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连杰功夫明星十年磨一剑:不存在弃武从文

李连杰功夫明星十年磨一剑:不存在弃武从文

李连杰

作为“功夫皇帝”,想约到李连杰的专访难上加难,而作为一个“自闭症孩子的父亲”,专访预约很快便得到他的应允。出演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式影片《海洋天堂》,李连杰不仅没拿一分钱的片酬,还尽所能以自己的影响力,引起社会对这一群体给予更多的关注。其实在专访之前,我内心是有点打鼓的,因为自壹基金成立之后,几乎李连杰的所有采访工作人员都会提出“只谈公益”的要求,但是面对面坐下来,有问必答的李连杰完全打消了我的这一顾虑,他会直言“我在史泰龙的片子里客串一把片酬都是很高很高的”,也会说丝毫不担心功夫片辉煌不再,因为“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但是暴力也是一个方法。”当然,成立三年的壹基金,从开始被指作秀的质疑到现在赢得公众的认可和尊敬,李连杰值得钦佩。

公益影片找李连杰?

不会为了公益而拍公益

新京报:《海洋天堂》你第一次不打了,感觉会很特别吗?

李连杰:对我来说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能是大家不习惯我的改变,其实我也不存在什么“弃武从文”,什么转型,更没有去想什么演技,只是心动了就去做了,算是“回头一笑”吧,笑完了也就走了。

新京报:这部片子幕后主创阵容很强,是你出面邀请的吗?

李连杰:有很多是。这部片子只有700万的投资成本,常规操作是不可能请到他们的。其实他们把这个剧本给我看,也是因为我对公益事业的支持。当然我的参与也能带来很多资源,同时能引起社会更多的关注。

新京报:那是不是以后有这样公益性质的影片都可以邀请到李连杰啊?

李连杰:未必。两年前就曾有人问我,你现在开始重点做公益了,会不会为公益拍一部电影啊?当时我还说不会呢,因为很难碰到一部让你觉得很真实、很感动、不带利益目的性的电影。这个剧本我看完后哭了,只有心动了,你才会有热情去做这件事,如果为了公益而去拍公益,你会觉得太急功近利了,不踏实。

新京报:这类题材对市场来说,是有收不回成本的风险的。不过说服老板来投资这部电影对你来说不难吧?

李连杰:以我在这个行业做了这么多年,说服老板出个几百万投资不是一件难事,很多老板给壹基金也会一出手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的。大家会担心市场,是因为这部电影题材很冷,没有冲突,没有反派,又没有埋怨政府,不让大家发泄,怎么办啊(笑)?其实这部片子是否能赚到钱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相比于千分之三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千分之六的父母是我更关心和值得我尊敬的,能把片子拍出来,通过媒体告诉大家还有这样一批孩子,希望可以聚集更多的资金和爱心去为这些父母们分担一些负担。

新京报:你与文章有很多对手戏,你认为他的表现如何?

李连杰:这个我已经不用多说了,看看大众对他这次的评论就可以了。跟文章合作过这次,我觉得中国又诞生了一个巨星。

捐了多少款?

壹基金不是富人的特权

新京报:壹基金成立到现在,公开的视频、图片里很少看到你落泪,私底下呢?

李连杰:其实是常常被感动的,常常会落泪。但是当忙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和理解的时候,那种感触会更深,即使有时候也会感到孤独和无助。

新京报:壹基金给很多人带来了帮助,这会让你有成就感吗?

李连杰:不会。就像这部电影不是为了票房而做一样,壹基金不是为了成就而做。所以你说这次宣传我什么大小媒体都接(专访),什么活动我都参加,能做的我都做了。壹基金并不是为了达到我个人的什么目的,我觉得是社会需要。有些事情可能由我来做获得的效果会比别人来得更快一些,所以就做了,人到了一定的年龄要学会放弃很多东西。

新京报:壹基金成立之初,很多人认为这只是明星拿公益进行的一种作秀,不会坚持太久,也多次有人问及,李连杰个人到底捐了多少钱?这些质疑你怎么看?

李连杰:我非常能理解媒体也好,大众也好,在一开始对壹基金提出的一切质疑,这个也很正常。我从来不去讲自己捐了到底多少,就是怕影响整个社会认为只有赚钱多的人才可以做公益,所以我一直坚持不讲,一直到现在。我希望的是每个人都能做出行动,就是每人捐出一块钱这个概念。我们的公益事业其实只是处在一个婴儿阶段,壹基金就是想改变大家对公益的认知。其实只要是有些理性的人就会分析出来,三年下来,壹基金所有的活动经费、价值全都用于公益,我个人出了多少钱不是我想要标榜的。

不拍功夫片?

再拍的都是动作电影

新京报:你曾多次表达,现在的重心是在公益事业上,电影反而是业余爱好,但是接拍好莱坞电影,你依然是片酬最高的。

李连杰:不但主演片酬很高———我去年客串出演《敢死队》,跟史泰龙当度假一样一起玩了玩,我要的片酬也是很高很高的(笑)。

新京报:那么现在拍电影时因为割舍不下,还是想持续在电影方面的影响力,反过来有助于发展公益事业?

李连杰:壹基金三年来已经进入到一个平稳阶段,即使我往后退两步,它也会一直往前走。电影现在对我来说无非有以下几个原因:主题价值观让我认同;有些人情要还;有些对生命的看法想讲;还有就是为了钱而拍。电影毕竟是我所喜爱的,我的人生不过47年,电影陪了我30年,还是很难割舍的。

新京报:你曾说过,《霍元甲》是自己最后一部武术电影,那你后来接拍的电影你觉得是什么?

李连杰:作为一个武术家,我想要讲的东西在《霍元甲》里已经全都讲完了。因为在超越了仇恨等一切情感之后,最后的敌人就是你自己,《霍元甲》讲的就是这个,我认为自己在未来的10年、20年都不会再有更高的想法超越这部作品,所以我说这是我的最后一部武术电影。而我之后拍摄的比如《敢死队》,一帮人拿着枪,这怎么能叫武术电影?最多只能叫有动作的电影,像《功夫之王》、《投名状》,这些电影跟武术其实也是没有关系的。

来源:新京报 编辑:加加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