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邓文迪:只做喜欢的事 将宣布中国计划

来源:新浪娱乐
2011-06-15 08:15:34

新浪娱乐:那我想知道的你所说你在发行方面的工作,是你有这样的团队,还是你认识这个团队优秀的人,可以介绍给别人?

邓文迪:很多大电影发行商,很多film studio,他们对中国的电影都很感兴趣。

新浪娱乐:这些发行商和studio,在国际电影市场上,中国的片商都能遇上啊,你的桥梁作用怎么体现呢?

邓文迪:不一定。哪个片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碰到,效果会不一样。比如有些时候我在中国看到的很不错的电影,在国外就没有发行。很可能是考虑到发行到国外的时候别人看不懂,这个中间需要很多的沟通和交流。

新浪娱乐:恩,看不看得懂,目前还是中国电影在国际市场上的障碍。

邓文迪:比如说我们的片子在剪接的时候会做观众市场调查。每一次有三百或者五百个观众,他们看完以后,调查员要去问他看不看得懂,导演根据这些意见搜集,不断做判断,做修改,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尽量把它做得国际化。甚至在发行以前就知道哪个人群会爱看这部电影,然后再进入宣传和发行阶段,就更能有的放矢了。

新浪娱乐:根据你的调查,国外什么样的观众会喜欢看《雪花秘扇》?

邓文迪:首先是女性观众喜欢看,男性观众中知识水平比较高的,和对中国感兴趣的会想看。

新浪娱乐:那你有没有考虑一个问题。中国的观众可能对《雪花秘扇》的小说并没有这样的一个认知度。王颖导演虽然在西方有知名度,但是在中国大家还对他很陌生。你会不会担心,《雪花秘扇》经过你们的打造,也许适合西方人,但是拿到中国来它不一定适合中国人的口味?

邓文迪:肯定有这样的担心。但电影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去适应所有的人群,再大的导演,再好的剧本,只要一个环节有错就不行。我相信好电影也并没有去每个国家做试映这样的功课。最终一个国家的观众能不能看懂,还是电影本身的质量。

新浪娱乐:中国的电影市场特别好,票房都特别高。很多国外的导演都很想进入中国的市场。但是他们对中国不是很了解,你这种特殊的身份是很适合这个时代的,也许很多有决断力的人都希望通过你了解中国,但是,你觉得你对中国的了解够吗?

邓文迪:我只能说我在学,我对今天的中国还需要继续了解,所以我们现在经常来中国住。而且我会选择合拍片这种片种,跟华谊之类的国内公司合作。他们都有很多的经验,能够帮助我们。

新浪娱乐:中国的电影市场去年过了百亿,对中国来说是个很好的成绩。但是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中国是没有分体制的,美国这些成熟的市场都是有的,那你是怎么看待中国这个市场的优势和劣势?

邓文迪:我觉得优势大得多,在国外每个人都去看电影,美国有38000多个电影院。中国正在一个演变的过程中,以前只有10部外国片可以进口,现在20部。如果我们的电影成功的话,会有更多西方人来中国拍电影,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几个星期之后我会再宣布一个计划,还要做一部新的电影,是跟好莱坞的另一个大的制作公司合作,也是讲中国题材的电影。

新浪娱乐:接下来会做哪些类型的电影?

邓文迪:更多讲中国现代生活的电影。不拘泥于传统的那些,现代味比较足的电影。

遇困难喜欢自己上:“我没有秘书,我喜欢直接谈”

新浪娱乐:我知道你拍这个电影也遇到了一些困难。这是你当制片人的第一部电影,什么是让你特别焦虑的?

邓文迪:太多了,从最开始买版权起就不容易。我是第一次做制片人,没有什么成功案例,我必须要说服人家把版权卖给你。

新浪娱乐:你怎么说服?

邓文迪:首先要给到很好的价钱,找到很好的人来写剧本,说服导演参与,各种各样的准备都齐全之后,才能买版权。这次做电影我体会最深的就是,你人再能干也不能自己单干,需要找到很好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