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燕圆梦舞台登封面 文艺少女相机记录随性人生

江一燕圆梦舞台登封面 文艺少女相机记录随性人生

今日,江一燕领衔的话剧《七月与安生》将登陆北京保利剧院,这部在上海一票难求的话剧在北京依然显示出了它足够的吸引力,据主办方介绍,该话剧为上海话剧中心继《杜拉拉升职记》之后再次刷新了票房纪录。江一燕再次登时尚杂志封面,畅谈回归舞台的挑战与突破,用相机记录的随性人生。

文艺精灵 圆梦舞台

无论你经历了多少影视剧的磨练,作为一个演员,终究还是要回归舞台的,这个只在戏剧学院曾有的懵懂体验,对于一个成熟演员来讲却成了一次挑战一种突破,是对自己的表演的考验和重新审视。从姚晨到袁泉再到如今的江一燕,话剧舞台成就了这些文艺精灵的创作欲望,赢得掌声和鲜花,当然随之而来的也会夹杂着一些百无禁忌的批判,但终究下来,她们圆了一个回归舞台的梦想,完成了一个演员的华丽蜕变。初次登上话剧舞台,江一燕放弃了大众对她最保守的认知,选择了一种冒险的探索,她是大家心中的“七月”,清纯恬静,然而舞台上,她却成了性感妖娆的“安生”,狂野不羁,当安妮宝贝遇上江一燕,文艺与才情的完美的契合让话剧《七月与安生》成为今年话剧舞台上最受瞩目的作品,上海的一票难求,北京的票房新高,全国各地的翘首期待,谁说文艺只是小众?当江一燕拿起吉他催泪弹唱的时候,有谁不会为那些青春的记忆而潸然泪下。

光影记录 随性人生

音乐,摄影,旅游,这些乐享生活的状态似乎在明星里面是一种奢求,然而江一燕却是一个“异类”。在《南京南京》盛名之下离开银幕两年,哪一个女明星会放弃这种趁胜追击的机会,但江一燕却离开了,“我是一个不能365天都在工作的人,我喜欢有自己的生活。一段时间在这个圈子,一段时间就跳出去了,都是为了有一个自我的空间。”江一燕最疯狂的事是半夜从北京开车去青岛看海,她还可以骑着脚踏车逛遍整个德国。“因为我是一个艺人,这些生活中很随性的事,发生我身上才让别人觉得意外。”随性的人生,洒脱的个性,森女的风范,文艺的格调,这就是我们熟知却也陌生的江一燕,熟知的是她一直在大银幕上保持的优良品质,陌生的是那种浪迹天涯的神秘感。

她喜欢用歌声记录自己的心情,喜欢把玩相机用光影记录自己的人生,这些文艺女青年低调的才情在她身上都成了足够有魅力的闪光点。话剧舞台上,她随便用弹起吉他自创歌曲,就能在网络上引起热议,观众纷纷追捧希望她重返乐坛再出唱片。她喜欢旅游,用相机随时拍出美丽的风景,而这些图片吸引了众多时尚杂志的关注,邀约她办摄影展。看似商业的优点然而在她心中只是一种喜好,无欲无求,只是为了快乐。这个自由的女生喜欢光脚,5月的《I PHONE YOU》在德国的拍摄结束,走完红地毯的江一燕拖掉高跟鞋,在汉堡的街头疯跑,吓得德方工作人员一路检查地面。“双脚碰触大地,让灵魂随自然万物飞跃,最自由无束缚……”这是自称“浪迹天涯的爬行者”的江一燕双脚的声音,“有两个人在我身体里,一个很安静,一个很疯狂。”就像现在的《七月与安生》,一个身体,两个灵魂。

她还有很多给自己的称呼,“森女”便是其中又一个,为了“寻找一个安宁纯净无纷争无公害无欲无恶绿色有机的小世界。”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编辑: 袁贺娟 标签: 江一燕 随性 文艺 七月 人生 
 
 
 
 
 

延伸阅读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