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著直面伪娘话题:我不能结婚 这是没有争议的

2010-05-19 17:29:13来源: 南都娱乐周刊

打印文章 发送给好友
时尚中国 - 娱乐
加关注

刘著直面伪娘话题:我不能结婚 这是没有争议的
刘著生活照

刘著直面伪娘话题:我不能结婚 这是没有争议的
刘著生活照

 

不爱男装爱红装

刘著1米68的个头,身材纤长,腰身合围仅一尺七,一头波浪卷的及胸长发染成棕色,他声音尖细柔弱,宛若,不,就是女声,说话的时候,常常伴有“呀”“啊”这类带有撒娇意味的后缀。惟有两道被刘海遮住的英气剑眉,一只筋络分明的大手,才隐隐地提醒别人,他其实是一名男子。

刘著的女装史大约可以追溯到3岁,他开始穿裙子——刘著说,这说明他天性如此。不过当时父母并没有引以为意,只是不让他穿。

一直到初中前,身边同学仍然把他当成男生,至多面目清秀,上劳动课的时候手很巧。但终于有一天,初中老师命令刘著必须剪短齐耳的头发,像大多数男生那样。刘著开始拖延,而老师态度强硬,于是这个男孩面对老师嚎啕大哭——刘著解释说:“你叫一个小女孩把头发剪那样,她也会这样大哭的啊。”这是刘著对“大多数”的第一次反抗,最终以惊动父母来校、把头发剪断“一点点”收场。

此时,刘著的父母终于意识到,他们的孩子也许和大多数人不太一样,即使不能明目张胆地穿裙子,但刘著依然会动一些小脑筋,比如穿女性化的窄脚裤。父亲陪他做了一次心理咨询,咨询的结果使整个家庭坚定了信念,“真真正正觉得自己是健康的了。这对我是一种肯定,让我更加自信了。”刘著说,而家人则默许了刘著的选择,“如果你是父母,你也许会觉得,孩子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初中毕业,刘著来到成都川音附中,艺术类院校总是得风气之先,没有了外界桎梏的刘著感到很爽,他蓄长发,学习化妆,购置大量女装,并尝试穿高跟鞋,逐渐习惯被闺密们称作“著姐”。在成都读高中时,刘著每逢周末都会投奔堂姐刘文娟(音)家,刘文娟回忆,那些日子,每次两人在外面玩,她都把刘著介绍为“我妹妹”,不是因为怕惹麻烦,而是在她心里,这时他已经成为了“她”。

刘著直面伪娘话题:我不能结婚 这是没有争议的
刘著与朋友

刘著直面伪娘话题:我不能结婚 这是没有争议的
刘著与朋友

幸与不幸

刘著谈过恋爱,他喜欢男生,无果而终。

憧憬过花前月下的美好,说起来却惨然,“憧憬是憧憬,现实是现实。我分得很清楚。”刘著说,“我不难过,我只是无奈,因为我不能结婚,不能生小孩,那我也许可以在别的地方得到补偿,比如音乐。”

刘著的闺密范蠡蠡透露,刘著从小便展露了音乐天赋,他母亲是幼儿园教师,家里有一架风琴,而刘著竟无师自通地弹出《泰坦尼克号》主题曲《我心依旧》。10岁那年,刘著成为高龄琴童,翌年便考到十级。

认识刘著的人都慨叹他的幸运。他有开明的父母,知心的好友,宽容的环境。刘文娟说,整个刘氏家族都尊重刘著,叔伯长辈从来没有教育自己子女远离这个“异类”,与那些动辄对孩子爱打扮感到惶恐、怀疑是不是开始早恋的中国妈妈不同,刘母以儿子考上川音,并以这样反传统的方式走红快男而感到自豪。即便是在因为留发问题上发生过小冲突的初中,刘著依然能够在学生会组织中担任文艺部长,在学校庆典时表演钢琴。

进大学后第一次升旗仪式,刘著迟到了,一身华服和浓妆令满场师生侧目,之后他们陆续得知,这个长发清秀、穿裙子和高跟鞋的人竟是男儿身——听起来这比阿凡达还不像真的,于是举校皆惊。辅导员过来询问情况,让刘著到华西医院开出性别证明,不过事情到此为止,之后,刘著仍然同一堆男生住一屋。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编辑: 袁贺娟 标签: 刘著 
 
 
 
 
 

延伸阅读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