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非姑娘 快男选手刘著贵在勇敢+真实

伪娘来了,这并不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事情,恰恰是当前多元文化纷呈、传统与现代思想碰撞的产物。快乐男声的选秀舞台,让更多草根有了可以秀的舞台。刘著事件深刻说明,伪娘绝对不是一个人的行为艺术,而是一种新的文化生态兴起,它更年轻,更前卫,是90后们的所想所感所为,它也许只是萌芽,但是值得更多的人去思考去辩证。

伪娘非姑娘 快男选手刘著贵在勇敢+真实

快男刘著

5月初,2010快乐中国快乐男声各大唱区才刚刚步入预选赛,在一个本来不太可能聚焦的赛段,网络热度却瞬时聚焦在刘著、童童等一批有着鲜明个性色彩的选手身上,他们被打上了"伪娘"的标签,于是颠覆传统的"伪娘"成为最热门的搜索热词。

伪娘,ACG界(动画、漫画、游戏三界)名词,特指天生拥有接近于(几乎是)女性的美丽相貌和身材,同时兼具男性与女性魅力的男性人物。当刘著、童童等人出现,让众人看到动漫世界中的"伪娘"有了真人版的演绎。从最开始的惊诧,到热烈的讨论,人们陆续作出或抗拒或观望或支持的反应,尽管刘著、童童等人一再强调自己不太在意众人的质疑,但是他们都表示早已习惯了周围异样的眼光,毕竟,接受伪娘的人只是极少数。

笔者并不是一个伪娘的狂热支持者,更多的时候游离在观望和抗拒之间,直到看到刘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那段话,才开始真正审视伪娘现象。有记者问刘著,是否觉得自己符合《快乐男声》参赛标准,他反问记者"参赛标准是什么?阳光?健康?我哪里不阳光?我哪里不健康了?"刘著认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选择女生打扮只是自己的生活方式。据称,他的家人也非常理解和支持他。面对众人的疑惑,刘著给出的答案是--我只想做最真实最舒服的自己。恰恰是这个真字,让我刘著有了一点欣赏和喜欢。

当下,在现代这个大众传媒不断地为我们提供"文化快餐"的消费社会,在"眼球经济"的驱动下,我们生存的环境,不管这个环境是现实的,还是媒体所虚拟的,每时每刻都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潮人潮事",从兽兽到凤姐,从犀利哥到伪娘,不管是谁,都在变换着形式在吸引着普通观众的注意力。现在大部分观众与媒体把目光都集中在伪娘的性别、取向、着装、打扮、神态、困惑着他们"到底是男是女",纠结着怎样给他们一个定位,但我们更应关注的是为"伪娘"现象背后的内容--原始青春动力,可贵的原始青春动力。

刘著也年轻,和同龄的其他青年一样有梦想、有活力、有冲劲,热爱生活、热爱音乐、敢于秀出真实自我,他们是这个社会中真实存在的一份子,他们所表达的就是他们这个年龄真实的青春日记内容。对于伪娘,我们应该给予更多的是对于他们人生成长中原始青春动力的一种鼓励、更多的是对他们勇气和信心的肯定。与其带着有色眼镜,用另类的眼光来看待伪娘,甚至对这种现象进行排斥、批评、压制,不如正确引导,让这些被误认为是"异类"的人敢于秀出真自我,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任何一种文明的进步,都需要开放的眼光和包容的情怀。

诚然,当刘著被媒体所追踪的时候,我们可以获得更多关于他的细节,他演唱的《传奇》,和王菲版几可乱真。这个科班出身、受过专业音乐训练的孩子,身上有几多潜力还未然可知。毕竟如京剧泰斗梅兰芳、反串明星李玉刚这样能被大众认可的反串艺术家并不多见,而他们的成就无不伴着一条披荆斩棘的涅槃之路。对于刘著,我们在关注、包容的目光里还含着一份期待,期望他能够保持阳光和健康的心态,去追求他的音乐梦想。

伪娘来了,这并不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事情,恰恰是当前多元文化纷呈、传统与现代思想碰撞的产物。快乐男声的选秀舞台,让更多草根有了可以秀的舞台。刘著事件深刻说明,伪娘绝对不是一个人的行为艺术,而是一种新的文化生态兴起,它更年轻,更前卫,是90后们的所想所感所为,它也许只是萌芽,但是值得更多的人去思考去辩证。(评论员:彭舒迪)

来源:金鹰网 编辑:加加

 
 
 
 
 

延伸阅读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