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中国在线  >  新闻聚合  >  娱乐滚动

官员“绰号”怎成隐形“投名状”?

西安网鱼予 2015-12-25 17:26:00

  官员“绰号”怎成隐形“投名状”?

  12月25日刊文《“绰号”见“民心”》指出,百姓给官员起的绰号,却足以让“明者见危于无形,智者见祸于未萌”。

  比如,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因为拆迁而被市民称为“李拆城”;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六朝古都被他“开膛破肚”,人称“季挖挖”;天津市原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讲究江湖义气,被人称之“武爷”…… 中国纪检监察报 12月25日

  说到“绰号”,其实从古至今皆有,它源于民众对某人或者某物,在某一突出方面的形象慨括,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也算得是表达对喜欢者的“亲密”信号。但是随着中央对反腐力度的加大,一批批“老虎”“苍蝇”的纷纷落马,带着戏谑色彩的绰号如:“季挖挖”、“推土机市长”、“砍树市长”、“李拆城”、“拆迁大佐”、“六百帝”、“武爷”、“徐三多”等也不胫而走,许多政府官员的绰号,却变成了民众对其不满或者对他们的无声的抗议。或许“绰号”有所夸大、不切合实际,但它至少是领导干部对一方百姓的政声、民声,所得“民心”的概括。

  有道是:“种什么瓜结什么果”。其实,对落马官员的所谓绰号,虽然算不上“盖棺论定”,至少是民众对单个官员形象的另一种概括。因为在几乎在每个落马官员绰号的背后,都有一段值得大书特书的故事。缘何为民做主的公仆何以能得这样的绰号?稍加分析,不难看出这与他们贪得无厌、独揽大权、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不无关系;与过度集中而缺乏制约的权力和社会支配能力不无关系;与缺乏有效监督而导致个别官员违法违纪偏离法律轨道不无关系。归根结底是权力监督失控,让官员的“绰号”成了隐形“投名状”。

  诚如,文章强调,对于纪检监察干部来说,多听听百姓给官员起的绰号,便可管窥一豹,顺藤摸瓜,进而查明就里,惩腐肃贪。的确,对于官员的另一种称呼,确切地说叫绰号,其实也有它的可考究性。当没有东窗事发时,官员绰号也许就是笑话,或许这些绰号常常最先只是在小范围内和私密场所内流传。当贪腐官员一旦落马,他们就马上会出现在报章坊间,并且与落马前行为大相径庭。看来“绰号”虽然算不上什么“正能量”,至少可以为纪检部门提供在日常监督和案件侦办过程中提供有力佐证。

  那么,官员“绰号”到底是怎样成为隐形“投名状”?又当谁警醒?“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官员绰号,虽然是一种民间修辞,但是对于为官者来说不失为一面镜子,一种鞭策;对于纪律监察部门来说,不失为违纪违法的线索;对于组织部门来说,不失为对官员及时纠偏治理的引擎,的确尤需监管部门以警醒。笔者以为,要剔除官员的绰号,就得根治权力,让他们手中有着过度集中的权力和社会支配能力,不能突破职责边界和工作原则。(鱼予)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众怒 入侵
西藏:展佛仪式拉开拉萨雪顿节帷幕 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 现场附近一片狼藉
财政部宣布亚投行正式成立 央行:外汇交易时间将延长至23:30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