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中国在线  >  新闻聚合  >  娱乐滚动

韩雪:我演不了手撕鬼子 想撕掉玉女标签

新浪娱乐韩雪 2015-12-11 12:05:00

韩雪:我演不了手撕鬼子 想撕掉玉女标签

韩雪

韩雪:我演不了手撕鬼子 想撕掉玉女标签

青蛙是韩雪在节目中突破的一个极限

  若穿越回古代,她大约是阁楼上的闺秀,看琴谱,练刺绣,偶尔和别的闺秀们一起围炉写写诗,基本能和她的形象对得上。

  然而现实是,她当演员、做制作人、上春晚演小品、参加了最苦的真人秀《跟着贝尔去冒险》,且在里面不顾形象地哭成乱麻,惹得外界一片争议。

  有人说她“不太好接触”、有点“高冷”;还有人说她“不敬业”,至今连一场吻戏都没有拍过;也有人说她“红三代”的背景,顺风顺水全凭关系。但江湖传言再多,男女绯闻似乎从未和她沾过边儿。

  韩雪[微博]说,自己是娱乐圈的“另类”

  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的前一天,韩雪在杭州录《中国梦想秀》录到凌晨3点,一大早再赶回了上海的工作室。记者刚一进门,看见韩雪正和同事一起埋头做卡片。工作室布置得并不奢华,类似宜家简约风格,色调温馨。

  桌子还摆着韩雪正在看的两本书:《道德经》和木心著的《文学回忆录》。

  问她为什么会看《道德经》,她说正在和一个师傅学习奇门遁甲,“也不是要拿它算命,就是好奇。”

  “她也不把自己当明星。”趁韩雪离开的一小会儿,工作室的妹妹和记者聊了几句,“我们觉得她就是我们的同事,不拍戏的话就我们几个,她也不要我们做什么,你看,连这些柜子都是她自己装的。”

  除了做饭,韩雪几乎每件事都亲力亲为。在自己出品的电视剧《淑女之家》拍戏时,因为看不惯工作人员都蹲在地上吃盒饭,还特意给工作人员配备了桌椅;《跟着贝尔去冒险》中有一个细节,当韩雪不愿意做贝尔交代的“恐怖”事情时,贝尔决定让队友小白替她做,一直态度强硬的韩雪这才屈服了。她说,“这是我的底线,能自己做的事情绝不麻烦别人。”

  “不拍照的话,我就素着了?”

  记者才发现,她并没有化妆,头发也简单一束,端着杯热水,像是下雨天隔壁部门凑过来聊天的女同事。

  玉女、红三代……大概是因为身上的标签太多,“前期是一个贴标签的过程,中间是一个漫长的撕标签的过程。”韩雪看起来外松内紧,自我要求很高,她称因为自己是一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所以会在摸索的过程主动把标签撕掉,而不是“等着别人来撕”。至于别人说的“不太好接触”,她大笑说完全不认同,“大概魔羯座过于独立和孤独的性格,不会太需要别人的陪伴,也不愿意倾诉,我也不大喜欢攒饭局聚会……一度我认为自己是社交恐惧症,出门前就是完全特别恐慌的那种,但走出门就好了。”

  有时候出门打不到车,她也一样会挤地铁去徐家汇,最多不过多戴个口罩。

  你问她路人有没有认出她来,她一脸认真,“怎么会?所有明星都是想被人认出来才会被认出来。”

  【对话】

  谈节目:“吃蚯蚓确实蒙圈了”

  澎湃新闻:看过你参加的真人秀《这就是生活》,感觉你不会再想参加这类节目了,说实话你也不太适合。

  韩雪:我的确不是一个有综艺感的艺人,(他们)很能玩儿、很能豁得出,让我上那样的节目,确实很恐慌。我也会问自己,为什么要去这样的节目?

  《这就是生活》和《跟着贝尔去冒险》有一个共通的地方,就是比较真实,考验个人能力,当然前者是生活能力,后者是拓展性的能力,平时生活中用不到的能力。我的性格是不太动的,比较宅。蹦极和滑雪我到现在也没有去试过,也没有强烈的愿望想要去试。

  但他们是纪录片团队,这点特别吸引我。我很怕去了以后就和做游戏一样的,给你一些预设的情境,大家玩一玩,不是不可以,只是多做没有太大意义。

  澎湃新闻:大家都知道贝尔是“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你难道不知道去了以后会很“悲催”?

  韩雪:我一开始不知道。我有很多男生朋友很喜欢贝尔的《荒野求生》,户外是我的盲点,只知其一。后来节目组找我,我是先答应了才去看节目。我做的准备是野外生存项目,考验身体能力,吃东西就压根没考虑,当然我也问了会不会吃很奇怪的东西,他们也没直接回答,就是说尺度会严一些;还有贝尔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因为不是竞技类,我认为是纯粹个人体验,但是后来我发现也不是这么回事,第一天去咬牛眼,我一直认为吃也可以不吃也可以,就是没有做好心理预设。吃蚯蚓确实蒙圈了……

  澎湃新闻:后悔吗?女孩子未必要那样,怕就是怕,就算有了变化也是被逼的,何苦呢?

  韩雪: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转折在戴那个“地狱头盔”,头盔里都是虫子,我真的不愿意戴,但是他用了一个方法,确实以我的性格来说是过不去的,他说你不行就让小白来!如果你说我好或不好,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喜欢没关系,但是如果要让别人来替我,我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后来就戴了,帽子带了一天,那个味道……其实也是怕贝尔罚,还不如做了,不做怕后面会更惨。

  澎湃新闻:所以青蛙就突破了极限?

  韩雪:对,上节目前我就和节目组说你别让我碰青蛙,我特别特别害怕青蛙,但是我觉得节目组是故意的。如果放在第一集可能我一溜烟就跑了,但是后面录了很多天了,也和贝尔建立了信任,他给我做了很多思想工作。

  贝尔是很强,对他不是事儿,对我们确实是个事儿。我当时还很害怕,他咬掉了青蛙的头,我很害怕他说你不抓我就让你吃。很矛盾,又想克服心理障碍,又很害怕。我一直说我抓了你就别让我吃。

  现在至少我们家附近有那种宠物店,卖观赏类的青蛙,我可以站在旁边看了。以前完全不能看。

  澎湃新闻:收获应该不仅仅是这个吧?

  韩雪:我们平时生活还是保险一点,我们把自己认为不安全的弱点隔离在身体外,不是说人没有弱点,还是会有。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上节目能哭成那样,摩羯座的人还是蛮冷静的。这次,确实让我克服了自己很多的弱点。大张伟也是改变比较大的,刚来的时候谁都不理,比我还高冷,后开他居然有天在车上说,“回北京聚”。他能这么说大家还都挺感动。

  谈尺度:“我也演过背后全裸的戏”

  澎湃新闻:出生在那样一个家庭,却选择了演艺行业,来自家庭压力应该不小吧?

  韩雪:以前刚入行压力会大一些,他们也吃不太准,认为娱乐圈有光环,但还是比较复杂。刚开始我拍戏,他们会觉得和我以前参加一个唱歌比赛差不多,无非就是个爱好,你要愿意去玩就试试。直到填高考志愿的时候,他们才当个事情,刚开始几年,我妈就不上班天天看着我。因为她当兵早,退休也早。

  澎湃新闻:你的家庭背景,接戏会受到影响吗?

  韩雪:战争戏是有顾虑的。今年拍过一个电视剧《巨浪》,其实是挺正的一个剧,并没有戏说,但家里人就(很认真)……我姑姑当时就问我,平型关战役那段你们到实地拍了吗?我说没有,除了孟良崮是去了山洼里,其他都是做的景。她就会说,是啊,这个地形和实际上的不一样。你知道吗?他们思想里是不完全是看戏,他们可能更看重的是历史的真实性。所以我就根本演不了手撕鬼子(笑),虽然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但一定会吐槽,所以自己要先筛选,我认为已经筛选得很严谨了。

  澎湃新闻:如果是不错的导演,不错的剧本,但尺度很大呢?

  韩雪:放十年前肯定不会演,随着年纪增长,也可能会。其实也不是来自于家里的压力,可能我自己会有这样的一个要求,我到现在也没拍过吻戏,但没拍的原因,不是媒体所说这个不能拍那个不能拍,我是觉得很多戏没有那个必要。如果我演《色戒》或《白鹿原》,我不接受情欲的戏,那是我不敬业,但是大量戏有吻戏还是没吻戏,是拍很实的接吻还是可以通过镜头处理,我觉得都没有太大的分别,我也不是在演偶像剧,天天谈恋爱,不演也很奇怪。通过借位就能起到(吻戏)效果,我又是女孩子,为什么不能退一步?

  我不知道大家认为的尺度是什么?我也演过尺度大的,演过背后全裸的戏,你说这个和接吻哪个尺度更大?那个戏是个长镜头主观镜头,我一共在里面只讲了三句话。导演说服了我,我愿意演,片方也不会拿这个事情炒作。所以还是题材能不能说服我。

  澎湃新闻:觉得你不像部队大院出来的孩子那么野,比较传统。

  韩雪:我小时候很皮的,大院孩子放学都是在一块疯,疯到大人嘶喊回家吃饭,我也被大人揍过。但可能小时候因为长相的关系,看起来乖一点,我小的时候学习成绩就好,大人都觉得这样是对的,小时候也不懂,上学的时候天性被束缚得多一些,我怎么样才能是一个老师和家长心中的好孩子?所以那样就显得中规中矩些,做一件事情要想很久。

  反而拍戏拍很多年以后就更自在了,如果贝尔这个节目放在刚出道的时候,可能我的顾虑会更多,我会想更多的是我应不应该吃这个虫子?现在我的点是,我想不想吃?那个时候更在意的是别人怎么看,现在不是特别在乎迎合别人,更听从自己的内心。

  澎湃新闻:军人家庭的生活习惯对现在有影响吗?

  韩雪:会。我通常去拍照都会打好提前量,有时候编辑和化妆师都没到,我有的时候也愿意上午做采访,基本上没有艺人愿意上午做采访,因为都在睡觉。相对来说我的作息习惯还是比较正常,但还是自我要求高,不是别人要求高。

  谈转型:想提前撕掉“玉女”的标签

  澎湃新闻:韩雪一直给我们基本是”甜美”和“安全”的印象,是不是突破很难?

  韩雪:我是积极的悲观主义者,摩羯座想事情想得又多,刚出道时唱片公司想让我走玉女路线,那段也很顺利。如果这个标签不撕,现在还是可以。但是我很怕再往下唱五年、十年的时候,等到你不得不撕掉这个标签的时候,你贴什么?从玉女变成欲女?那是很可怕的!我特别不希望这样,所以我会提前去按照自己情愿的去改变,比如自己创作、作词作曲。

  演完《错爱一生》,我敢说那之后两年所有这类苦情角色的剧本,基本都到过我的手上,但是我并没有演,因为既然没办法超越,就不要重复。换一种方式去演,包括《地上地下》,一开始是让我演共产党姑娘,后来我说不演,我要演国民党那个姑娘,双面间谍,我觉得演了也挺好的,因为别人找你的角色都是复制,可能我自己要想想,自己要创造什么?就像2009年我成立工作室做的第一个戏《娱乐没有圈》是个喜剧,我这个样子没有人会想到会演喜剧,不熟的人一定想不到我还能演喜剧。

  澎湃新闻:或许你的潜力还没有被挖到极致,比如上春晚演小品。

  韩雪:不行啊,多演演不了,那个很恐慌,你不觉得我演小品还是很忐忑的?它和影视剧还是有差别。所以我也不会想要去做一个喜剧演员,也不适合,但是身体里有那样的因子想要去尝试,就是前期有一个标签,中间会有一个漫长的撕标签的阶段,我不知道下一个标签是什么,但我知道首先要把之前的打破,你摸索过程中。

  澎湃新闻:你其实心挺累。

  韩雪:嗯,操心,做一件事情之前会想很久。我双子座的朋友可以同时做八百件事,不管做得行不行,先做了再说,我就不行,我必须想得特别清楚才能动,我一定是想成熟了再做,像我做戏就是这样。我是制作人,也把监制的活儿干了,每天睡3个小时,还要负责盯后期,技术我又很喜欢,当时做4k,国内公司当时没人能吐出4k带子、就自己研究,跑来跑去,还自己研究调色软件。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那些说你“不太好合作”的人?

  韩雪:我觉得误解产生于不了解,他和你没有生活上的交集,想当然的认为你就会这样。很多时候人家怎么说,我也不愿意多解释,还是听从内心吧。

  (责编:虫虫)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众怒 入侵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注册制推进:国务院通过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草案 美联储加息在即?投资者加码押注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