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楚要与公司打解约官司:为了更好地做音乐

张楚要与公司打解约官司:为了更好地做音乐

微博截屏

张楚要与公司打解约官司:为了更好地做音乐

张楚

近日,歌手张楚在微博透露欲与其公司树音乐解约,并曝对方索要五百万解约金。加上此前树音乐与“怒放”演唱会主办方就张楚缺席演出的赔偿事宜发生矛盾,张楚的状况引起了关注。对此张楚对话新浪娱乐,表示是主动提出与树音乐提前解约,只是为了更好地做音乐,目前已请了律师准备打官司。树音乐负责人老妖则对“天价”违约金作出解释,表示希望继续跟张楚合作,但真打起官司,他有必胜的把握。

张楚要与树音乐打解约官司:为了更好地做音乐

据悉,张楚与树音乐的合约签订于2006年,为期八年,包括四张唱片。到现在的四年多期间,张楚并没有正式发行新的音乐作品。对此,张楚表示解约是由自己主动提出,因为树音乐不能给他提供做音乐的条件,无法让自己做出更好的音乐。并透露已经找了律师,积极地准备立案,“官司肯定会打”。

对此,树音乐在解约协议中提出四种解决方式供张楚选择,除了诉诸法律、维持原合同和张楚支付违约金四百万人民币这三种方式之外,双方的争论焦点集中在最后一种上:张楚继续与树音乐合作,以出唱片的形式来支付违约金,但在此形式下的违约金为人民币五百万元整(非现金支付),即张楚完成一张原创唱片及一张与乐队的现场同期版唱片,两张唱片总价值抵人民币三百万;剩余两百万由张楚未来一年内的演出收入完成。

张楚与公司说法不一 树音乐称打官司胜券在握

在解约这件事上,双方的观点有不小的出入,张楚斥责五百万的违约金是“疯了”,坚定表示要诉诸法律寻求解约。老妖则称树音乐并不想解约,五百万的条件其实并不苛刻。而且真正打起官司来,他们掌握着张楚多项违约行为的证据,可说是胜券在握。

――张楚为什么要解约?

老妖把张楚提出解约的原因归于经济原因:“合同规定演出收入是张楚拿6成,公司拿4成。这几年演出市场好了,他觉得自己拿得太少。”

张楚则表示,提出解约是出于继续做音乐的考虑,跟钱没有太大关系:“我想更好地做音乐,也不想只做比较地下的、民谣的音乐,想做一些新的东西。树音乐给不了这样的条件和支持,他们没有太多做音乐的能力,就希望我把专辑做好了,他们只管发行。”

――五百万违约金是否合理?

张楚在微博中直言:“(赔五百万)这个协议要是公平的话不是他疯了就是我疯了。”媒体人黄燎原也在微博称,中国目前没有摇滚歌手出得起五百万违约金。而被问到多少违约金算合理,张楚称具体数额要跟律师商量后才能给出。

老妖则称这是在跟张楚权衡后定出的数字:“我之前问过他,你觉得你该给公司多少钱才算心安理得?他说两百万以上,三百万以下。”他算了一笔账:“除了唱片抵三百万,剩余两百万他在未来一年中是可以完成的――一场音乐节类型的演出12万,未来有希望涨到18万,现在演出市场越来越好,一年他接个十几场。而且张楚出了唱片后可以办演唱会,一场就50万。”而两张唱片抵三百万的条件,老妖表示其实是对张楚有情有义:“其实很明显,两张唱片值不了300万。”

――张楚是否有违约行为?

在老妖看来,张楚一直不太按照合同做事,他指出,除了在怒放上海站时张楚私自接下香港的演出,导致与怒放的演出合同无法履行之外,张楚最大的违约行为在于一直没有新的作品,而合同中签的是四张唱片约:“他一直答应我,2010年无论如何也出一张唱片,后来又改成一张五首歌的EP,但到现在也没有出。”

对于怒放的演出,张楚曾在微博上自认是违约行为:“明确公告11月13号的上海怒放不参加了。要自己筹备违约金了。”但对于“没有音乐作品”的指控,张楚否认称自己一直在创作:“之前我拿了七八首歌的小样给公司。”并强调树音乐根本无法提供给自己做音乐和继续发展的条件。

――双方到底谁欠谁?

老妖自认为张楚做过很多事情,四年前跟张楚签约时是对方状态比较低落的时候,签约是帮了张楚一把。他说自己也是张楚的歌迷,并不想谈解约:“我还是希望跟他合作的,至少把这张专辑出了。我跟他说,咱俩算是好了四年,这张唱片算是我们的一个孩子,你至少留个孩子给我。”

张楚承认,老妖确实是帮了自己。在谈解约的过程中,张楚表示他也动过很多次情,但他认识到“很多事情不能光讲感情,必须分开来看。”所以这次要坚定地诉诸法律。他还表示和树音乐还有一些账目未结清,但一定会尽快把欠款补上。

――官司到底打不打?谁胜算比较大?

对于官司,老妖认为由于张楚各方面的违约行为,自己胜券在握:“我就等着他打官司,但张楚不敢打,他没有胜算。我已经咨询过5、6个律师,都说这官司打起来张楚打赢不了的。”

张楚则不愿对轻易结果表态:“我要做的就是打官司,这其中的程序都交给律师,结果我现在不会去想。” 周文韬/文

来源:新浪娱乐 编辑:杨杨

编辑: 杨琪 标签: 张楚 解约金 音乐作品 唱片 老妖 
 
 
 
 
 

延伸阅读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