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音乐  >  音乐要闻

《中国好声音》爆红 学员成长的烦恼

一档成功的节目,就好似仙女的“魔法棒”,能把选手点石成金,让他们一夜成名。

不过和以《超级女声》为代表的“选秀1.0时代”不同的是,《中国好声音》推出的不仅仅是李宇春、张靓颖、周笔畅这样的未来之星,而是一个多达三四十人的团体。所有“好声音”将以“打包”的形式,参加到专辑合辑、巡回演唱会、音乐节、音乐电视剧等各项工作中去。

他们的喜怒哀乐,也不再仅仅属于他们自己。

《中国好声音》爆红 学员成长的烦恼

吴莫愁:哈林老师爱的不光是我

爱给自己精心画上浓艳眼妆、描眉涂唇一番才出门的“小魔女”吴莫愁,如今已经被马不停蹄的通告累到嗓子也哑了,穿衣打扮也没心情,每天回到酒店就恨不得一头栽倒睡下。

她才20岁,还是沈阳音乐学院大二的学生。9月30日《中国好声音》总决选结束后,她紧接着去广场演出了两天,回到沈阳休息几天后又上了一天学,这几天正在拍摄一组新广告,三天连着6点起床,凌晨回酒店,回到酒店还得洗洗刷刷上上网,弄到两三点才睡。

比赛期间,吴莫愁还会品味观众的欢呼,“我走到大街上,大家都‘啊’发出尖叫,叫着‘中国好声音,中国好声音’,我都姓‘中’了,都问我“你是不是‘中国好声音’?我也挺坏的,有时候别人当着我的面问我是不是莫愁,我就经常骗人,说自己不是然后掉头走掉,有一次去火锅店吃饭,服务员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就说叫李娜,她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后来我们吃的番茄锅下得特别快,还送了我火锅底料”。

如今,一夜成名的快乐中已开始掺入了烦恼,以前站在圈外想象艺人生活多么光鲜,等到自己也成为艺人才明白过来有多辛苦,不过,她并不后悔,“当时去参赛就没想那么多,只当着锻炼的,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超出原先想象了。这样的机会不是谁都能有的,我会好好珍惜,无论多累我都会尽量做好做到位。我不会也不敢去抱怨”。

回家的那几天家里很热闹,“妈妈给我做了顿好吃的,亲戚们也看到了我,平时他们和我不住在一个地方,很久没见到我了,在电视上看到我好开心”。在学校她也成了明星,但她不想因此而受到特别照顾,“一般的事情我不会去太麻烦老师,公事公办最好,毕竟大家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低调,那天是偷偷去学校的,我得和大家一样正常上课,以后如果有工作,我还得麻烦同学帮我把课程录下来,帮我温习呢,我还不想掉队”。目前,她的第一任务是完成学业,节目组为大部分签约学员在北京安排了住处和排练场,但吴莫愁暂时不会住到北京去,“我怎么也还得再学习两年,有活动才会全国各地跑”。

7年前李宇春那届《超级女声》热火朝天的时候,吴莫愁还是个小丫头,当时的她是“笔迷”,但还没有痴迷到去短信投票的地步。当被问到为何为喜欢和她完全不像的周笔畅时,吴莫愁也说不出道理来,“不一定要像吧,喜欢就好了”。总决选那天,周笔畅也到了八万人体育场和多亮合唱,但吴莫愁并没有机会和偶像说上句话,“那天要直播,很紧张,我们的出场安排不同,所以没有碰面机会——我也不敢主动要求和周笔畅合作,还是听从公司安排,不要捣乱……”

赚的第一笔钱,吴莫愁乖乖上交给了妈妈,没有给自己留下零花钱,“反正也没时间花……以前我可爱想怎么买东西、怎么打扮自己了,但现在就想多歇一会儿养精蓄锐,连话都不想说”。看上去始终精力充沛的“小魔女”也会累?她差点吐出粗口,“我……我给大家就那种印象?其实现在无论是拍广告、演唱会,我身体的确感到了疲惫,但精神是兴奋的,从小就羡慕大明星上镜美美的,自己能摆pose也挺好玩……”

至于一路提携她走到今天的老师庾澄庆,她强调称两人私底下还是保持了一定距离的,“我有事的话也是联系他经纪人,不会直接找他,彼此也要留空间嘛。哈林老师是很好的老师,他不光是爱我,也爱我们组所有的学员”。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相关报道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众怒 入侵
樱红杨柳岸 春暖玉渊潭 甘肃黄河三峡群鸟舞翩翩
统计局:3月居民消费价格同比涨2.3% “海淘”今起告别免税:需要知道的都在这里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