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韵畅谈婚后生活:爱拍戏 爱姜文 更爱柴米油盐

周韵畅谈婚后生活:爱拍戏 爱姜文 更爱柴米油盐

《金婚风雨情》剧照周韵和儿子

《金婚》中“吵吵闹闹一辈子”的过法,在20日将于电视剧频道开播的《金婚风雨情》中有了改变。这是因为,那样的婚姻连女主角周韵都不能认同,“还不如分开呢”。

现实生活中,周韵是姜文的妻子,两个儿子的妈妈。她对金婚的看法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既向往,又有点恐惧,“不敢去想,好长的岁月啊……”

老年扮相,姜文赞“好”

无论是张国立和蒋雯丽,还是胡军和周韵,《金婚》系列的主演们有一个共同点——已婚。

已婚的身份,对于拍婚姻剧有什么帮助?周韵倒认为,年龄比已婚更重要,“如果你才20岁,先不说感受,演70岁时扮相上还是会存在问题吧,并不是多几道皱纹的问题,眼神等各方面都不会相同,那是经历带给你的。我30了,在20岁到30岁之间,就算没觉得有什么经历,但潜移默化中的确有变化,对于生活的感受也不同,相对就会好演一些。”

从20多演到70多,老年戏不少,看到自己的老年扮相,周韵觉得挺好玩,她还给姜文看过,“他说,很好嘛”。至于父母,更是对她一味赞赏,“父母觉得我做什么都好,他们一点都不客观。我离开家很多年了,在外工作、有了孩子,他们看到自己孩子有一点点成就,恨不得说你是最好的。”

对于那些过去的年代,周韵觉得理解上没太大困难,“这可能和我从小的经历有关。我爸妈在家唱苏联民歌,我是温州人,有一个上海阿姨,她的女儿和我差不多大。未必我对那个时代有多了解,但我是在那种环境中成长的,剧中发生的事是我小时候看到过的。比如我爸我妈年轻时穿军裤、扎皮带,这在那时很时髦,我小时候也偷偷试过”。

凑合婚姻,坚决说不

看张国立和蒋雯丽的《金婚》,周韵和很多年轻人一样觉得,他们这样还不如分开,“剧中张国立有一段婚外情,我当时就说,他既然那么喜欢那个女的,干吗不去找她?离婚呗。这可能是代沟,他们可能觉得离婚了就找不到自己了,但我不太认同这样的状态。所以,《金婚风雨情》的路子就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金婚风雨情》中,周韵和胡军饰演的舒曼与耿直,一个是军人,一个是医生,“他们的知识层次比《金婚》更高一点,倒不是说知识分子更会处理家庭,他们俩是真的爱得浓,耿直放弃了晋升机会,舒曼放弃了去苏联留学的机会,两人彼此放弃了很多才在一起”。

剧中,在50年的婚姻中,他们也曾触到崩溃的边缘——耿直有4次艳遇,舒曼轻描淡写地处理,“她处理得非常好。老公有外遇,女人的第六感觉是最灵敏的,究竟是把老公往外推还是不提?她相当冷静,事情发生时完全不提,直到两人进入老年,才拿这些往事来开玩笑。我觉得,这一切出于她的自信——她1960年代毕业于中国最好的医科大学,分到了最好的医院,长得好看,又有人一直追她,内心是有优越感的;而蒋雯丽饰演的文丽,除了家没别的了。”

当话题转到自己会如何处理婚姻危机的问题上时,周韵却有点退缩,“危机?那我不成纸婚了吗?我其实挺没自信的……我们不是特别有经验,面临着生活、孩子,成天得应付琐碎的事情,尽量把它做好吧。现在我已经够措手不及了,不知道能不能应付更多的事。舒曼和耿直的方式我觉得是最好的,也不容忍,挺开心的,容忍好像是件挺苦的事。他们一起走过了50年,但我们刚开始生活在一起,很多问题还没有出现在你的视野里,孩子们又小,我应付他们都来不及呢。”

为了儿子,减少拍戏

由于有两个儿子的牵绊,周韵如今拍戏不多,除了在姜文的两部电影中出镜外,近年来的大戏也就《金婚风雨情》这一部。

“演戏是我喜欢做的事,也没打算放弃,有好的机会我会拍,父母也支持。去年拍《金婚风雨情》时,父母就搬到北京帮我照顾孩子,这次在各地为电视剧做宣传,他们又来帮忙。这份支持给了我更多空间,否则我可能出不去。”

除了父母,她还有姜文的支持,“我没怎么演戏,所以他也没怎么给我意见,但我喜欢做的事他都很支持,就像他去工作我也支持一样”。能接到《金婚风雨情》,就是靠了姜文的帮忙,导演郑晓龙和姜文合作过《北京人在纽约》,两人是老相识。不仅仅是妻子,就连姜文自己都“陷”了进去——在郑晓龙的“威逼利诱”下,姜文在戏中客串了一个试图阻碍舒曼和耿直结婚的角色,颇有喜感。

结婚几年了,对婚姻的看法有改变吗?她承认自己比较理性,并不像有些女孩那样赋予婚姻太多美好,所以对柴米油盐的平淡也没有落差,“挺好的。我很小就离开了家,长大后无论谈恋爱还是工作都是独立面对,其实我原来也没想过结婚,更别说想象婚姻生活怎么样了。”

当然,她也会有理性思维解决不了的事情,“结婚后是不是该拍戏?是不是该一年拍一部戏?这些问题都很现实,但我觉得实在离不开我的孩子,那,就算了吧……这肯定会影响我的事业,但这是我选的。有人问过我,是否愿意拿现在的生活换以前的生活,我的答案是,不愿意。”这么爱儿子,姜文会妒嫉儿子吗?周韵笑笑,“没想过这个问题”。

招待朋友,厨艺精湛

如果不拍戏,周韵的一天是这么安排的:早上和儿子们一起起床,送他们上幼儿园,放学时再去接他们,期间会健身、上课,“把自己安排得挺满的,我会去上中国古代文学课、英语课,等等”。

家务方面,打扫卫生有阿姨帮忙,做饭一定要亲自来,忙里忙外地张罗碗筷。姜文不少朋友都尝过周韵的手艺,一开始都大吃一惊,后来慢慢习惯了这样的女主人形象,“我从小喜欢做饭,灶台都还没够到的时候,就会搬个小凳子站上去炒菜了”。

在外地拍戏或做宣传,周韵总有回家看儿子的冲动,“尤其是两三天没回去的时候”。不过她说,在外地一般不打电话,“他们喜欢看到我真人,不喜欢打电话。让爸妈带孩子有时也会犹豫,他们太宠爱孩子了,我不得不无时无刻地提醒我妈——你还想不想你的孙子有出息?不过也不会说太多,既然很难改变,不如顺着他们,让孩子得到更多关爱不是坏事,而且毕竟他们受我的影响比我爸妈的更多”。

当母亲有无数的事要操心,原先炒股的周韵没时间盯盘,戒了,温州人的生意头脑也没继承,“我生第一个孩子时恨不得什么都给他,后来有了老二,老大自己就好了,出门一定要拉着弟弟。孩子上了小学,我可能会更紧张学业,永远有事情操心”。计划中,儿子们要在中国读书,“我们不愿意儿子长着中国人的脸却做出外国人的表情,中国的教育方式虽然比较累,还是能学到知识,不过他们不需要永远拿第一,及格就行”。

来源:新闻晨报 编辑:刘小卓

编辑: 袁贺娟 标签: 周韵 金婚 拍戏 姜文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