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声音”《真心话》:丁丁回应争议

来源:新浪娱乐
2012-09-19 15:53:37

李玟——在香港出生的CoCo,10岁移民美国, 1992年参加美国加州地区歌唱大赛赢得冠军。1993年趁回香港过暑假之际参加香港TVB电视台主办的新秀歌唱大赛,荣获第二名。同为选秀出身的她,对学员的心情也更为了解,参加《中国好声音》也让她不免回忆起自己当新人时的辛酸往事。】

问:和《中国好声音》的缘分是怎样的?

L:我之前就看过《the Voice》美国版,很喜欢这个节目,当《中国好声音》在内地开播的时候我就很期待和兴奋,我在香港都会上网看这个节目,之后节目组找到我的经纪人问有没有兴趣做杨坤老师的帮手(副导师),我就说好啊!1年半前在一个表演结束后,突然间有几个帅哥冲上台恭喜我结婚,我仔细看发现原来是杨坤,他就说她很欣赏我,一直希望有机会合作。他也看到我live的表演,可能是留下印象吧,他这次邀请我我觉得很开心。这些学员本身很棒,但我要很严格,要鸡蛋里挑骨头要让他们的表演更完美,刚看到有一些学员真的用上我给的意见,我就觉得很自豪。我也是唱歌比赛出身,我感觉到这些学员的压力、紧张,那个奶爸淘汰的时候我就很伤心,我希望他们不要太难过,其实全国大家都认识他们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不是一个终结。

问:有什么意料之外的感受吗?

L:现在的年轻人对音乐很讲究,在技巧、台风上有很大进步,早期的选秀比较含蓄,现在每个人都很放得开,好像很有经验唱了很多年的感觉,这是我没预料到的。

【当新人的辛苦二三事】

a.刚出道时唱片公司很小,没什么做宣传的预算,我们赶通告是坐小摩托车,宣传带着我,夏天很热,到电视台的时候,拿下头盔发现灰头土脸的,长了一圈胡子。我记得1994年6月15号是我发第一张专辑,我录音的时间都是凌晨12点,因为那个时候录音室最便宜,他们锻炼我一天录2首,录到4点,连录音师都觉得我好辛苦啊,可是我因为一开始就那样,所以就以为辛苦是很正常的事情。

b.以前经常做校园演唱会,都是坐火车,从台南要8个半小时才到台北,而且是最便宜的,没有座位的那一种。我记得我们做完了校园演唱会,坐晚上12点的火车,6点多的时候学生就开始上车了,我拿着我的化妆箱,很累,听到那些学生在议论“咦,那不是CoCo吗?”我就觉得好丢脸啊!现在还是会害怕最火车,就是那个时候的后遗症。那些都是很好的经验,你经历过辛苦你才懂得你之后得到的一切都会很珍惜。每次工作专业很重要,不能偷工减料、不能偷懒,这19年的唱歌事业,这是我的信条。

c.第一张专辑中了,马上出了3张专辑,很多通告。有一次录一个英文翻唱专辑,我那天发烧,打电话给老板问可不可以不去,说不行要罚钱,我就跟妈妈说没关系,只要站起来就可以工作。结果工作到脸色发紫,在医院住了10天,我记得妈妈看到我很辛苦哭得很伤心,看到我在病床上非常难过。但我最开心的是,躺在病床10天,腿变好细啊!我就赶紧跟老板说我们马上拍专辑的封面吧!我现在看到那张专辑的封面还会想起这件事。不好的事情我也会把它变成好的事情。

“好声音”《真心话》:丁丁回应争议

  平安性格温和亲切,是在工作人员中人气最高的学员(图片由节目组提供)

C.“好声音”真言

【平安——“选秀”经验谈

“通过电视平台我能够最快的让大家认识到我”】

(为什么愿意参加《中国好声音》?)我看国外版会觉得评委的讲话不会像以前那种高高在上不关己的感觉。五六年前参加“快男”,评委说我是唱区唱得最好的人,我说既然说我唱得好,为什么不直接保送我?为什么要把我扔到一个短信平台上?以前那些短信平台都有投票公司的,谁来保证投票中没有水分呢?后来这段话被剪掉了。“好声音”是把导师和学员捆绑在一起,你选我不可能总说我差吧,在说优点的同时也似通过导师的资源和能力让你进步,我们也很开心可以学到东西,用很阳光温暖的心态来参加这个节目。

为什么我要参加那么多选秀?我又不是什么公司团体,我录个歌扔给DJ,DJ说我这儿大把唱片公司,为什么放你的啊?通过电视平台我能够最快的让大家认识到我,不能说是为积攒人气吧,也是让专业的经纪公司和唱片公司可以认识到我。

(现在关注度高了,心态有什么变化吗?)我还好,我也参加这么多选秀,起起伏伏很清楚了,在节目播出的当口会很多讨论,节目播出之后的延续是需要考虑的,信心是有的,但当然希望不单是通过我一个人的能力,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有合作的团体和我持续合作下去,对我来说就是非常非常开心的事情。

金志文——“爱”之再体验

“她平均每年一次跟我说分手,连续4年”】

网上很多微博网友都留言说我哭穷、装苦,我没有装苦,我苦在心里,我生活还可以,我在这里交待一下(笑),房买了,车也买了。但她跟我所有的不如意,在我艰难的时候,能跟我一起扛过来,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就是让人感动,我为她在舞台上留的那份泪怎么想怎么值!我感谢她。

我第一笔可能要赚的编曲的稿费,我是被骗了,那笔稿费对我和金兰(金志文的女朋友)特别重要,不多,5000块钱,5首歌。05年。对方说我回去听一下,然后这人就找不到了。我很失落,躺在沙发上,很泄气的说:“金兰,我被骗了,咱们没有钱了,一分钱都没有了”,她趴在我怀里说:“不要紧,别气馁,这种事很正常。”说着说着我就感觉我胸口这儿湿了,她哭了,我也没去擦她的眼泪,也没回劝他,但我在心里暗暗地下决心,我说以后让金兰跟着我一定不会吃任何苦。

那天之后我就拼命都是在怎么想着赚钱让生活更好,反而忽略了陪她在一起的浪漫,对女孩来说真的很痛苦。每天我活我的她活她的,我们俩根本是两个时差,这个能扛过来特别不容易。反而是生活好了之后出了矛盾,她觉得进行不下去了,这是我作为一个男人需要站出来的时候,我尽全力去维持我们俩的关系,她平均每年一次跟我说分手,我感到有危机感了,连续4年,最后一年我感觉不行了,要改,要倒时差,但我真的睡不着,一宿没睡,跟她一起起床,她觉得好幸福,维持了一段时间,但身体就出状况了,她也知道我为她的付出,后来我们就一拍即合,她也理解我了,我也更包容她了。

【云杰——回归草原 工作第一

“很怕走这条路多了之后,会把那些淳朴的东西全变了”】

我们单位每年演出都会唱歌,闲暇有个兼职,就是在酒吧唱歌。参加这个比赛是因为我孩子刚出生,媳妇儿说你参加一个这个吧,人生有个经历,开玩笑说,万一有个明星老爸挺好。(笑)说实话,以前挺反感这些节目的,导演找到我就说这个节目跟以前节目不一样,不看人只听声音去选,抱什么希望没有,我就想能登上这个舞台给更多人唱歌,就这一个动机。

(《鸿雁》火了之后,有没有想过走音乐这条路?)

我要是特别年轻,没家没孩子,可以去选择这条奋斗的路。

(你也挺年轻的呀?)

心理年龄太老,还是希望稳定一点。

(音乐收入不稳定?)也不是,说实话,做这个收入比我单位的收入高很多,但每个人的需求不一样,我实际就是过我那小日子,我挣的钱够我们家花,比别人好点儿,比如像给我媳妇儿买个礼物,好的买不了,我存段时间钱能给她买。只要平平安安就行,不想再这么折腾来折腾去,我感觉人到了一定的时候会变,每个人都会改变,我怕改变的太厉害。

(你这个想法挺有意思的,不过我觉得如果你确实从事这个行业,会有非常大的变化。)

眼前的变化就挺大,酒吧的工资就涨了。

(你这种心态跟我们听你唱歌对你的想象是很一致的,很多人在大城市可能感受不到这种很稳定的安静的生活。)

所以说为啥我现在很怕走这条路多了之后就会变嘛,会把以前那些淳朴的东西全变了,包括现在都感觉有点

(受诱惑?)

是,但是还是强压着自己不去接触、不去想。

(家人什么态度?)

家里人肯定希望你多去赚点钱啊,但我还是想保持住我自己。唱歌还是要当一个正经事儿来做。以后大家看到我出来唱歌很可能就是给我孩子挣奶粉钱了,我会去肯定还是要把工作放在第一位,我也不会让喜欢我的朋友觉得听一首歌就没了,会回去再把我的歌整理整理,会有新的歌出来给朋友一个交代。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