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慧芳”张凯丽:接戏选择余地小 上春晚命太好

“刘慧芳”张凯丽:接戏选择余地小 上春晚命太好

凯丽如今对现状很满足,连称老天待自己不薄

当年因《渴望》一举成名 如今主演“裸婚”等活跃荧屏 角色虽难超越“刘慧芳”但对现状很满意

凯丽:这岁数还能演主角就不错

她不是“刘慧芳”,也不是“童佳倩的妈”,她是演员张凯丽,东北人,说话带着浓浓的东北味,举手投足有一股豪爽气。

上世纪90年代初,张凯丽主演电视剧《渴望》一举成名。因为刘慧芳这个角色太深入人心,她一度排斥苦情戏,也因为《渴望》太过成功,她难有一部作品能超越。

《渴望》之后,她先后主演了《病号浪漫曲》、《老百姓》、《多雪的冬季》、《军嫂》等影视作品,可都没在观众心中留下印象。

如今,电视剧《裸婚时代》、《儿女冤家》的热播,使得她以“母亲”的形象再次回到观众视线。昨日,张凯丽在京接受了记者的专访,人过中年,红或不红,她已经看得很淡。

●聊

演戏

“选择余地不是太大”不想辜负观众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

《裸婚时代》刚播完,《儿女冤家》又开始播了,你为什么要演这么一个悲情的母亲?

张凯丽(以下简称张):这个电视剧的剧情太现实,太残酷,我演的时候特别累。

我女儿才看了四集,昨晚就看哭了,她说:妈妈你别再演这个戏了。看到那几个孩子欺负母亲,她说再也看不下去了。她才14岁,分不清是怎么回事,我头一次看她这样。

女儿还说,妈你这么年轻,演你丈夫的多老,都能演你的爹了。我说,妈这岁数还让演主角不容易了。

FW:《渴望》之后,很多类似的角色来找你,听说你一度很排斥?

张:说排斥也行,我更多的是觉得没有特别打动我的本子。如果没有更好的角色,又不怎么有意思,可能就不愿意演。

后来的《多雪的冬季》,我演下岗女工,也很苦,但我尽量还是不想太重复。

FW:现在接戏有什么标准吗?

张:这真没有办法说有什么标准,我自己也不知道,一切顺其自然。这个年龄了,说实在的选择余地也不是太大,尽量不辜负观众吧,我不会为了钱去拍一个特没意思的戏,我不喜欢那样,所以,这几年观众真的没看到我在哪随便露一脸。

●说

幸运

“一张脸吃一辈子” 想着回报观众

FW:刘慧芳已经是你的一个名片了,在生活中你有体会吗?

张:我女儿总是说:哎呀,你这张脸啊吃一辈子。因为她跟我到哪,人家都特照顾。这都是观众给的,我老公也说:你多幸运啊,要回报人家。我想我尽力在做,这不是空话。

FW:怎么回报呢?

张:碰到观众要求签名、照相我一定不拒绝他们。举手之劳能让别人很高兴,你为什么不做。

一次碰到一位出租车司机,他说有个朋友特喜欢我,得了绝症,能不能给他打个电话,我说好啊。还有观众说他妈妈特别喜欢我,特别想让我跟他妈妈说句话。他们对别的演员可能不会提这个要求,但是会觉得你演了刘慧芳这个角色,你是个好人。

FW:这些年你还上过很多次春晚,在影视演员中算少见吧?

张:对,四次。《渴望》播完那年去演了小品《除夕之夜话渴望》,第二次是跟严顺开合作的《爱父如爱子》,第三次是黄宏的《花盆儿》,第四次是今年的小品《聪明丈夫》,也是跟黄宏合作。

这些都是太意外了,有些演员想上都上不了,所以我觉得我的命实在是太好了,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表

心态

“红过就行了”对现状很满足

FW:你后来没有一部作品能达到当年 《渴望》的轰动程度,有遗憾吗?

张:当年我抓住了机会,出演《渴望》是我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因为演了刘慧芳,才有那么多观众至今还喜欢我。至于后来的戏红不红,那不是我个人所能掌控的事情,现在这个时代已经跟过去《渴望》那个时代不同了。

FW:你会在意自己红或不红吗,有落差吗?

张:我当年红的时候,无论是观众还是身边朋友都说:你怎么一点架子没有。我从不觉得红了就要高高在上。

不红也正常,红过就行了,老天对你已经太不薄了,真的。你说多少演员可能比咱还用功,但是就没出来。中国这么大,能让你出来,现在还能演那么多戏,太够意思了。

FW:你担心过被观众给忘了吗?

张:这方面我的心态绝对平常,观众要忘了你,该忘就忘。我做采访,原则是有的说就说,最近因为有《裸婚时代》、《儿女冤家》,就有的说。要是什么都没的说,你又把简历说一遍,家庭生活、曝个隐私,有什么意思!

文并约图/记者寿鹏寰

张凯丽

1962年9月29日生于吉林,曾获北京电视春燕杯最佳女主角奖、第三届全国电视十佳演员,主演的电影 《军嫂》获 “五个一”工程奖及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故事片奖。

代表作品为电视剧 《渴望》,她饰演的刘慧芳曾感动了数以亿计的中国观众。

来源:法制晚报 编辑:袁贺娟

编辑: 富文佳 标签: 张凯丽 刘慧芳 观众 渴望 FW 
 
 
 
 
 

延伸阅读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