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首叙狱中生活 最遗憾缺席《大武生》公映

2011-08-09 10:02:49来源: 北京青年周刊

打印文章 发送给好友
时尚中国 - 娱乐
加关注

高晓松首叙狱中生活 最遗憾缺席《大武生》公映

高晓松(资料图)

“我既不是冤案,更不是烈士,甚至犯的罪都是低智商低技术的笨罪。”由于服刑犯人可以合法写信,正在6个月拘役生活中的高晓松,日前通过手写回复的方式,接受了某周刊书面采访。这也是他入狱以来,首次对外透露狱中生活并详细介绍自己第一部商业电影《大武生》创作辛密。

为确保海内外同步发行,《大武生》公映延期到9月9日中秋档,但这个团圆的日子高晓松仍将在狱中度过,采访里他坦言自己有两大遗憾,“一是错过了女儿的半年成长,二是没能参加首映礼,看到观众看完《大武生》的表情。”

翻译马尔克斯,写诗改剧本

最惊喜:狱中可看《大英百科》

没有辩解,没有推诿,老老实实认罪,恭恭敬敬道歉之后,高晓松找到自己牢狱生活里的惊喜——提前18年看《大英百科》。他透露一直有把《大英百科全书》看完的想法,只是长期为琐事奔波,本以为这个愿望要到60岁退休才能实现,没想到看守所的小小阅览室里竟有没开封的一整套,“我现在才看到B字头,记笔记已用光了一根笔芯,因为监狱里只允许用笔芯。

同时他在好友冯唐建议下着手翻译加西亚•马尔克斯的《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起名《昔年种柳》)。诗集《纪传体》的创作也正式启动,并开始修改另一个剧本,高晓松透露,这个电影本来是准备这个夏天开拍的,现在泡汤了,“不过这样也好,剧本可以像《大武生》一样踏踏实实改几稿。”

好莱坞学艺,国内外高手护航

最满意:第31稿《大武生》打动每个人

从充满文艺的《那时花开》、《我心飞翔》,到如今标准的商业大片《大武生》,让高晓松转变巨大的是好莱坞闯荡生涯。自2006年通过面试为一家好莱坞公司导演电影开始,几年下来高晓松做过编剧,做过东方题材电影的历史顾问,从好莱坞基础制度到制片公司立项系统,以及基本量化评分标准,都系统学习。

这一次他通过努力请来国际制作班底保驾护航,更有金牌武指洪金宝与“第一编剧”邹静之两大高手助阵,“标准的好莱坞动作片模式,搭配邹老师的梨园韵味和美感、及洪金宝大哥的多年武戏经验,三种风格撞击出的火花,让我真正体会到章法与经验带给一部商业大片的精气神。”在此压力下,高晓松先后被“逼”修改31稿剧本,直到最后剧本拿出去后打动每个主创,“演员们都愿意降价出演”。

好友出手救急宣传

最遗憾:错过《大武生》首映

高晓松也透露,在醉驾发生前《大武生》后期已完成,不存在烂尾一说,所以最大的问题是缺席宣传,“我5月9号那天回国就是准备开始宣传,结果下飞机当天就住进了监狱。”幸好负责宣传的团队全力以赴,加上演员们的年轻和热情,更有从不爱做宣传的洪金宝破例带队征战,“入行二十年来我交得一干好朋友,大家平时相望于江湖,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帮我在各个工作领域救急善后的颇有几个”,高晓松十分感激。

高晓松坦言现在自己有两大遗憾:一是没能看到女儿从三岁半到四岁的成长,“那是每一个父亲万金不换的幸福。”二是没能看见一位位观众看完影片走出电影院的表情,“那是每一个立志为观众拍电影的导演的幸福。”记者王诤

来源:《北京青年周刊》 编辑:小佳噜啦啦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