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艺术

铲除文物犯罪滋生的土壤

作者: 王漓鹂 来源: 千龙网
2019-01-15 08:34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文物犯罪集团化、暴力化、智能化的新趋势令人瞠目结舌,遗址、古墓中大量珍贵的历史文化信息,由于遭遇盗掘而永远地失去了。

假如没有盗掘……这几乎是每一个考古人的梦想。

即使是幸运如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1922年在打开闻名世界的图坦卡蒙陵墓沉重的石门之前,仍然不能确定等待他的是考古史上最伟大的发现之一,还是一座已经被盗墓者洗劫破坏的空室。事实上这座陵墓曾两次被盗,前厅及侧厅的珍宝至少有一半以上遗失。所幸其中保存下来的外四层里三层的棺椁、佩戴着黄金面具的木乃伊、堆积如山的华贵文物,已经足够让我们折服于古埃及的灿烂文明。它们陈列在博物馆里,让我们心驰神往、流连忘返。多少年过去了,考古学家依然可以用最新的技术对木乃伊进行CT扫描,提取DNA进行研究,还可以对陵墓进行修缮或者建造复制品供世人参观。

设想一下,假如那么多的遗址、古墓没有遭遇盗掘,我们所能获得的历史文化信息会比现在丰富多少倍。

青海的都兰热水大墓是几代考古人的伤心之地。这里曾出土的金银器、玉器、丝织品等文物几乎都是被盗收缴的,虽然为丝绸之路青海道研究提供了实物例证,但却无法让考古学家复原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到现在大家都无法对这一区域的墓葬结构、随葬形制进行科学的研究。在热水墓群血渭一号墓东侧,笔者曾看到了盗墓者的探坑。已经回填后的探坑几乎不引人注目,可就是从这里盗掘出了那样精美的金覆面。

山西闻喜系列盗墓案,是又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例子。据甲骨文记载,殷商时晋南地区方国林立,十分繁荣。但是一直以来我们在这方面的考古发现非常少。此次闻喜酒务头的12座大墓是非常重要的发现,这从追缴回来的文物级别就可以看出。懋青铜尊和懋青铜卣都是一级文物。这件卣,既有外罩式盖,又有提梁,提梁两端还有兽首,通体有扉棱,器面上装饰着精美的蕉叶纹和长尾鸟纹,算得上是百看不厌的青铜器精品。尊和卣是商晚期至西周时期随葬青铜器中的重要组合,一般成对使用。这组尊和卣上有相同的长篇铭文,记载了周穆王赏赐重臣懋、懋谢天子的史实。青铜器都有自己的组合关系,都有自己在墓葬中的出土环境,但由于被盗,它们成为没有坐标与出生牌的“孤魂野鬼”。

经过山西省考古所的抢救性发掘,可知在12座墓中有5座甲字型大墓。可恶的盗墓者只给我们留下了1座未盗掘的甲字型大墓,只残留少量青铜器和陶器。商晚期的甲字型大墓在安阳殷墟都不常见,而在晋南却可以见到,这对于研究商晚期商王朝的势力范围、政治地理格局有着重要的价值。可是由于盗掘,很多信息永远地失去了。

盗窃、盗掘、倒卖、走私形成一系列完整的利益链条,文物犯罪集团化、暴力化、智能化的新趋势令人瞠目结舌,涉案文物之珍贵、损失之难以估量令人不寒而栗。山西闻喜盗墓案中的监守自盗,四川眉山江口沉银遗址的“万人淘宝热”,明十三陵石烛台“失踪”近一年才被发现……这一桩桩文物犯罪案所暴露出的问题,不能不让我们深思。

健全田野文物安全责任体系,加强文物执法队伍和文保员队伍建设,人防、物防、技防手段多管齐下,这些都是文物安全工作的题中之义。但无知和贪婪所造就的疯狂之心如何感化?这个命题很难解,又必须面对。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在倒卖、走私文物猖獗的国际大背景下,世界各地的考古遗址都遭遇着前所未有的破坏。加强国际执法合作,共同铲除文物犯罪滋生的土壤,营造全社会参与文物保护的良好氛围,只有这样,才能让承载着民族基因和文明密码的文物、遗址不被破坏,才能让祖先留下来的宝贵财富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呵护。

【责任编辑:舒靓】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