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文化滚动

“诗与剑”的俄罗斯民族

2019-10-31 08:29 
分享

  普希金铜像

俄罗斯被称为是一个“诗与剑”的民族,俄罗斯文化也浸透着“诗与剑”的深刻内涵,而诗人普希金则是俄罗斯文化的突出代表。俄罗斯人酷爱文学,崇拜文学。1880年,在莫斯科市中心为普希金树立了铜像,这是俄国历史上第一座为诗人建立的纪念碑。100多年来,仅莫斯科市内就有上千座的诗人、作家和其他名人纪念碑。无论你走到俄罗斯的哪个城市,到处可见为文学家树立的纪念碑以及保存完好的故居博物馆。无论到哪个俄罗斯朋友家做客,你都可看到家中陈列的各种文学名著。2018年,俄罗斯政府决定将历史上的“伟人姓氏”重新命名国内47座机场,莫斯科最大的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改为以普希金的姓氏命名。这也彰显了俄罗斯人对文学先驱的崇拜和怀念。

俄罗斯人对文学的特殊爱好,可能与其独特的民族性格有关。俄罗斯东西方文化交融,既有斯拉夫人的豪放、粗犷,又有诗人般的激情、浪漫。

19世纪是俄罗斯文化的空前繁荣期。俄国文坛上,先后有古典主义、感伤主义、启蒙主义几种流派,从19世纪20年代起浪漫主义占了主导地位,而反农奴制的斗争促进了向批判现实主义的转变,19世纪后半期是俄罗斯文学高峰期。19世纪涌现了普希金、列夫· 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果戈里、契诃夫、屠格涅夫等一大批文学泰斗。现实主义文学的创始人普希金奠定了近代俄罗斯文学的基础,确立了俄罗斯文学语言的规范。

俄罗斯文学对世界做出了巨大贡献,赢得了世界的尊重。2014年索契冬奥会,当《战争与和平》的女主角娜塔莎参加舞会的华丽芭蕾舞场面出现在开幕式上时,场上爆发出掌声和赞叹声;闭幕式上,普希金、托尔斯泰、契柯夫等俄国历代文豪都展示在大屏幕上……中国人也是更多地通过文学作品了解、认识俄罗斯民族,并从中获得无穷的力量和美的享受。20世纪初,中国翻译的第一部俄国文学作品是普希金的代表作《上尉的女儿》。《叶甫根尼· 奧涅金》《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罪与罚》《静静的顿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高尔基自传三部曲等经典名著在中国家喻户晓。

俄罗斯近现代文学影响了中国几代人,也深刻影响了中国文学创作。作家王蒙在《苏联祭》中写道:“如果我的青年时代有四个关键词,它们是革命、爱情、文学与苏联。”

我曾三次前往托尔斯泰故居参观,每次都受到心灵的洗涤。令人感兴趣的是,托翁还有一段不解的中国情结。在去世前半年,托翁说,“假如我还年轻,我一定要到中国去。”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托翁愤怒揭露和谴责了英法联军屠杀中国人民的罪恶行径。1900年,他又发表了题为《不准杀害》的政论文章,对八国联军在中国的烧杀抢掠提出了严正抗议。19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托翁对中国古代哲学产生了浓厚兴趣。他认真研读了孔子、老子、孟子、墨子等人的著作,对孔子的“修身”思想和老子的“无为而治”的理想王国赞赏至极。这种影响在托翁的“道德自我完善”“勿以暴力抗恶”的思想中都有反映。迄今,在他的书架上还保存着孔子和老子等中国先哲作品的俄文版译著。托翁的思想和创作,对我国五四运动以后的现代文学产生了巨大影响,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等作家都曾不同程度地接受了托翁的洗礼。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