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治廷 在音乐环境中寻觅自己

李治廷 在音乐环境中寻觅自己

李治廷 在音乐环境中寻觅自己

李治廷 在音乐环境中寻觅自己

香港新生代小生李治廷外形俊朗,自从出道以来一直是众所瞩目的焦点,继受到意大利国际时装品牌Ermenegildo Zegna邀请前往米兰拍摄春夏系列宣传大片之后,近日加盟由徐静蕾自导自演的电影《亲密敌人》,以前所未有的宅男形象出击,演绎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全新李治廷。

日前,李治廷接受音乐杂志采访,言辞中一个从小便沉浸于音乐中的少年形象跃然于纸上,让人了解他的年少时光。

按照他的说法,因为每一天都有不同的环境的刺激,自己的想法每一天也都在慢慢地改变,所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但唯有一样他很笃定,便是从中学时就确定以后一定会做跟音乐有关的工作。对,他是一个歌手,早在电影之前,他就已在音乐幻境中寻觅自己。

开始于Band房的少年音乐梦想

玩音乐这回事,不分地域不分贵贱,但站得高到底看得远,从小就能参与各种音乐Party和观看音乐表演的机会并非每一个爱音乐的孩子都能碰到, 钟镇涛的Band房不是每个孩子都能碰到。

杂志:据说你小时候并不喜欢音乐?

Aarif:那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因为我小学老师用很“经典”的方式教(音乐),要学乐理啊,我就不喜欢。所以读小学的时候,我是最恨上音乐课的。后来我发现,原来音乐不一定要学乐理啊,或者古典音乐才说是好音乐,这个时候才开始培养这个感情的。

杂志: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是因为什么触动到你吗?

Aarif:11岁。看到很多前辈在band房里面的一些经历。看到现场,原来每个人,你去管你的,他去管他的,但是大家一起有一个默契,可以做一个很好听的东西出来了,我觉得是非常Amazing。

杂志:带你去看乐队表演的是爸爸吗?据说他也很喜欢音乐。

Aarif:对,对对。其实很好笑的,他喜欢音乐的时候我很小,我只是喜欢打游戏机,他跟我说:“你过来,你弹这个,我弹这个。”我觉得很闷,不好玩(声情并茂地模拟翻白眼弹琴中)。我开始玩音乐的时候,我爸已经不玩了,然后我开始喜欢车的时候,我爸就不喜欢了(笑)。

杂志:小时候经常有机会接触到各种band或者音乐人的聚会吗?

Aarif:都挺多的。(杂志:有没有哪场让你印象很深刻的?)印象很深刻的就是在钟镇涛-B哥哥他的band房里,看到他们的表现。

杂志:中学时唱什么风格的歌?

Aarif:摇滚(憋笑的声音加压抑的笑声)。(杂志:和你的形象很不符呀。)对,这个时候是以为自己很叛逆,后来发现原来自己很乖。(杂志:现在回想会觉得?)挺好笑的(笑)。(杂志:有没有当时的视频,可以和粉丝分享一下啊。)他们听完了就不会再做我的粉丝了(笑喷),真的很难听啊,我跟你说。

杂志:大学期间有做什么和音乐有关的事情吗?

Aarif:有学唱歌,然后有组Band。但是这边的Band房是超棒的,他们的器材很多,都是随意放在一边让你用的。而且因为香港的band房是很小很贵的,伦敦那边的就很大。

杂志:毕业就打算做艺人了吗?

Aarif:其实我去大学之前已经跟Amusic有联系,所以我根本到第二年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是一定会跟他们签艺人的合约。

杂志:其实现在的唱片业并不算景气,签约前有考虑过生计问题吗?

Aarif:没有(笑)。其实我觉得音乐人是挺天真的,是追求梦想,没有想过赚钱之类的东西。(杂志:加入这一行的时候有想过要做到哪一步吗?)没有,真的我回头看,真的是很天真,所以真的要谢谢爸爸妈妈逼我去读大学。因为那时候只是想“哇,如果能拥有自己的专辑,真是太棒了。”脑袋里只有想到这里就停了,其他想不到,因为真的认为出专辑是一件很远的事情,觉得可以去不同的地方可以买到自己的专辑,哇,那么特别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到。其他我没有想过。

在摸索中一直前行的音乐之路

不知道香港还有哪个老板像黎明这样大胆,让一个对唱片行业一窍不通的新人包办自己的首张个人大碟。从Band仔到唱片总监,李治廷的音乐之路实在是跌宕又有趣。

杂志:第一张专辑你个人包办了词、曲和监制,第二张专辑也打算这样吗?

Aarif:不想啊,其实很辛苦,真的很辛苦,我希望可以跟不同的监制合作。(杂志:有理想的名单吗?)现在还没,但是我觉得比较多,要多听别人的作品再打算吧。

杂志:平时很生气的时候会怎么样?

Aarif:我第一张专辑的时候真的第一次发了那么大脾气,因为真的非常的……每一天,根本有时候觉得没有方向,因为没有学过什么是音乐监制,什么是编曲,我都不知道区别在哪里。(杂志:为什么老板要让你去做呢?)可能他已经知道这个是一定要经过的阶段,我现在回头看,才觉得,是对的。如果这时候我不那么用心地做,我现在没有这个进步的,一定要受这个训练,才会懂得怎么去做音乐。(杂志:从零开始,没有人教你吗?)没有。因为我以前是组band的嘛,组Band一定是吉他、贝斯、唱歌,但是突然间你做Pop,有很多很多东西,有Strings……太多了,没有学过,就不会怎么去用,就有很多Try and?做完了失败,再做。所以这时候很多歌都是有first、second……有很多是做了七个不同的版本,才能做一个最后的版本出现,因为之前六个都是一个过程。(笑)

杂志:新专辑有明确的时间表了吗?

Aarif:现在还没有,我只想好好做好里面的歌曲。(杂志:风格也还没有确定吗?)没有,我自己的风格也还没确定,老实讲,我觉得现在这个阶段还是要多尝试。

杂志:新歌《速度对比》里你也有唱跳?

Aarif:写这首歌的经历很好笑,这首歌是拍《李小龙》的时候写的,但写的时候不是写了旋律,是写了这个贝斯(绘声绘色地模拟中,超好听)。然后很久以后,我睡不着,连续四天睡不着了,那我不可以每天都坐在这里呆着,不如就写歌吧。我就倒回去再听我这些短短的demo,就听到这个贝斯,我就把这个贝斯录下来,再配一个鼓(绘声绘色2),原来是可以的,然后就突然间想了这个旋律(绘声绘色3),行,我觉得好听!我就让公司听,公司听了挺好啊,说那你做一个完整的demo我们再算吧。做完完整的demo然后突然给我说,有一个广告找你,要一首完整的快歌,我就觉得刚好。

杂志:乐坛或者娱乐圈有你的榜样吗?

Aarif:没有,我觉得管好自己就好了,因为我觉得把这个焦点(此词乃focus的翻译,由Aarif钦点)放在自己的音乐上,这个进步会快一点儿。如果跟其他人比,就会乱。

杂志:有想过自己的未来吗,会一直这样拍戏和唱歌吗?

Aarif:哦,对啊,我很喜欢,我真的很喜欢。而且现在我觉得(感慨的语气),我要用英文,中文我表达不出,在这个行业里面,I Feel At Home。

来源:当代歌坛 实习编辑:田晓璇

编辑: 袁贺娟 标签: 李治廷 
 
 
 
 
 

延伸阅读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