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声音”今日起三天连播 中秋夜冠军出炉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2-09-28 09:06:09

“好声音”今日起三天连播 中秋夜冠军出炉

  一首《为爱痴狂》,曾让金志文泪洒现场。

金志文:“导演组选中我,是因为我的声音里充满故事。”

●来自:吉林●年龄:30岁

●舞台梦想:“和女友相恋八年,我觉得我做得最不好的事就是我不够浪漫。今天来到这个舞台我就是想要做一件我觉得最浪漫的事。”

《中国好声音》盲选阶段,不少观众对那个唱着《为爱痴狂》哭得像个孩子似的金志文印象深刻,记住了他抹着眼泪委屈地嘟囔,“编曲这个工作真的很压抑,真的很累!”记住了他有一个“孜孜不倦”恋爱了8年的女朋友和在四位导师见证下的浪漫求婚。

金志文来自吉林的一个工人家庭,吉林艺术学院毕业的他,曾有酒吧驻唱经历,当时他在长春的“五月花”呆了三年半,是乐队里的主唱兼吉他手。2005年他怀着做歌手的梦想开始北漂,筹备专辑、作词曲又做编曲。直到2007年金志文发表了第一张专辑《左眼皮跳跳》走红网络,但这张作品,却让金志文到现在都难以释怀,成为他转向幕后编曲的导火索。这些年来,金志文比较有代表性的编曲作品,包括了阿里郎的《兰花指》、爱戴的《和寂寞说分手》、沙宝亮、孙悦合唱的《王者归来》,还为马天宇、关喆等担任过制作。

选中我,是因为我的声音里充满故事

南方都市报:你在节目上求婚后,打算什么时候完婚?

金志文:我们的婚事应该是明年9月。没什么大想法,就想弄得温馨、浪漫,亲朋好友能来的全来。我可能会发微博,但不想用我们的爱情去做其他文章。如果导师们有空,我会尽可能去邀请,虽然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他们真的太忙了。

南都:你好像很不愿意提到以前做网络歌手的经历?

金志文:那时我太急于求成,被当时的音乐市场洗脑了。觉得做歌就要找很讨巧的点,对音乐不是很真诚。因为自己当时的偷懒,一下被归为一名“网络歌手”,可以说是我自作自受。当时觉得自己挺可悲的,很多老家一起玩音乐的哥们也瞧不起我,所以不想继续,很自然地转到幕后了。但一直不甘心,想着台前有机会的话,我要拼;没有好机会的话,我宁可不要站在台前,让大家忘了以前的我。

南都“好声音”是怎么找到你的?

金志文:还没开始制作的时候,节目组乐队里一位哥哥就推荐我过来了,但当时负责找人的导演听到我的歌《左眼皮跳跳》就说这歌手不行。半个多月也没有消息,我是被Pass掉的。后来有了转机,两个学员来不了,我就被推荐填补了这个空缺。(有一天)凌晨三点接到节目组电话,通知让我第二天坐最早一班飞机到上海试录,后来就参加了盲选。我后来得知,导演组选中我,是因为我的声音里充满故事。

北漂那几年,我想就是死也要死在北京

南都:编曲的工作到底有多苦,你盲选时哭成那样?

金志文:其实很简单,和你们写稿是一样的。你们写稿,一方面是工作,一方面是创作———编曲也是一样,是要靠创作去支撑的工作,夜以继日地在电脑面前熬。我记得第一次给人编曲,说好5000块钱做5首曲子,但对方把曲子拿走后,人就找不到了。一直以来,把自己多年的好东西、好想法都给了别的歌手。虽然赚到了钱,每年越赚越多,生活上越来越好,但心理上一直不稳定。压抑在心里想歌唱的梦,不实现的话,有一种死不足惜的感觉,希望到老了别给自己留下遗憾。当时在舞台上真是哭得特别爽,把所有的积怨都爆发了出去。

南都:北漂那几年,你经历了什么?

金志文:先是我的好朋友在北京和人做了一个唱片公司和录音棚。他就把我领到北京去了。做了一张专辑,名字都还没起,那家公司就不做了。当时我特别迷茫、心慌,也没法回长春。走都走了,我觉得自己丢不起这个脸,我想就是死也要死在北京。

后来我学编曲,等待机会。离开那家公司半年不到,就等到第二家唱片公司,顺利地发行了三张专辑。《左眼皮跳跳》不是我的风格,但惟独它火了,后两张专辑更是一点反响都没有。因为自己不争气,在《左眼皮跳跳》的打击后,觉得自己做音乐也没人听,完全失去信心,放弃了。6年约满,就彻底转到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