瑰花球。”这个外表复杂、光鲜并不实用的蛋糕正是爱玛虚荣生活的开始。

宋代苏轼有《东坡志林》,清代袁枚有《随园食单》,当代作家中梁实秋、汪曾祺、陆文夫也是美食家。从天庭到草莽,从山珍海味到粗茶淡饭,觥筹交错中实现文化融合,绵延至今的炊烟是文化传承的标志,更不能忘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每个人心中最美味的或许还是情意浓浓的家常菜吧。正如周星驰在电影《食神》里说的:“只要用心,人人都是食神。”

【责任编辑:徐子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