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清:别拿自己当回事儿 跟小沈阳拍戏得憋着(图)

海清:别拿自己当回事儿 跟小沈阳拍戏得憋着(图)


 

海清:别拿自己当回事儿 跟小沈阳拍戏得憋着(图)


 

海清又接了一部看起来会火的戏:《后厨》。在这部电视剧中,演对手戏的是小沈阳:“之前没有太多的联系,春晚的时候因为知道是下部戏要合作,打过几次招呼。我非常喜欢看他的小品,演得好。”到了拍摄的时候,海清一看到小沈阳就得憋着,“要不,一不小心会笑场。”

这段时间,海清处于被娱乐媒体“关照”的时间,关于她的传闻不少,海清对这些一向不谈,她常常对回答这些问题提不起精神来,远没有她对于角色对于戏剧方面的问题热衷于表述。

处于一个知足的状态

演过陈凯歌的《赵氏孤儿》,海清虽然戏份不多,但大家都觉得是该进军大银幕了。之前有不少演员都是从电视剧起家,但是最终投入了电影的怀抱。

她自己似乎没这么想,甚至根本不去想这么多。

“每一个表演都是机会,这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从电影,到电视剧,到舞台,到春晚,每一种我都愿意尝试。”她的选择标准只是“好的剧本”,语气中带有一点点遗憾,感叹这一年来到手的好剧本真的不多,“演员,就是被动的职业,我又不能自己编写剧本,那是编剧的事儿。我就等,等到一个剧本、一个合适的角色。这些都需要机缘。”

什么是合适的角色?大家的脑子里已经为她定型,比如媳妇。海清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如果是重复的,对于我自己的表演上没有突破和长进的,我可能就不太会接。我自己不会刻意限定在某一个题材上。”海清表示最近没收到太多邀约,“因为去年我已经决定要拍《后厨》,大家知道这事儿,所以不会再做无用功来找我了。”

名声水涨船高,“大牌”这个说法开始和海清沾边。

“大牌这个词要看怎么理解,它可以是褒义,也可以是贬义。至于说的采访不到我那倒不是因为大牌。主要是我吧,怕自己成话痨。我是个不太热衷于接受采访的人,没那么多东西想要表达。另一方面,现在每天都有许多通告,可我只有24小时,除了睡觉,吃饭,就10小时可以用来工作吧——就这么点时间了。有时候,真的做不过来,我的工作人员会进行一些选择,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就像是医生看病,他就这么多时间,一天能看的病人就这些,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也让同事们尽量协调,尽量做到大家都满意。说实话挺难的。”

说起这些,海清伶牙俐齿,显示出句句在理。

片约多,地位自然上去了,称她现在是电视剧“一姐”,海清立刻拒绝接受:“‘一姐’这个词和我没有关系,这个词不在我的字典里。”

工作填满生活,可支配的时间少了,自然不如从前自由。“我的心是自由的。因为我非常愿意做这个工作,处于一个知足的状态。抱怨也是会有的,但很多时候你再抱怨也没有用。该干的活一样也少不了。像现在的我就基本不抱怨了。”

中性打扮是图方便

衡量一个明星红不红,除了要看作品产量之外,还要计算她私下被拍到的次数。只有大热的演员,才有被镜头追逐的可能。

这样一来,私下打扮变得尤为重要,比起每次登台的光鲜照人,私服更能体现一个人的实际品位。就平日打扮,看得出海清很爱穿,也很会穿。据说,她很早就已经购置一线名牌;某回接受采访,她还透露自己是那种会在I.T.泡很久的人。

海清自己都没细算过每个月花在服装上面的钱究竟有多少,现在工作忙起来,没太多时间购物,最常的“置装”只能是参加活动,造型师做完造型,或者是拍摄时装片,“我觉得这个衣服不错、这个裤子不错,就问她们直接买下来了。”

印象里,海清的打扮一贯中性。她说:这为了图方便。

长期保持短发,是没机会等它长长。“一进组就要剪。因为你知道,头发长到了耳朵后面的阶段特别难受,而且又没型。一去参加活动什么的,就被造型师剪了。”海清期待着能接到一部古装戏,尝试一下长发的样子,“我自己不排斥长发的打扮!”

听了这话,造型师可以放胆来试一试了。

前段时间,海清在自己微薄上晒出一张照片,绅士装、红唇、精干的发型——为某时尚杂志拍的大片。

“我自己挺喜欢的。倒没觉得犀利强势,拍摄的时候摄影师和我说,希望有一种距离感、大气的感觉。因为打造的是时尚女郎嘛,要酷,要冷。这种风格我是喜欢,不过生活中肯定不会那么极致。 ”

海清喜欢逛小店,“那些小店多是店主去韩国和欧洲直接进货,老板本身是买手,至于价格,也不比大店里便宜。”现在,她暂时不会去二手店买“古著”,实在是没发现特别中意的。

最重要的一点,海清身上保留着一种普通女子的习性:“我觉得购物就是要砍价,不过现在不太能砍得下来了,这是真的。”

以前她特别能砍,砍到自己都觉得不太好意思了:“就是照三分之一的砍,一直都是这样的。现在一是逛街的时间少了,二是大家都觉得你一明星还砍价挺奇怪的。”

我的情况太特殊了

对于海清有两种印象:一种来自于荧幕角色,海清是一个“国民媳妇”,亲切娴淑;另一方面,她也有干练劲儿,面对媒体直率,也直接。

“其实,是观众把角色和我本人混在了一起。至于说我直,说话冲?应该还不至于吧?我只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

随性,这个词如何解读,海清想了好一会儿。

“该怎么说呢?记得有一次,我看到一本旅行的书,上面写着,西安如何如何,说得很好,介绍了法门寺、大雁塔、小雁塔……我一下子就来了兴趣,立刻定了第二天七点钟的飞机就过去了。”

是和家人一起去的,还是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

“每一次旅行的情况不一样啊。这次去西安是和朋友,我们分了两拨人,我是第一个、一个人先去的,其他人还有工作——不是所有的朋友都像我一样,做演员时间上比较自由,想去就去了。她们等工作结束,周末了再赶过来和我汇合。”

也许是媳妇演多了,某次活动海清透露自己会省钱,大家一致认定海清是一个能持家的主儿。海清极力分清:“持家和精打细算是两回事儿。持家未必体现在钱上面啊,也可能是家庭内部关系,家庭外部关系,各种综合因素。所以把精打细算等同于会持家,不是特别准确。”

她不愿介绍自己的“精打细算”,“因为不是特别好的范本,我有做演员的特殊性,比如经常往外跑,没有固定的时间。我怕说得不好,对大家有不好的影响——以后一说起来,你看她(指自己)就那样。呵呵。”

海清空下来有时间就陪父母,至于孩子……一提到孩子,海清停顿了一下说:咱们聊聊其他的问题吧?

为什么不愿提?自从在《赵氏孤儿》记者会上被葛优供了出来,承认自己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此后海清没再多说半句。

在娱乐圈,明星必然会聊到自己部分私生活,海清决心封口,出于什么考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些人愿意和大家分享喜怒哀乐,愿意分享他的感情生活。而有人则只愿意和亲人及朋友分享。这没有什么谁对谁错好坏之分,只是选择的方式不同罢了。”虽然还是会被关注,被追问,但“我不觉得有任何压力,谁天天追着问你这些啊。你爱结婚结婚,爱生孩子生孩子,老百姓心自己家里的事儿还忙不过来呢,谁关心啊,真别拿自己太当回事儿。”

来源:上海壹周 编辑:小佳噜啦啦

编辑: 袁贺娟 标签: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