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聚焦 > 新闻聚合 > 娱乐滚动

鲁妮玛拉:“龙纹身女孩”的无穷爆发力

作者:孟天翔 来源:新京报
2016-02-01 10:09:00
分享

鲁妮玛拉:“龙纹身女孩”的无穷爆发力

鲁妮玛拉

鲁妮玛拉:“龙纹身女孩”的无穷爆发力

与凯特·布兰切特合作《卡罗尔》

  2015年初,鲁妮·玛拉亲口承认了《龙文身的女孩》续集夭折的噩耗;同一时间,她在《星球大战》外传的选角中败给了英国女星菲丽希缇·琼斯,前景堪忧。

  然而随着戛纳大幕拉开,剧情发生了大逆转。凭借与凯特·布兰切特合作的女同题材电影《卡罗尔》的精彩表演,她与法国前辈艾玛纽尔·贝克特一同获得了戛纳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大奖。就在所有人都期盼着,她与布兰切特能一斩各种大奖之时,二人却在金球奖及刚刚颁发的演员公会奖上颗粒无收。

  在这之前,很多人对鲁妮·玛拉的印象还停留在“美国版龙女”。那部炫酷的影片为她打开知名度,《卡罗尔》则证明了她的实力。有人说这是她献上的职业生涯最佳表演,在这个瘦小的女演员身体里,似乎蕴藏着你永远无法预测的爆发力。

  鲁妮·玛拉每次出现在红毯上,几乎总是穿着黑白裸色,再搭配利落短发和复古妆容,混搭出一种让人过目不忘的、有着古典气质的暗黑系风格。对此鲁妮解释说,“我总穿黑色衣服也不全是因为朋克,还因为这样早上起床打扮起来比较方便……”直到有一次出席圣芭芭拉电影节,鲁妮选了条剪裁简洁的绿色连身裙,结果第二天的新闻标题统统是“鲁妮·玛拉终于穿带色儿的了!”

  她是最难搞的采访对象

  只有神秘与未知,才让人蜂拥而至

  与90后偶像詹妮弗·劳伦斯那丝毫没有矫揉造作的热诚不同,鲁妮·玛拉从不会给人留下热情洋溢的第一印象。冷淡、高傲、戒心重、疏远、捉摸不透、让人读不懂,是大多数记者用在她身上的形容词。事实上,鲁妮并不是故意想让自己很独特,“上中学的时候,别人就觉得我高傲自大,因为我不大与别人说话,但这是因为我胆小又害羞。虽然我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可我真想告诉他们,你们都错了我人好着呢!”

  是的,从小她就是大家族里最古怪的那类孩子,她说,“我生活在那么一个大家族,比如庆祝圣诞节,会有三十多张面孔一起在你眼前晃……”四岁那年万圣节,其他孩子都装扮成漂亮的小公主或小动物,她却扮成了儿童文学书《海蒂》里的残废女孩克拉拉,叫母亲把她放在童车里推着她走。

  成名以后的鲁妮依然不爱派对,不爱社交。她认为演员需要与观众保持一定距离,她也不愿意与其他明星频繁应酬,更不会与粉丝假装十分亲密地互动。她甚至承认,自己会把前来采访她的记者分成三类:还行、可以忍和无法忍,而大部分人都属于第二三类。她永远不会回答关于自己最喜欢听的音乐类型、最喜欢的电影、最想合作的导演这类问题,“人们想要了解这些是因为他们试图通过这个来定义你”,而她,永远不要被人定义。

  据说导演托德·海因斯之所以选中鲁妮在《卡罗尔》中饰演特芮丝,就是看中了这个女孩的倔强和羞涩;而当初人们质疑她在《龙文身的女孩》选角中的爆冷胜出,导演大卫·芬奇也理所当然地说,“萨兰德是一个边缘人物,她被深深伤害过,不能与人进行目光接触,鲁妮完全符合了这一特质。”作为演员,她根本不会小心翼翼地经营自己的形象。因为对于这一点,她聪明得有些尖刻:“没错,我不热情,也没那么招人喜欢。难道不正是神秘和未知,才让人蜂拥而至吗?”

  她是体育世家的白富美

  严格的家规造就了长大后的“叛逆”

  初走红时,常有媒体称她为富二代,因为“鲁妮·玛拉”这个名字在美国分别代表着橄榄球界的两大豪门家族:她父亲一方的玛拉家族创立了纽约橄榄球巨人队,是曾祖父蒂姆·玛拉当年花500美元买下的,如今市值接近6亿美元,而她母亲一方的鲁妮家族则创立了匹兹堡钢人队,那是一个更有名的橄榄球队,不但是超级碗上的常客,市值也超过了12亿美元。不过鲁妮·玛拉却摊手说,“我是在郊区长大的,上的是公立学校,我的父亲只是爷爷11个孩子中的一个,到了我这一辈更是多达四十多个孙子孙女。”

  虽说并非如很多人揣测的那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身娇肉贵大小姐,但那般“由他去吧”的洒脱个性,显然还是与鲁妮的家庭出身脱不开干系,也让她说话时远比那些为了实现表演梦想跑到纽约或是洛杉矶的小姑娘们底气足得多。

  在鲁妮的家庭教育里,连“放屁”两个字都被视同脏话,所以她在长大之后颇为叛逆,喜欢脏话,觉得这样很有力量。进入电影圈之后,她几乎在每部电影里都有裸露镜头,鲁妮对此的解释是,“如果这个角色需要在电影里脱衣服,这么做是有意义的,并且我信任这部影片的导演,那么一切对我都不是问题,我当然不会拍一些纯粹为了满足观众感官刺激的电影,但同时也不觉得裸露身体有什么可羞愧的,我身上有的东西,这个地球上一半人身上都有,没什么可奇怪的。”

  鲁妮的首个电影角色来自《都市传奇:血腥玛丽》,拿到女一号的姐姐凯特·玛拉提携妹妹客串了一个小角色,随后她在很多影片中出演配角。《新猛鬼街》是鲁妮第一部担任女主角的影片,该片让她获得关注,且赢得汉普顿国际电影节年度突破表演奖,之后不久,她便遇见了导演大卫·芬奇。

  她是令人震惊的龙文身女孩

  大卫·芬奇的第一反应“根本没可能”

  与大卫·芬奇合作《社交网络》其实并没有对鲁妮·玛拉产生多大的改变,因为她前后仅在剧组呆了四天。以至于当《龙文身的女孩》选角导演无意中提起她时,大卫·芬奇的第一反应是“根本没可能”,这样的软妹子演演爱情电影没问题,但是出演丽斯贝斯·萨兰德?别闹了!

  在原著小说中,萨兰德从小看着母亲被父亲虐待直至重伤不能恢复,她12岁起便被关在精神病院786个日夜,其中的380个晚上被绑着,青少年时期几乎是在酒精、性乱和毒品的交错中度过,被社会孤立,被非法剥夺所有公民权。这个角色面无表情,遍身生刺,天赋异禀,聪明机敏,清醒异常,像复仇天使般行于世上。而当时鲁妮演过的所有角色,几乎全是乖乖女。该片的选角在当年曾引发诸多猜测,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凯拉·奈特莉、凯利·穆丽根、斯嘉丽·约翰逊和娜塔莉·波特曼等一线大咖都曾传闻加盟,最后大卫·芬奇却选择了毫无名气的鲁妮·玛拉。

  “试镜拖了整整两个月。某天导演突然把我带进办公室,跟我闲聊各种不该演萨兰德的理由,说那会如何影响我的生活。接着他把iPad拿给我,屏幕里是一篇关于我被选为女主角的新闻稿。他说,他们当天就要发出新闻,我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决定到底要不要演。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接下来,豪门家族的文艺小清新一夜之间变身为有吸毒前科的贫民窟不良少女,鲁妮不仅要减重、练习滑板、自由搏击、骑重型机车、抽烟、学习方言和粗口,剪庞克发型,还要漂白眉毛,在耳朵、眉毛、鼻子、唇边甚至乳头上打洞,戴上属于萨兰德的金属环。

  看过《龙文身的女孩》的观众都会记得那场令人震惊的强奸戏,这场戏前后拍摄了整整一周,每天工作16个小时,出演监护人施暴者的演员约里克·范·韦杰宁甚至“在宾馆房间里哭了整整一天”。最终完全的投入成就了出色的表演,并为鲁妮赢得了诸多赞誉,包括金球奖和奥斯卡奖的最佳女演员提名,以及各种最佳银幕变身和最具突破女演员奖提名——据说当鲁妮的父亲听说她被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后大喊大叫大哭一场,之后跑去教堂祷告。

  她是没去领奖的戛纳影后

  听说是和布兰切特合作,居然有点害怕

  2015年5月,得知自己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时,鲁妮·玛拉正在“一边倒时差,一边洗衣服”,于是她缺席了领奖仪式,没有去走戛纳的红毯。迄今才主演过五、六部电影,《卡罗尔》中的特芮丝一角,便让她在30岁这年获得了一生中第一个“影后”奖项。

  在《龙文身的女孩》后很长一段时间,鲁妮出演的角色总或多或少带点萨兰德的影子。她在索德伯格的心理惊悚片《副作用》中饰演一个假装抑郁、外表柔弱的拉拉,与自己的心理医生相恋并密谋杀掉了老公查宁·塔图姆,据说拍戏时不知是塔图姆入戏太深,还是鲁妮自带的诡异气质,使得前者一见到她就觉得害怕。

  《卡罗尔》是个发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唯美女同故事。百货店儿童玩具区内,戴着圣诞小红帽的打工女孩特芮丝遇见了穿着貂皮大衣的贵妇卡罗尔。“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凯特,是在电影《伊丽莎白》里,那是1998年,我13岁,和妈妈在当地的小剧院。我当时就想,‘天哪,那女人是谁?’她是那么让人难以置信,那么聪明、机智又有趣,要假扮倾心于她简直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传闻鲁妮有个秘密名单,里面是她希望扮演的角色和与之合作的人,其中就有凯特·布兰切特,而她也曾坦言自己几乎看过凯特的每一部电影,在得知能在《卡罗尔》中与她合作时,第一反应居然是害怕。

  尽管两位女主角凯特·布兰切特和鲁妮·玛拉都被认为献上了近乎完美的表演,在人们对“女王大人”的秒杀级表演欢呼时,在角色成长的刻画上更有深度和挑战性的鲁妮则受到了更多的赞誉。影评人说,鲁妮把电影中那个涉世不深的少女的迷恋演活了,那种暗恋中的紧张、甜蜜、羞涩,以及迷恋的眼神都非常准确。她的精彩表演再次让人看到这个看上去害羞、脆弱的女孩身体里,蕴含着如此巨大的爆发力。

  你有可能不知道

  1、鲁妮·玛拉的家庭血统复杂,她的父亲是爱尔兰、德国、法国、加拿大混血,母亲则是爱尔兰人和意大利人的后裔,赋予鲁妮一个略显怪异又格外耐看的长相。

  2、她最喜欢的女演员是吉娜·罗兰兹,一位声名显赫的独立电影女演员,知名独立导演约翰·卡索维茨的夫人和御用。她为吉娜的角色所倾倒,吉娜的代表作《受影响的女人》与《首演之夜》她更是看了不知多少遍。

  3、她与男友查理·麦克道威尔(Charlie McDowell)早在2010年就被媒体拍到约会照。查理是《发条橙》男主角马尔科姆·麦克道威尔和女星玛丽·斯汀伯根的儿子。

  4、鲁妮·玛拉不喜欢别人在她生日时对她唱“生日快乐歌”,当电影杀青每个人朝她鼓掌时,她也会不由自主地脸红。

  5、姐姐凯特·玛拉曾出演过《断背山》《127小时》《火星救援》等影片。对于鲁妮走上表演道路兴奋不已,“我跟妹妹之间从来没有什么竞争,我的家族里没出过演员,我是第一个,我也没有什么演员朋友,所以当我的妹妹也成了一名演员,我感到非常高兴,感觉终于有人可以分享这一切,而且是我的至亲。”两人至今还经常一起聊剧本。

  撰文/孟天翔

  (责编:小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