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文化   >  明星

美报:中国如何解决“剩男剩女”问题

美报:中国如何解决“剩男剩女”问题

资料图片:2014年4月6日,济南市千佛山公园举行的相亲大会吸引了大量市民前来参加。新华社记者徐速绘摄。

美报:中国如何解决“剩男剩女”问题

资料图片:2013年11月9日,在中国年轻人戏称的11月11日“光棍节”即将到来之际,宁夏银川市的相亲大会吸引了1000多名单身男女前来相亲交友。新华社记者王鹏摄。

外媒称,如果你在周末去上海人民广场转转的话,会发现上百张关于单身女性寻找另一半的招贴纸。它们大多出自20多岁年轻女性的父母之手,读起来像是销售旧车的广告,比如说“1990年生,大学毕业,月薪6000元,身高1米68”。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30日称,当代中国的结婚率正在下降,尤其是在大城市。

放在其他国家的话,这不过是个单纯的人口问题。但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认为家庭不仅是社会的基石,也是社会稳定的前提条件。对于中共来说,剩男剩女问题是一个事关全国的危机。

曾经做过记者的社会学家洪理达在《剩女:中国性别不平等死灰复燃》一书中用具有说服力的话表示,中国发起了一场“有组织的国家运动”,来促使女性结婚和购买婚房——这经常不利于她们的职业生涯和财政独立。媒体经常对选择晚婚的女性颇有微词,它们在文章中贬低这些女性的职业成就,或是大谈单身的可怕之处。这些媒体向中国年轻女性传递出的信号是,如果不在学业完成后迅速定好终身大事,她们就会被剩下——到27岁时“人老珠黄”。

虽然大多数社会都重视婚姻,但是婚姻与不动产挂钩如此之紧密的,在中国以外的地方还是很少见的。要结婚,必须购买——而不是租赁——一套婚房。虽然北京住房的平均价格是当地人均年收入的数十倍,但是中国城市的住房自有率仍然超过85%。

洪理达发现,中国夫妇在购买不动产时几乎都没有做出平等的财务安排。她当面或在线采访的女性都拥有高学历和固定工作。然而,其中大多数女性把婚房所有权让给了丈夫,只有极少数女性会坚持把名字写在房产证上。

原因何在?因为这种做法太不浪漫了,也因为相关文书工作很麻烦。在中国的性别规范中,房屋所有权与男子汉气概紧紧相连,大部分女性不愿意挑战这个规范。结果,在中国最大的四座城市中,大约80%的男性把名字登记在双方共同出资购买的房产证上。

显而易见,女性名下没有硬资产导致其在夫妻关系变坏时更加难以脱身。对于那些害怕自己快要人老珠黄而匆忙结婚的女性来说,这种情况尤其严重。

尽管洪理达把注意力主要放在城市单身女性身上,但是可以说,真正被剩下的不是取得高成就的单身女性,而是数以百万计的农村男光棍。在中国经济增长和女性取得成功之际,那些可能成为农村男光棍伴侣的农村女性逐渐离开家乡进城,剩下这帮男性留在农村。如果要更加完整地描绘出中国婚姻市场图景的话,就不能对这些男性的境遇一笔带过。

分享到6.79K
探索神秘海洋 也可以从珠宝开始 她们都这样瘦的 7位明星终极减肥招大公开
APEC会议雁栖湖新闻中心今日启动 《中国日报》在APEC
逾百名北外早期校友贺终生荣誉教授伊莎白女士百岁华诞 北京:光棍节相亲会助单身男女早脱单
中韩自贸区14轮谈判后结束实质性谈判 中国将出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