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文化   >  港台明星

黄耀明:不是出柜,是要打破这个“柜”

黄耀明:不是出柜,是要打破这个“柜”

同性恋者是否该自我反省:

“有些人说,我应该给年轻人一些意见,让他们勇敢,支持他们把爱说出来。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让养他们的爸爸妈妈先清楚什么是爱,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权利。”

陈弋弋:但是在这些后续的事件跟进中,媒体的方向慢慢还是偏向了你的私生活,细数你身边的朋友都和你什么关系,甚至提及和你合作多年的林夕写的一些歌词,哪一句写的是他暗恋你多年,哪一句对应哪件事。你怎么看待这种后续的反应?

黄耀明:我觉得他们应该想一下,媒体是否应该做这件事情。如果是网民在网吧里讨论也还好,但是媒体如果直接用这些八卦当做新闻去报道的话,我觉得他们需要反省,我不需要反省。

陈弋弋:我看你的微博上说,宣布出柜之后好几天,多有很多记者跟拍你,这也是你不希望看到的结果吧?

黄耀明:我不希望,但是我知道会有这个后果,我不后悔,也不是第一天发生这种事情。

黄耀明:不是出柜,是要打破这个“柜”

陈弋弋:你希望为同性恋者争取更多的平等和社会地位。但你做出了这么有勇气的事情后,我看还是有媒体报道说,你的行为引发了很多音乐人、同行的不安,你也发微博安慰说不需要所有人都站出来承认,这是你自己的事情。那你是否觉得,与社会的歧视比起来,同性恋者自己更需要打破内心的障碍?

黄耀明:是,我知道这是双方面的。但是我还是要提醒那些歧视同性恋的人不要再歧视下去,那些有偏见的人要想清楚,他们会带给别人怎样的感受。有些人说,我应该给年轻人一些意见,让他们勇敢,支持他们把爱说出来。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让养他们的爸爸妈妈先清楚什么是爱,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权利。首先是成年人要反省,他们够不够开放?他们对待事情有没有一个正确的观念?如果爸妈一知道孩子是同性恋就要赶他出去,老师一知道就要惩罚小孩,那无论这孩子的内心多强大,他还是小孩子,还是弱势的一方。我希望站在强势一方的人应该要反思。成年人要先学会尊重和勇敢,小孩子才能有安全的环境长大。

陈弋弋:很多人会拿你跟张国荣做比较,比如外形啊,比如你们对待自己性取向的公开态度啊。在你之前,他是香港第一个在演唱会上公开自己性取向的艺人。你怎么看待这种比较?

黄耀明:我觉得我们很不同,做很多事情都不同。我其实跟他没有那么熟,坦白说我不是他的头号歌迷和影迷,我只是跟他合作过。大家觉得我们像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Gay。但我们音乐的风格和音乐所表达的思想都很不同,所以我认为,那些觉得我们相像的人太懒惰。我不是觉得说像是冒犯我,我很尊重哥哥,很爱他,但是我们真的是很不同。比如张国荣的音乐更多是唱情爱,但是我喜欢讨论社会和政治,我的音乐里面有好多欧美摇滚、电子这些元素。唯一相似的一点,就是大家都怀疑我们俩是Gay了,现在证实两个都是了(笑)。

黄耀明:不是出柜,是要打破这个“柜”

音乐演绎中年危机中的黄耀明:

“《King Of The Road》是我刚刚意识到自己进入中年,到《拂了一身还满》,我已经过了这个所谓“年纪”的关口了——重新得到了力量,可以从容面对人生的下一个阶段。《拂了一身还满》本来我想起名叫《第二春》。”

陈弋弋:近几年,你的专辑开始对“中年心态”有所探讨,是怎么进入这种话题的?

黄耀明:就是因为已经进入这个年纪了,就开始思考这些话题。当然,每一个人对“中年”的认识都不同,有些人三十多岁就认为自己中年了,有些人要到比较大年纪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到中年。我算是比较晚才想这个问题。

陈弋弋: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想的?

黄耀明:大概是在07、08年做专辑《King Of The Road》的时候。当时,身体开始发出一些讯号,有时候会感觉身体不舒服、不是很有活力,慢慢地就觉得自己开始步入中年。然后,我觉得,可以用音乐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去处理这些中年问题,所以就做了《King Of The Road》。其实,去年做的专辑《拂了一身还满》也是关于中年话题,但是跟《King Of The Road》不同,这是对“中年”的两种看法:《King Of The Road》是我刚刚意识到自己进入中年,到《拂了一身还满》,我已经过了这个所谓“年纪”的关口了——已经重新得到了力量,可以从容面对人生的下一个阶段。所以《King Of The Road》里面有很多民谣,而《拂了一身还满》会很多跳跃的节奏、很多电子舞曲,是充满了活力和能量的,本来我想起名叫《第二春》,但是后来没用,《拂了一身还满》还是有更多的余韵,比《第二春》好。

陈弋弋:从感觉中年来临,到从容面对、重新出发,这个转变是怎么发生的?中间有什么契机吗?

黄耀明:中间有一些感情因素吧,开始感情上有些不开心,但是后来有了新恋情,人也开心了,就从一个阶段到了另一个阶段。当然,生活、创作上的每一项难题,也都得慢慢地处理好。比如,身体不好就慢慢调理,有一段时间,我家附近经常有人装修,我睡得很不好、很不舒服,后来我就搬家了。比如,创作上,做专辑的时候会遇到瓶颈,不知道该怎么做,后来慢慢来,熬过去,也就好了。

黄耀明:不是出柜,是要打破这个“柜”

不能没有爱情:

“爱情不是没有安全感,是不应该从爱情里面寻找安全感。”

陈弋弋:我以前一直以为人到三四十岁,就应该超脱了,可以远离感情烦恼。如果人停止恋爱,会不会更快乐点?

黄耀明:当然不会啦,不是这样的。

陈弋弋:你不觉得恋爱很辛苦吗?

黄耀明:辛苦,但是不恋爱更辛苦。

陈弋弋:为什么不恋爱更辛苦?

黄耀明:因为我生命里很大一部分的活力和动力都是来自于跟另外一个人的恋情,所以不能够没有恋情。

陈弋弋:你觉得爱情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感情吗?

黄耀明:不是,爱情不是,朋友是一生中最重要的。友情和爱情都重要,但它们的意义不同。人同时需要朋友和恋人,他们带来的满足感是不同的。你刚才说,不谈恋爱不就不累了,我想说,再累也要谈,失败了也还要谈。因为与此同时,我也有很多朋友在旁边可以依靠。

陈弋弋:你是觉得友情更有安全感是吧?

黄耀明:是的,爱情不是没有安全感,是不应该从爱情里面寻找安全感。

陈弋弋:那应该从爱情里面寻找什么?生命力?

黄耀明:很难说。反正,有爱情的话,生命就会圆满一点。

黄耀明:不是出柜,是要打破这个“柜”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相关报道

探索神秘海洋 也可以从珠宝开始 她们都这样瘦的 7位明星终极减肥招大公开
中国日报漫画:徒劳 美日举行“利剑”联合军演
先睹为快 高大上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场馆 互联网大会即将召开 乌镇静水流淌
中澳签订自贸协议 对澳投资限制减少 沪港通令中国股市迈入全球顶尖行列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